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8

分享

租屋奇談(五):人在屋簷下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如何在熱水限量、室友機車的租屋處討生活?
  

租屋奇談系列上一篇:租屋奇談(四):蒼蠅之亂與公衛危機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漫漫長冬呀…

事已至此,萬念俱灰。既然要住下去,那就要做好長期抗戰的準備。

限量熱水

剛入住時,這位室友就告訴我,由於這公寓是棟老房子,所以設備有些老舊,例如整戶使用的熱水只會在每天半夜燒一次,儲存在電熱水器裡。不過他強調,兩個人各自洗完澡都是沒有問題的,稍微注意一下左下角的水溫指針即可。若指針轉到了下圖的紅箭頭,就表示熱水差不多沒了。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我也不是太介意,想說之前都沒出什麼問題就好,還想著自己洗澡的時候要注意用掉多少水量。不過,由於歐洲人大部分都早上洗澡,水則是在半夜加熱,所以我晚上用水倒不會影響到他。剛到蘇黎世的時候是夏天,自然沒什麼大事發生。然而,一個多月後,天氣很快地轉涼,晚上氣溫下探十度,我某天準備去洗澡的時候,瞄了一眼指針刻度。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這是什麼意思???這不是分明叫我不要洗嗎???
可是我那天出門流汗,我實在不能不洗澡,我還是硬著頭皮以超小水量及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洗完。還記得關掉水龍頭前的幾十秒,我已經感受到急速下降的水溫…
洗完之後,指針沿著下圖中藍色箭頭旋轉,宣告著熱水用罄。(左方低溫段的降溫速度比起右方高溫段快上許多。在高溫段洗一次二十分鐘超熱的熱水澡,指針旋轉的幅度就像圖中的綠色標記一樣。)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這時候才十月。真正的冬天根本還沒駕到。
我後來才知道,有時候他會泡澡,難怪水量會下降這麼迅速。想到他曾經跟我說,我偶爾也可以泡澡,我就覺得十分可笑。
難不成我得跟他反映這個情況,然後請他注意用水量?
算了吧。我都可以幫他擬一份回答了。
「哦真是不好意思呢,但是你這樣還可以洗澡對吧?…對啊,我希望我們在這裡都住得舒服,所以我有時候想要放鬆身心,你總不能不准我泡澡吧WTF?互相嘛,你想泡的時候,我也不會阻止你呀!」
總之,我往後的策略除了嚴格限制沖水時間,蓮蓬頭的出水量也調小,這樣無論當天晚上看到指針在哪,都不必擔心。入冬後,熱水的需求自然高上許多,所以偶爾在水量還足夠的時候,就會「放鬆身心」一下,多沖幾分鐘的熱水。(多麼樸實無華🙃)
不只如此。別忘了,這熱水除了洗澡用,整戶的用水,從洗手、洗菜到洗碗,都是一樣的來源。當時為了以防洗澡沒熱水,平常在浴室洗手台或廚房水槽都不敢用熱水,後來手背乾裂凍傷之後,才知道事態嚴重…
還記得他唯一一次為了熱水的事情跟我道歉,是在寒冬之際,因為他傍晚去超市補貨,結果在外面淋了些雨,回來之後去洗了第二次的澡,把熱水用到一丁點都不剩。優秀👻。

有話直說

室友常常跟我強調,有什麼問題、什麼意見都要直說,「我們有話直說,開門見山的溝通,我希望在這公寓裡,你住的舒服、我也住的舒服!」
這句話聽來極其刺耳。我深切地感受到,權力不對等的關係中,這些貌似彬彬有禮、表現開明的話語,實則是在掩飾自己霸道又自我中心的行為。

室友示範何謂有話直說

某個星期日早上六點,我突然很想上廁所,於是小心翼翼、放輕腳步地走到廁所。因為公寓老舊,所以浴室門再怎麼緩慢地開關,就是會有很大的聲響。我上完廁所,回到房間繼續睡,醒來後打開手機,就收到室友一連串的語音訊息。簡要地來說,就是通篇髒話外加威脅:
「如果以後你在週末早上起來把我吵醒,那我就規定你週末早上十點前不准出房間!!!!!shittttttt…」
我無法示範有話直說,我只能示範我如何回覆:「我很對不起把你吵醒了,以後我會多加小心,我白天會去試試看浴室的門怎麼開關比較不會這麼吵。」我白天真的去試了,結果證明開關速度的快慢、下壓或上抬門板、開關門的幅度都沒有辦法消除噪音。另外,我在不久之後決定,晚上11點後不喝水,凌晨12點睡覺前則會去上一次廁所,以避免這類事件再次上演。
而他呢?當他早上有事要提早出門的時候,進出時常常甩門、音樂還開超大聲,彷彿要跟全世界宣告他起床了。別以為這時候可以跟他說上話,在趕時間的時候打擾他就是自討苦吃。
在這個公寓裡,有話直說是一種特權。

範例二

有範例一,怎麼可能少了範例二。
某天下午兩點多,我從學校回到住處。一開門,我室友在拖地板,探了頭出來。他當然不是要打招呼,劈頭就問了我一句「你待會可以去學校念書嗎?」額,我才剛從學校回來?而且為什麼我不可以待在我房間啊。
他告訴我他今天在大掃除,希望我離開,晚上再回來。他沒有事先通知我,我憑什麼要隨時配合修改行程啊?另外,大掃除就大掃除,我不能待房間嗎?
不過,我當然不是這樣跟他講話的。我詢問我是否可以待在房間,應該不至於影響他在公共區域的清掃吧?我也保證這段時間不會出房間打擾他。
「我也沒辦法趕你出去,只是你之前答應我不會一直待在家,你說謊。」
????????
瑞士自己更改政策,希望課程都遠距,我還努力地去學校唸書,降低待在家的時數,但沒有人說過我平日下午不能回我房間吧??????(姑且不論「不能一直待在家」是什麼奇怪的要求,但是我當初租房時迫於現實,別無選擇才回應了這個條件,於是我就先吞了吧,決定平日盡量都在學校唸書。)
我難得只回了個「喔」,就回房間把門關上。尷尬的是,我突然發現我身上還有超市買回來的東西還沒冰,而且我待會連廁所都不能去…我像是個賊,耳朵貼在房門上聽聽外面的一舉一動,趁他不注意時,溜到廚房把食物冰進去。接著整個下午都沒喝水,直到廁所終於重新開放使用。
後來傍晚跟他說話的時候,他講話又變的和藹可親,好似下午那段對話從來沒發生過一樣。他就是這麼的情緒化,只要他不高興,什麼事情他都不會看在眼裡;一旦心情平復,他又可以好聲好氣的說話。真是沒見過情緒控管如此差勁的人。

奇妙的媽寶人設

某個週末中午,我室友找了我談話,語重心長地說:
「雖然我們當室友一陣子了,但我真的不懂你耶。」
這個對話的開始真的很不錯,頗具有我室友的特色,可以確定那天站在我面前的不是替身。他不懂我?當然,因為我沒有想要他懂我啊。
「你真的沒有什麼事情需要跟我溝通嗎?怎麼就從沒聽你跟我抱怨過什麼?我覺得我們必須要互相了解一下。」是啊,我事後想想,我太軟弱了。我慣性避免衝突,所以這些不方便我也只能自己認了。我不應該被他情緒化的反應牽制,反而應該主動抗議。(雖然也可能都只是徒勞ㄏㄏㄏㄏ。)
接著,他天外飛來一筆:
「連生日快樂都是我朋友提醒你,你才說的!」
這句話真的讓我非常吃驚。他生日那天,他邀了很多朋友到住處辦生日派對,當時他在客廳和朋友們聊得正嗨,我則在走廊遇到他的另一位朋友A,A提議我可以探頭進去跟他說生日快樂。我問道,這樣會不會打擾他,A說不會,還補充說我室友一定會很開心。於是,我就探頭進去大聲地說了句生日快樂,我室友還臉上堆滿笑容地跟我道謝。那天白天,我可能在上課或唸書,總之一直沒遇到他,當然沒機會跟他說生日快樂(說真的,我到底有什麼義務要做這件事…)。更別說,這橋段是他朋友在門外偷偷跟我說的,他怎麼會知道!?就算事後他朋友跟他通風報信,又如何?我是他的誰呀,為什麼我要記得跟他說生日快樂!?當然,他也從來沒關心過我的生日,我也不想要被他關心😂,但這點足以證明,互道祝福不是本題重點,世界有沒有繞著他轉才是。
抱怨完這莫名其妙的生日快樂問題,他將話題轉移到他的朋友聚會上,冷不防又拋出一個匪夷所思的問題:
「你是不是很怕女生啊?」
「我發現我每次朋友聚會,你只跟我的男性朋友聊天,都不會找我或我的女性朋友耶。(註:我室友是女生)」首先,他連事實都搞錯。我在朋友聚會時,只會避免跟他聊天😏,跟他的朋友則是相談甚歡。我向他澄清,我聊天的對象沒有性別之分,他仍然不相信我,那就算了。他接著說,「等等,我問你個問題好了,你…有女性朋友嗎?不是要問你有沒有女朋友,是女性朋友。」謝謝,我有,但絕對跟他無關呵呵。
後來不知道聊到什麼,我跟他提到大學時期曾經在外租屋的經驗,他突然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像是發現新大陸一般,
「原來你在外面住過唷!不像那些在家住到35歲的義大利人,都還沒自己洗過衣服。」
他直接大開地圖砲。有趣的是,他劈哩趴啦說了一大段話,總而言之就是在表達,原來我這人不是個媽寶。從這天之後,他對我的態度的確180度大轉彎,講話也變得客氣許多。我終於理解,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廂情願把我設定成一個媽寶,然後用極度不屑和高高在上、教訓人的態度在跟我說話。就算我真是個媽寶,也不值得被這樣對待。他真是自以為是。
這對話實在是令我不耐,但是我別無選擇,只能繼續站在那裡陪笑。他看著我不自然的笑容、站姿和答覆,語不驚人死不休地想當場戳破我:
「你真的不怕我嗎?你看你剛剛在笑,但是我看的出來你笑得很緊張。」
謝謝指教。我當然否認然後打發掉他,我懶得跟他多說什麼。對我來說,我只有做一個雙面人,才能好好的生活。他自己不先管好情緒也不會道歉,把我當免費的情緒垃圾桶,又只會來問些五四三的問題,也太奇葩。我就不討論以上這個問題聽起來有多麼欠揍了。
話題沒完沒了,這時繞回了最初他一直強調的那所謂「不能太常待在家」的規則…
「我搞不懂你為什麼出國留學要常待在家裡耶…每個人都會有需要私人空間的時候,像我可以不穿衣服自在的在公寓裡走來走去。」
我也搞不懂為什麼有這麼難搞的房東兼室友。我多努力地出門念書、散步、閒晃,他也不會在乎。只要我在不對的時間待在家裡,他就不開心。我是房客,沒有照顧他心情的義務好嗎?
「你有去過A嗎?B?C?D?我都跟你說過我對蘇黎世很熟,怎麼從沒聽你問過我蘇黎世哪裡好玩呢?」
他問的地方我都去過,但有沒有去過又如何?很重要嗎?況且,以前問他問題被當媽寶,現在換他質問我為什麼不問他?「因為我問什麼問題,你都只會說自己查、都幾歲了還問,所以我就自己查或問同學」,我終於忍不住說出了第一句心裡話。結果,他果真活在自己的世界,也沒對我這段話做出什麼回覆,自顧自地繼續問他想問的問題:
「你知道,我分租房子這麼久,你是第一個一直待在家的房客。」
呵呵,我不知道什麼叫做一直待在家。另外,我得幫他複習一下,他在我剛入住時,曾跟我抱怨過前室友一直待在家讓他很煩躁的故事,請問到底哪個才是真的呢?我想,都是假的吧,單純都是因為他心情不爽而已。
「還有啊,這幾天都被你吵醒,你假日都不會想賴床嗎?真奇怪?」
那時候真的很想教他一句中文:「關你屁事」。更離譜的是,我才在前幾天早上問他,我早上上廁所有沒有吵醒他,還跟他說了測試開關門噪音的事情,他回我說他睡得很香,不用擔心?
「好,謝謝你今天陪我說話。看吧,這樣聊聊,多了解一下彼此,畢竟我們分租同間公寓。」
他根本就沒認真回應我什麼。我說出的少數(嗆他)的真心話,他也不回應。根本就是他那天想找人講話而已。

打交道

雖然和他的對話,大多數都慘不忍睹,但是他心情好的時候,的確看上去就像個正常人一樣。他廚藝不錯,很樂意分享自己做的食物給我,例如自製千層麵、法式紅酒燉牛肉、巧克力餅乾等等。這方面我的確是能力不佳,畢竟是個廚房白癡,但我盡我所能的分享一些特別的、與我廚藝無關的食物,例如鳳梨酥、柚子等等。對於我某次洗碗時,不小心摔破了一個酒杯,他也婉拒了我的賠償,是個不會計較的人。只是他如此陰晴不定,就連我想把握他心情好的時候和他商量正事都十分困難,突然爆氣的機率實在太高,真的讓人十分頭痛。😫
(註:為什麼我洗碗會摔破酒杯呢?首先,不是我用的酒杯;另外,當下的廚房亂糟糟,到處都被占滿,我得先被水槽裡的碗盤洗乾淨,才能再洗流理台上的酒杯。結果洗碗時,手肘不小心撞到酒杯…簡而言之,就是個複合式災難。想知道更多廚房的公衛危機可以看這篇。)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餅乾剛烤好要放涼,至於為什麼要放地上呢?我也不知道XD


續集預告!

聚會搜奇
室友常常邀請朋友到住處作客,我偶爾也會參一腳。還記得他當初說,因為我是台灣人,所以才會選我當房客嗎?偶然的機會,他提及了台灣旅行的故事,內容獵奇、完全顛覆我的想像…這不是我認識的台灣!!!!🤣
  

租屋奇談系列下一篇:租屋奇談(六):聚會搜奇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日常亂亂聊系列|麻糬的異鄉日記所有文章

#瑞士  #租屋  #熱水  #媽寶 
分類:日記

ETH物理/瑞士日常/歐洲旅行/心情札記

評論
上一篇
  • 租屋奇談(四):蒼蠅之亂與公衛危機
  • 下一篇
  • 租屋奇談(六):聚會搜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