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五章解開迷團2

『小開,我是寶寶,我想請你帶我去找吳阿姨。』寶寶打電話給小開。
『寶寶姐,你有好一些嗎?』小開聽到寶寶的聲音立刻回想到昨晚那張鬼臉的叫囂,背脊一陣發涼。
『好多了,謝謝,你今天有空嗎我想先去看看吳阿姨。』寶寶當然不知道小開腦子浮現的畫面,不然她應該不想再踏入吳家一步。
『有有有,你等我十分鐘喔,我們等一下約在廟口,我再帶你過去。』小開正在跟里長老爸收集吳家史料,聽得目瞪口呆,他覺得自己挖到寶了。
等小開來到廟口時,寶寶已經等了一陣子了。
看到寶寶的臉仍有些蒼白,但並不削減那張圓呼呼的臉蛋,嘴角仍掛著深邃的笑窩,小開就安心下來了,禮貌地叫著:『寶寶姐。』
『哈哈,你叫我寶寶就可以了。』寶寶笑著糾正。
其實光看寶寶的外型,個子嬌小又留著一頭清湯掛麵的髮型,活脫脫像個初出社會的新鮮人,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再幾年就要五十歲了,更不喜歡被提醒自己已經是姐、姨字輩的人了。
『好。寶寶…,』小開硬是把姐字給吞下肚。『吳阿姨還在診所休息,她不想回家,所以醫生就讓她在休息一天。』
兩人步行到村子邊上的診所,適巧醫生跟護士都外診,只留吳阿姨一人在。他們進去時,看到吳阿姨呆坐在床邊看著窗外。窗外的陽光照入病房,而她卻剛好坐在陰影處,那背影顯得有些孤單,又有些誨暗陰沉,兩人的心情也沉重了起來。
『吳阿姨。』小開走過去跟吳阿姨打招呼。
吳阿姨疲憊的臉擠出一點笑意:『小開你來了。』
『我帶一個朋友來看你。這是陳寶寶,她是心理諮商師,她想跟你聊聊天。』小開介紹著。
『阿姨,您好。』寶寶拉了一張椅子在床邊坐下。順道觀察一下吳阿姨。
她看起來快六十多歲,但鄉下女性缺乏保養,臉上的細紋與鬆垮的臉皮,加上她情緒低落已久,整個人顯得疲憊又蒼老,實際年紀應該更年輕。
『您好。』吳阿姨溫和的打招呼著,但也沒有接著說話。眼睛依舊望著窗外,似乎對眼前一切都不感興趣。
『阿姨,聽小開說,您心情不好,前天吃多了藥,送進醫院來洗胃。您是不小心吃多了藥,還是就是想要自殺呢?』寶寶開門見山,直搗黃龍地從自殺下手。
吳阿姨神情哀淒,聲音苦澀地說:『那藥,我存了很久了。我是真的不想活了。太苦了,我一點都不想再活下去了。』
『阿姨,您能告訴我發生什麼事了嗎?』寶寶問。
『我的孩子,沒了。』吳阿姨聲音哽咽。她努力壓下強烈的情緒,以致於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渾身抖個不停。
『阿姨,您可以哭出來。』寶寶伸出手在吳阿姨的背部慢慢地來回撫著。
哇~
吳阿姨猛的一聲哭了出來,從小聲的啜泣,慢慢地越哭越激動,她一遍一遍地搥打著自己的胸口,哭得不可自抑。
『他們說,孩子沒了,再生就好了。』『那是我的孩子,死了,沒人在意。』『吳家的兒子,只有活著的時候才有價值,死了,就是廢物,連提都不提。』
吳阿姨哭吼著,那悲戚中憤恨的神情,似曾相識。
寶寶剎時間有些恍神。
『阿姨,那小孩叫什麼名字?』
『俊逸,我的俊逸,』吳阿姨像是從沉睡中醒來般眼神發著光,含著淚說著孩子的名字。曾幾何時,他們已經不叫他的名字,連自己都覺得這個名字叫起來有些陌生,但叫著叫著,所有的回憶就慢慢鮮活起來。『俊逸啊,我們俊逸好可愛,好聰明,他是好貼心的好孩子。』
『俊逸是怎麼走的?』
『他五歲時,爬到屋頂上,摔下來摔死的。』吳阿姨眼中的光又暗掉。
啊?五歲小孩怎麼會爬到屋頂上?寶寶納悶。
『阿姨你應該很想念俊逸,想到他不在了,你心痛得不想活了。』寶寶輕輕握著吳阿姨的手背。
『我在這家裡,也真的不想活了。這裡讓我只想死。俊逸死了也好,媽媽很快就來陪他。』吳阿姨掉著淚哀傷的說。
『這個家怎麼了嗎?』寶寶問。
『我從嫁來吳家,她們就不斷地叫我生小孩,好像我只是個生小孩的工具。我怕死了回到這個房子,陰陰沉沈,讓我喘不過氣。我每次回來,我就感覺很害怕,好像有什麼在盯著我看。可是我跟我先生說,他卻都說我想太多。住在這裡就做惡夢,夢裡常有人在吵架,或是有人口氣很凶的罵我。我睡也睡不好,白天沒精神,累得不得了,卻又睡不著。慢慢地,我覺得房子裡有人在說話,她們就說我腦神經衰弱。婆婆跟大姑們成天盯著我,不管我喜不喜歡,都要照著她們說的吃、休息、養身,這樣才能懷孕、才能一直生小孩。我為了生小孩這件事,搞到快瘋掉了,這都什麼年代了,我一個碩士,最後只能在這小村子給吳家生小孩,我常覺得我就是一頭母豬,如果我生不出小孩,我連豬都不是。』
『我四十歲時生了俊逸,以為能鬆一口氣了,她們還不放過我,要我繼續生。』
『後來俊逸死了,我也不想活了,她們就叫我先生跟我離婚,趕快再娶別人,才能再生小孩。我這一生就在吳家消磨掉了,最後沒有價值了,她們就把我掃地出門,連埋葬我都不願意,我真是恨死這個家了。』
寶寶聽得都傻了。這是什麼朝鮮年代的故事,哪有家庭逼著媳婦一直生小孩的?!
『阿姨,我聽到都覺得不可思議,我可以感受到你真的很心寒,看到她們只把你當生孩子的工具,沒把你當家人對待,真的很令人傷心、生氣。』寶寶說。『那你先生怎麼說呢?』
『哼。我從頭到尾,就沒聽過他說過一句話。』吳阿姨神情裡盡是鄙夷。『本來他說我們可以住在外地,不用回來跟他媽媽一起住,我才嫁給他的。但結婚後,他媽媽常常生病,叫他回家照顧,最後我們就只好搬回來。搬回來後,都是他媽媽說,他姐姐說,我就沒聽到他自己說什麼。我以為我嫁給一個傀儡。』
『那俊逸走了後,你先生有表示什麼嗎?』寶寶覺得男人不擅長語言表達,但不表示沒有作為,所以她換種方式問。
『表示什麼?』吳阿姨想起孩子棺木要離家前,按理父母不能相送,但是先生卻從房間裡跑出來,摸著孩子的棺木很久。她那時在房裡哭得淚眼昏花了,隱約間從窗口看到先生蕭瑟的背影,那一幕讓她心碎如絞,但是她更寧願想像先生對孩子沒有感情,這樣對她來說比較容易面對。『沒有。俊逸走了後,我們就不說話了。』
『我常在想,俊逸走了也好,這個家,不是人住的地方。我很快也會去陪他,到時候我們母子倆脫離吳家自己過。』吳阿姨陷入對往生的幻想裡。
寶寶想起吳家那一群女鬼們,她不確定吳阿姨往生後,是否真能如願脫離吳家。
『阿姨,我相信俊逸這樣的小天使現在一定在天堂被佛祖疼愛著,他現在一定笑瞇瞇地在天上看著爸爸媽媽,您說,俊逸如果看到您,他會跟你說什麼呢?』寶寶握著吳阿姨的手,真摯問著。
吳阿姨抬頭看著寶寶,一愣,眼淚就掉下來了。
俊逸會說什麼呢?他會跑過來抱著媽媽,奶聲奶氣地說,媽媽不哭、媽媽不痛,媽媽秀秀。
吳阿姨咬著牙,忍著悲傷,不讓自己哭出來,整個人卻不住地抖著。
『俊逸,我的俊逸啊!乖孩子啊!』吳阿姨彷彿抱著俊逸,撫摸著他的頭髮一般,輕聲地呼喚著,希望將所有的愛都給他,希望這愛不帶一絲傷。
喪子之痛,是一生都好不了的傷。活著的父母們就像跨進了陰陽界,一邊活著,一邊死了。活著的部分在思念小孩,死的部分在陪伴小孩,從此陰陽兩界對喪子的父母來說,不再有區別!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靈異療心者 第五章解開迷團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