分享

當憂鬱襲來

當憂鬱來襲,摧毀的,不只一個人,是一個家庭。
阿嬤走後,媽媽一直走不出悲痛,讓壓抑一輩子的苦一次爆發出來,除了被診斷出憂鬱症、躁鬱症外,他的免疫系統也因此失調,成了「多發性肌炎」,患者的免疫系統會把自身的肌肉細胞當成壞蛋一個一個殲滅,最終,病患會因為全身器官會因細胞損傷過高而衰竭死亡,這個病跟所有免疫相關病一樣沒藥醫免疫系統基本上已經完全失效,稍微感冒都可能致死,更遑論在covid-19之下
這真的非常非常煎熬,我們內心希望媽媽可以走走看看放寬心,但實際上,我們必須限制她外出,因為每一次的出門就像拿命去賭
媽媽的心情沒有辦法得到舒緩,隨便一件小事都會讓他崩潰大喊「你們都不理解我,我為什麼不能做我想做的事情!那我去死一死好了!」我感到很無力,因為我沒有任何辦法改善這一切,
老實說,我覺得媽媽很衰,她遇到一名堪稱0分的陪伴者,在陪伴媽媽的過程我ㄧ步一步看到非常卑劣又沒有能力的自己:
1.我原先就是一個很沒耐心的人,在照護的過程雖然不斷提醒自己,現在情況特殊要沈住氣,但倘若,在工作上承受其他壓力,回到家又必須面對媽媽的情緒勒索時,我很常耐性用盡,失控的對她做出批判式的回應,而讓她難過
2.我默默期待媽媽去住院,因為一旦她去住院,我就可以得到暫時的喘息
3.看到媽媽情緒崩潰,我甚至有時候會閃過一絲「你活該」的想法
4.躁鬱症的患者在發病期,常常會口出惡言攻擊其他家人,雖然知道是生病,但難免會懷疑原來我們在媽媽的心中如此不堪嗎?家人的情緒總是會受很大的影響,最終也造成我處處躲著她,除非必要我絕不跟她交流的狀況,變向的讓她感到孤獨
5.我提不起勁與其他家人及朋友維持正常的溝通,工作加上媽媽的狀態,已經讓我不想再處理更多情緒及人際關係,整個家庭及人際關係在一個很脆弱的狀態,隨時都會崩解。
我知道這一切都很糟糕,但我無法控制我自己不這麼反應,我猜大概是我的心靈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侵擾,而展現的防衛機制。
我想接下來,我會尋求專業的協助,嘗試把自己調整好,才有照顧別人的可能。
不得不說人類真的好脆弱,只是心靈層面的受挫也能變成廢物,唉。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