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2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二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我还是感觉不到,不过…能出来很开心呢。’
麦希每天都埋在书海里,所以她有段时间没有跟雷姆练习骑术了。还好她听从了鲁斯的建议,的确是个好主意,麦希慢慢地向马厩走去。往常,在一天当中的这个时候,都会听见骑士学徒们操练的声音,但看到这里今天如此安静,似乎所有的男生都去参加了骑兵训练。麦希站在阳光充足的地方,想到大家都参加训练去了松了一口气,这样她就不用担心遇到其他人了。
‘这次会有所不同么?’
她从口袋里翻出一块魔法石,表面在阳光的照射下变得透明。麦希用指尖翻动着紧握在手掌中的魔法石。
这样也还是没有任何变化,麦希闭着眼睛,等待着魔法石表面流动的热量。麦希再次望向天空,叹了口气,
‘也许我没有天赋……’
鲁斯可能看走眼了。她可能一开始就不具备做魔法师的品质。突然,麦希气得狠狠地往地上踹了一脚。浪费时间去看难以理解的书,结果什么也没做成真的好可悲。麦希想把魔法石扔到地上,但是她还是克制住了自己,无助的蹲了下来。
她能听见远处铁匠在打铁的声音,她能听见柴火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麦希陷入深深地沮丧中,因为她觉得自己在这个活力四射的团体中是唯一一个一事无成的人。麦希闷闷不乐地把脸埋在膝盖上。这时,锐利的嗓音从后面传来。
“你在这儿干嘛呢?”
麦希惊讶地看向后面,三四步远的地方,利夫坦好像刚完成训练,身穿盔甲屹立在后。‘穿着这身衣服他还能一声不响的靠这么近,这是怎么做到的?’她吃惊地眨着眼睛,利夫坦走到了她面前。
“你是病了还是怎么了?”
“噢,没有,我很好,就是放松一下……”
麦希尴尬的急忙站了起来。利夫坦皱着眉。
“我去大厅时,他们说你出去时没有带随从。你怎么不带侍女一个人在这里呢?”
“只、只是出来透透气……”麦希说。
“你要是说你出来做魔法训练我可能会更生气。”利夫坦绷着脸。
“城堡也不是绝对的安全。你跑这么远的地方来万一出了什么事……!”
麦希在越来越的粗哑的嗓音下耸了耸肩。见状,利夫坦顿时不说话了。乍一看,他的脸上的神情还是很紧张。
“这是座住了上百号人的城堡。有些人可能会有坏心眼儿。你难道不知道领主的妻子不应该自己一个人跑到这种荒无人烟的地方来吗?”(你就不会好好说话?嗯?担心就说担心)
“我、我、我很抱……”
麦希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道歉,只是顺从的回应着。接着,利夫坦紧绷的嘴稍微松弛了下来。他拉着麦希的胳膊,用一只手整理着她被风吹乱的头发。
“别让我太担心。”
接着利夫坦往前走,麦希阴着脸跟在他身后,就像一只被责骂的狗。‘他生气了吗?’不像往常那样,利夫坦走的有一点儿快,总是比麦希快一步。麦希瞥了一眼他脸上迟钝的表情,突然意识到利夫坦正朝着大厅入口相反的方向走着。
“到底回不回城堡?”
“我听说你是出来呼吸新鲜空气的。”
利夫坦直截了当的回答着,径直走向马厩。
“前几天跟你说要带你去湖边。今天天不错,所以我们一起去外面透透气。”
他的话语中带着愉快的微笑。看着身着盔甲的他,麦希有些担心。
“噢,我听说你今天有场严格的训练。休、休息一下是不是会好一些?”
“喂,你还是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强?我是一个可以连续三天三夜日夜无休行军的男人。”
利夫坦傲娇的摇了摇头,走进了马厩。麦希回想起他与她欢爱到天明的场景,偷偷地红了脸。显然,利夫坦的体力是惊人的。麦希用手扇了扇风散去脸上的羞涩,跟着利夫坦走进了昏暗的马厩。正在打扫的仆人赶紧跑过来问候他们。
“领主大人,您来了。”
利夫坦随意应付着向仆人们挥了下手,然后径直走向泰伦的隔间,亲自套上马鞍。麦希走向雷姆的隔间,正往那边走着,就看到一只母马兴奋的把头伸了出来,跺着脚。麦希露出了抱歉的神情,抚摸着马儿的脖子。
“你还好吗?”
雷姆呼哧着用鼻子在麦希的肩膀上蹭了蹭。麦希微笑着抚摸着雷姆浓密的鬃毛。肩上扛着草料的库内尔(Kunel)走进马厩时看见这一幕赶紧跑了过来。
“早安,夫人,您二位是要一起出去吧。”
“我、我们要去湖边。”
“我来帮您套上马鞍吧?”
麦希点点头,马夫很快地在雷姆的背上套上了马鞍。麦希握着缰绳,牵着雷姆走出马厩。利夫坦在外面,见到麦希,便扶着她让她骑在马背上。
“风很冷,所以今天不要骑的太快。”
然后他跳上泰伦朝后门走去。麦希兴奋地在后面追上去。回想起几天前,麦希跟着他骑马上山的场景,她的心怦怦直跳。麦希开心地骑着马,感觉她沮丧的情绪都消失了。
“湖、湖,呃、在哪里呢?”
“沿着这条路往西走一点儿。”
利夫坦走出大门之前,指着一条蜿蜒曲折的林间小路。狭窄的小路两边都是光秃秃的树木,似乎很难骑马通行。
麦希犹豫了一下,然后小心地把雷姆带到树根缠绕又崎岖不平的路上。无论她的骑术是否卓有成效,她现在都能保持平衡了。利夫坦看到这一幕笑了。
“你骑的比以前好多了。”
“我、我一直在练习。”
“当然,我为你感到骄傲。”
利夫坦用称赞那些小男生的口吻的称赞着麦希,这让她红了脸。利夫坦不停地仔细地查看着她跟在后面的情况,很快松了口气,加快了一点点速度。麦希跟在他的马尾后跑出了狭窄的小路。
不知道走了多久,路变得越来越宽,很快一个巨大的闪着银光的湖面出现在眼前。麦希俯视着广阔的山丘,惊呼一声,红褐色的山峰与蔚蓝的天空清晰地倒映在如镜面般的圆湖上。
湖面四周,松树尖如长矛,密密麻麻地像篱笆一样拔地而起,浓密的树枝上层层叠叠地覆盖着黑色的松针。许久未见过这样的地方了,麦希开心地笑着。一眼就看见了,树丛间前来喝水的冬候鸟和野生动物。
利夫坦牵着马靠近水面附近时,从灌木丛后面探出头来的雄鹿像风一样逃走了。鸟儿受了惊扑腾着翅膀,林间顿时喧闹起来。
“我原以为湖面会结冰,不过还好。”
利夫坦轻轻地踢了一下泰伦的腰间,向湖边走去。麦希赶紧跟上,惊讶地问道,
“这、这么大的湖……会结冰?”
“在北方,再大的湖在冬天也会结冰。你可以走在湖上。”
听到利夫坦的话,麦希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在寒冷的冬天,麦希只见过外面水桶上的一层薄冰,她无法想象这么大的湖会结冰还能在上面行走。麦希怀疑地瞪着他,想知道利夫坦是不是在逗她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人。
“唔,怎、怎么才能走在湖上呢?万一冰裂开掉在水里了呢。”
“事实上是有些人在穿过湖面的时候摔死的。”
利夫坦的回答好像在讲一个微不足道的事实。麦希皱着眉头,觉得有些荒谬可笑,摇了摇头。
“好吧,如、如果你去了那里,算了还是别去。”
“只要确定冰的厚度足以支撑你的体重,那么你在上面走是没有问题的。北方要比这里冷得多,除非有像海德拉(Hydra)那种大型怪兽在下面,否则冰是不会破裂的。”
海德拉是生有九个头的大毒蛇,它在草丛里神出鬼没,为害四方。它的头中最大的那个是杀不死的,砍掉了,又会生出两个新的头,最后被大力神赫拉克勒斯所杀。对,也是神盾局里面那个Hydra。)
麦希瞪大眼睛看着利夫坦,听着他似乎经历过的那些话。
“利、利夫坦,你在湖上面走过么?”
“没在湖上走过,不过我走过类似的地方。我那时还是雇佣兵,我曾经接到过在巴尔特(Balto)安装魔法装置的工作,为了穿过特拉诺亚高原(Tranoia Plateau),我在一个巨大的冰川上走上了三天。”
“什么是冰川?”
“一块像座山一样的大冰块。”
麦希的脸上一次又一次地露出了暗淡的表情。‘利夫坦在这二十八年的生活中,他经历了多少事情?’整个大陆上最凶猛、最强大的恶魔——赤龙,还穿越过了比山还大的冰川…
这些对麦希来说实在是难以想象。她一生下来就一直生活在父亲的城堡,然后搬到阿纳图尔,这就是她目前全部的人生经历。而利夫坦眼中的世界是多么的壮丽而又丰富多彩。与麦希相比,利夫坦是一个与她完全不同的人。而麦希则吃力的管理着卡吕普斯城堡,吃力的学习着治疗魔法。
“利夫、利夫坦,这七个国家……你全都去过么?”
“还没去过阿雷克斯(Arex)和塞堪恩(Suikan)。在我加入雇佣军的时候,我在黎巴顿(Rivadon)待了两年。我时不时的会接到委托的工作,然后去了巴尔特(Balto)……在那儿我赚了不少钱,但后来我去了欧希利亚(Osiria),因为我觉得巴尔特不适合生活。我在欧希利亚的首都待了大概一到三个月吧,参加了中央神殿(Central Temple)举办的剑术比赛,后来受邀请加入了骑士团。”
利夫坦轻微的歪着头,仿佛在回忆过去,平静地背诵着自己的经历。
“回到威顿后,我就被正式封爵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阿纳图尔和德里斯坦(Dristan)。”
——————————————————————————————
这一章里的地名是参考漫画译者豹大大翻译的
相信大多数人看的应该多是的那一版本的漫画吧
再次被抹茶大大的翻译所折服
一边自己翻译一边把她的翻译当成资料查阅
真的节省了很多时间也补充了很多细节
再次对两位大大表示感谢!
这一章里麦希怀疑是不是能在冰上行走那一段
作为一个东北人 我向利夫坦保证
这种事情在东北的冬天就如家常便饭
本章里我认为重头戏是在后面利夫坦回忆的那一段
里面好多细节在‘利夫坦视角’的番外里都出现了
利夫坦视角的番外我看的比较久 除非再看一遍或者再翻译一遍
否则有些细节我真的记得不太清楚了
剑术比赛出现在20章左右
参加比赛是无心之举
等有时间我再重新刷一遍番外再补充上来
麦希对于利夫坦的这段回忆
有吃惊 有羡慕 有自卑 也有心疼吧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