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五章解開迷團1

陳寶寶胸口上總有種大石壓著喘不過氣的感覺,悶得讓她想要張口呼吸,但每一張口,就是一陣鬼叫嚎哭,那般淒厲的撕心裂肺,讓她的心都痛了,卻不懂為何自己這麼傷心?
穿過一陣迷霧後,她回到吳家宅邸,在那大埕上,一個穿著黃褐色的小鳳裝的女人抱著一個五歲小男孩的屍體嚎啕大哭。不知為何,她竟同樣悲痛,眼淚不斷地流下,人就像那孩子一般也跟著死去了,腦海中不斷地重複著:不活了…。
同時間,大埕上有人放著鞭炮慶祝著:吳家小少爺出生了。
那震天巨響的鞭炮聲,像是另一個世界的事,卻又如此諷刺地炸裂了她的心。她的孩子死了,她的孩子生了。這人世界怎麼能如此不公平,搶走了她的男人,她的愛,現在還搶走了她唯一的命根。
熊熊的恨意也似鞭炮般快要炸裂寶寶的身體,那誓言要與天鬥一個公道的憤恨,她覺得自己快要爆炸了。
恨意召喚著四面八方的惡意靈魂鑽進身體裡,恣意地吸食著她的精元,一個個膨脹成醜陋的靈體,從她的身體內長出無數的手、角、觸須、爪子…。
寶寶看著自己變形的身體,噁心地尖叫著。
『啊~~~~~~~~~~~~~!』
『怎,怎麼啦?』金錢從椅子上嚇醒。
『金錢…,』寶寶一睜眼看到咖啡館天花板上晃眼的燈海,還有身旁的金錢,忍不住哭出來。
『好好好,別哭。』游金錢伸出手一拍一拍地拍著寶寶的背,試圖給予撫慰。
她一向是個鐵錚錚的漢子,慣常捉妖鬥魔,就是不太擅長秀秀人。現在這個情勢下,她是唯一一個能安慰寶寶的人,再難為情,也只能勉力為之。
尷尬的小臉與僵硬的動作都透露出她內心的幹話 :馬的,其他人怎麼還不來?
寶寶雖在驚恐中,但還是可以感受到背上那隻手的敷衍,她忍不住埋怨:『你能不能拍得用心點?』
『我這雙手可是祖靈用來賜下療癒之手,現在拿來給你拍拍,你該感激了。』金錢不悅著。
寶寶聽出來了,這游金錢話裡就差沒叫她跪下謝恩了。
『哼,我謝謝你。』
『恩,不用』
『醒來拉?』老宋提著早餐走進來。看著僵著臉的兩人,有點懊惱自己太早到了。
『老宋,』寶寶看到老宋,忍不住又想哭了起來。
『怎麼了?吵架?』老宋轉頭看著金錢問。
『沒,她做惡夢。』金錢趕緊說明。
『恩,做惡夢,然後金錢安慰不到位。』寶寶抱怨。
『喔,聽白夜說當年她跟金錢去鬼屋捉妖時,那個妖躲到樹洞裡,金錢沒耐性等她出來,拍了那棵樹一掌,不但那棵樹碎了,方圓數尺內的地都震了震,把地精們的地洞都給震沒了,害白夜整個禮拜都在跟地精們道歉。』老宋把早餐放到桌上,每人一份包子豆漿。『來吃早餐了。』
寶寶怯怯地看了金錢一眼,心裡嘀咕著,這些都什麼人啊。
『你到底做什麼惡夢?』老宋問。
寶寶把夢裡的情境說了一次。說的過程彷彿重新經歷一般,簡直歷歷在目,讓她不寒而慄。
重述的過程,夢境彷彿更清晰了,她此刻就像旁觀者在觀看一般,可以感受到黑暗力量不斷地滲入到夢境裡,整個畫面都是陰暗的,只有吳家大房那方是明亮的,但不久也將會被黑暗吞噬。
『這個夢境應該是某人的記憶,應該是昨天對你施煞時,他的部分能量也一起被放進你身體裡了。』金錢沉思著。
『煞?昨天?我怎麼了?』寶寶楞楞地問著。
『你忘了你昨天怎麼了?』老宋問。
『我記得我走出吳家,然後有點不舒服,然後…,』寶寶想了想,真的想不起來接下來發生什麼事了。
『不記得就算了,來這杯先喝下去。』金錢拿出了一杯有點濁濁的水給寶寶。
『這什麼?』
『好東西。』懶得解釋。
『看不出來。』疑惑。有黑屑屑載浮載沈,像水溝水。 
『廢話太多,快喝。』不想解釋。
『聞起來有燒焦味。』更疑惑。
『對,療效就在這裡。』更懶得多說。
老宋默默地喝著豆漿,不想參與這兩個女人之間。他看著白夜的臉色略略好轉,心中若有所思。
『我覺得我們不能繼續把白夜放在這裡,太危險了。』老宋說。
『對,我也覺得。我昨晚睡在這裡,我發現這底下的氣太不安分了,這對白夜的修復多少有些干擾,不如我們把她搬到樓上去,那個金字塔的格局很適合她聚氣。再把門給封起來,應該就不怕有人跑進去了。』金錢說。她昨晚一直被底下的能量搞得很糟心,如果這是她的店,她早就一掌拍斃下頭那鬼東西了。
飯後,三人就把白夜一同搬上閣樓去。
『ㄟ,我覺得剛剛喝的那杯東西不太新鮮,我覺得那股燒焦味讓我反胃。』寶寶老覺得噁心。
『恩。』不想回應。
『等一下。』把白夜放置在金字塔正中央後,寶寶突然一陣作噁。
她狂奔到廁所大吐特吐,把早餐都給吐光了。整個人很虛弱,卻好像把一沱黏膜給剝下來一般清爽。
#奇幻小說  #療癒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