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五章解開迷團4

沉默中,三星手機鈴聲突然大鳴,眾人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心驚。
『是我,抱歉,我的手機。』小開一臉抱歉地從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喂,吳叔叔,對,我跟陳心理師在一起,啊,又發作了!』
手機那頭傳來不住地哭叫聲。
『吳叔叔說,吳阿姨回家沒多久又發作了。一直哭著說活不下去了,死了算了。他想請陳心理師可以過去看看吳阿姨。』小開轉頭對大家說。
『好,跟吳叔叔說,我們現在過去。』寶寶立刻拿了東西準備起身。
『等一下。』金錢見狀阻止。『小開,你跟吳叔叔說,請他帶吳阿姨來咖啡館。』
『喔,好。』小開把話轉達給吳叔叔。『他說他們現在就過來。』
『恩。』金錢點頭,並解釋著:『那畢竟是人家的地盤,上次去,寶寶回來就出事,這次我們都過去,我怕我護不住這麼多人。』
『也好。』老宋點頭。『等一下人就要來了,先把這裡整理一下吧。』
這咖啡館先天設計還不錯,就是讓白夜使用得像水懺法會,氣氛都走偏了。現在外人要來,不能讓人發現這裡陰陽怪氣的。
眾人立刻很有自覺地起身打掃,把桌椅排一排,火爐放回倉庫,打開窗子通個氣,再煮個咖啡,讓咖啡味掩蓋昨晚的煙味。
小開也順道展示他的咖啡技能,原先就是想來應徵咖啡師的,沒想到一路出這麼多事,他都還沒面試,老闆就已經大去了,ㄜ,大定去了。
吳阿姨來咖啡館時,已經十點多了,她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疲憊,整個眼睛紅紅腫腫的,勉強抬眼跟大家打招呼,但也看得出眼神渙散,目光不能聚焦,腳步有些沉重、蹣跚。
『吳叔叔、吳阿姨。』小開過去扶著吳阿姨。
『你吳阿姨剛剛吃完安眠藥,現在可能藥效發作了,所以沒有那麼激動了。』吳叔叔解釋著。
『阿姨,你們先坐下。』寶寶也趕緊拉了張椅子給吳阿姨坐。
看著吳阿姨癱坐在椅子上,金錢就跟老宋使了個眼色:你看,我就說這裡該擺張床吧!
老宋都快翻白眼了:咖啡館擺床能看嗎?是嗎啡館嗎?
『吳叔叔,我跟你介紹一下,這個是村子新開那家書店的宋先生,這是衛小姐,這個來過我們家,她是幼兒園園長游小姐,這個是陳心理師。』小開趕緊給吳叔叔介紹一下大家。
『你們二位上次有來過我家,我記得,真抱歉,上次沒能好招待你們,這次又來麻煩你們了。』吳叔叔充滿歉意地。
他看起來也像六十多歲,身材保養得好,沒有禿頭大肚腩,但是眼鏡後頭的眉頭始終深鎖,已經擠出兩道垂直的眉心痕了。眼皮泡泡的讓眼睛看起來更細小,好像不怎麼打開看世界模樣,總是低著頭看著地板說話。
『沒關係,叔叔,相識就是緣分,您心理不要有負擔。』寶寶輕聲的說著,順手給兩位倒了杯洋甘菊茶。『阿姨,您喝點茶,這個是放鬆助眠的茶,不會睡不著。』
『謝謝,我現在好累,』阿姨對著寶寶勉強微笑著。『我太累了,可是在那個家裡,我又睡不著,我一直會看到俊逸的玩具、待過的地方,然後我就會想,我怎麼能還活著?我們家俊逸這麼孤單,我應該要去陪他。』
說著說著,吳阿姨又開始掉淚,那哀傷彷彿是一股拉力,不斷地將她拉入一個封閉世界裡,而她似乎就沉入在那哀傷中,一邊回憶著俊逸,一邊痛哭。
寶寶感覺吳阿姨好像逐漸消失一般,眼前這個軀殼只是一個回憶播放器,她有些不解的回頭看了看金錢。
金錢雙手抱胸冷冷地的看著這一切,她向寶寶點頭示意,表示她也發現了。
衛菁不太懂為什麼吳阿姨的氣場往地底下沈,整個人暮氣沉沉的。
『對不起,她在家裡更嚴重,一邊哭還會一邊說想…』死,最後一個字吳叔叔用口語表示。
他怕說出來,又讓妻子想起來,又在這裡鬧著要死,就對不起大家了。
『吳叔叔,您辛苦了。』寶寶安慰著。
『我不曉得該怎麼辦,醫生開藥給她吃,好像有效,但一陣子後她又回復到這個樣子,說也說不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吳叔叔,您還記得俊逸是怎麼走的嗎?』寶寶想談談這對夫妻心中的結。
『他就不知道為什麼爬到屋頂,那麼高的地方,也不知到他怎麼上去的,然後就摔下來,走了。』吳叔叔語氣平淡,好像在說天氣會下雨,要記得帶傘這樣的日常。
『您應該也很傷心吧?!』寶寶說。
『那能怎麼辦呢?這都是命拉,我們家,沒這個命,俊逸這個孩子沒那個運。』吳叔叔無奈的說。他用宿命論來掩蓋悲傷,這就成了一道難以攻堅的城牆。
『叔叔,阿姨很想念俊逸,我想您應該也是吧!』寶寶繼續努力突破藩籬。
『想念又能怎麼辦呢?難不成要我像你吳阿姨一樣,成天哭,成天想死?日子怎麼過?』吳叔叔再次將城牆前的寶寶給驅離了。
『叔叔,你說你家沒這個命,是沒什麼命?』老宋決定加入作戰。
『我們吳家註定沒有子嗣的命,雖然我媽、我奶奶、我太奶奶用盡各種方法,生了兒子,卻沒有一個能養大。這就是命拉。』吳叔叔口氣無奈。
『但您是吳家唯一長大的兒子,這不就已經是改命了嗎?』寶寶繼續突破。
『那有什麼用?我們吳家到我這一代可能就沒了。』吳叔叔說。
跟一個這麼沮喪絕望的人說話,寶寶覺得自己也都快憂鬱了。
『我們啊,是鬥不過天的啊!』吳叔叔感嘆著。
『吳叔叔,我想請教您,聽說吳家祖先曾經納過一個小妾,小妾也生了一個小孩,不知道那個小妾跟小孩後來如何呢?』衛菁覺得再談下去也是命運弄人,不如另闢蹊徑。
『你們也聽說這件事?』吳叔叔嘆了口氣。『那個小孩在五歲時得了痢疾死了,那個小妾後來就不知道去哪裡了。』
五歲?這個數字是吳家的關卡嗎?怎麼重複出現這麼多次?眾人聽了頭冒出許多問號。
『吳叔叔,俊逸走了,我們沒辦法,但是吳阿姨還活著,這您總要救救她吧?!』金錢突然開口。
『我想救她啊,我一直求母娘救她,可是母娘說俊逸要把媽媽帶走,所以要先超渡俊逸,讓他可以安心離開,你吳阿姨才能活。』說到這個,吳叔叔神情跟態度變得積極了起來。
『吳叔叔,我認為你如果要救吳阿姨,你至少要知道吳阿姨現在在哪裡,她發生什麼事了,你才知道怎麼幫她。要等俊逸超渡走,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麼時候。』金錢說。
『她不就是在這裡嗎?』吳叔叔有點摸不清頭緒。
『她的魂不在這裡。』金錢說。
『可是昨天母娘才把她的魂給找回來啊,怎麼又不在了呢?』吳叔叔人都矇了。
『對,阿姨的魂,還在家裡。』金錢說。『您若同意,我帶你回家找她的魂。』
吳叔叔對這個對話感到莫名其妙,但是金錢的篤定態度又讓他無法至喙,因此一時間不知該如何反應。
『那那,那我們現在要回家嗎?』吳叔叔口氣遲疑著。
『恩,我們就在這裡回吳家。』金錢說。
這不是廢話嗎?小開納悶著。但聽起來又有哪裡很奇怪。
金錢轉頭跟大家說:『等一下我跟寶寶、小菁帶吳叔叔回吳家,小開留在這裡照顧吳阿姨,老宋你也留在這裡,我需要你幫我們看著能量場,跟我們接應。』
『好。』老宋立刻應下。
『桌椅搬開,中間放四張椅子給我們。』金錢指揮著。
『我要起壇,小開你幫我把這張桌子搬到窗邊。』老宋說。
吳叔叔看得是一愣一愣的,這裡不是咖啡館嗎?為什麼又是能量場,又是起壇?
這次金錢自己去倉庫把小火爐搬出來放到椅子中央。
『這火爐以後就不用收了,就當固定擺飾吧!』金錢無奈的說。
她這次翻了白夜的苟尋草、夜無眠、陰陽根、百夜紅,把這些藥草搓成小粉屑,在火爐裡繞成蚊香的形狀,再點火燃燒。
燃煙徐徐,散發出一股淡雅的青草香氣瀰漫在整個空間中,讓人感到很放鬆。
吳阿姨第一個睡著了。
寶寶盯著這火爐看,疑惑著:『這個煙會不會嗆死我們啊?』
金錢一個白眼過來:『昨天的煙更大,你都沒事,這點煙,嗆不了你的。』
金錢拿了條絲巾過來:『吳叔叔,我現在要用這個遮住你的眼睛,你不用怕,這是讓你能比較專心,不會被打擾。』
『這條是你的。』金錢遞給寶寶另一條布條,看起來有點像破毛巾。
寶寶有點嫌棄:『ㄜ~』
金錢對寶寶鄭重地說:『這是有法力的,我們族裡傳下來的,可以保護你不受邪魔騷擾,我特地留給你用的。』
『真的嗎?金錢你對我最好了。』寶寶聽了安心許多,立刻綁在眼睛上。
老宋疑惑的看著那條破毛巾,他不覺得游金錢有這麼好心善良。
再一看金錢,她向老宋眨眨眼,一副『我騙她的』開心的表情。
『這你的。』金錢遞給衛菁另一條「破毛巾」。
衛菁有點潔癖:『欸,我不需要祖靈的保護力,給我換一條新的。』
『你很麻煩耶,就布條,嫌東嫌西,那你自己找一條來綁。』金錢懶得照顧她的潔癖。
『老宋,給我找條布條,乾淨點的,不要有味道。』衛菁轉頭找老宋。
老宋沉默。
白夜到底去哪裡認識這些稀奇古怪的朋友啊!
重要的是,她再不回來,他都快扛不住這些女人們了。
在金錢開始吟唱時,他趕緊把桌子、香爐、香火擺好,拿出他隨身攜帶的硃砂筆和黃紙,和事前準備好的符令放在一旁。
金錢一邊吟唱著祖靈之歌,雙手一邊在空中畫著圖騰,將造化創造寰宇的核心元素---天之光、地之力、愛之心、智慧之眼、永恆開悟的力量以圖騰的方式展現,搭配著吟唱的音頻,綻放出耀目的炫光。
金錢逐一將圖騰其送入空中,每一個圖騰展開成立體多次元空間感,彷彿可以看到過去、現在、未來佛的莊嚴樣貌,還有世尊講經說法的佛土道壇的恢弘世界在眼前更迭。
這股力量在咖啡館中炸起了隱而未見的爆破火花,一次一次地轉換此刻空間頻道。
小開在場外看著四人圍成的小圈圈外似乎有光圈在四周旋繞著,不同的光圈依次出現,而她們四人的身影好像逐漸透明,隱約間,小開似乎看到了吳家大宅出現在這個光圈內,彷彿還能走了進去,進到了吳家大埕,還有一群,女人們!
金錢讓咖啡館可以與吳家空間連結,帶著三人一起回到一個吳叔叔不曾見過的家!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靈異療心者 第五章解開迷團3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