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分享

全運會男百米觀後感

楊俊瀚究竟需要的是什麼?
我喜歡觀察,運動選手每天每年反覆的操作相同動作,同樣是百米距離,究竟我們可以如何協助選手達到『自我修正』的動作控制成效呢?我覺得這會是台灣運動員的未來課題之一。
為什麼這麼說呢?
舉楊俊瀚來說,同樣進行比賽全運會是10.34,十個月前的比賽是10.13,兩側的骨盆旋轉卻可以看出明顯的差異,當短跑選手在支撐期時,骨盆的上升與肩膀的對稱旋轉是必要的,因為這樣在支撐末期才不會產生過大的旋轉(全運會卻又產生了過大旋轉,請繼續往下閱讀),同時『身體側向旋轉力矩的穩定度』才能夠撐住單側髖關節發力瞬間的強度,這就像是軸心的概念,因此,在全運會的楊俊瀚用了極大的力氣在中後段加速上!(如下圖)
JRS行動跑步教室 運動生物力學 自我修正
當我們試圖改變運動員習慣時,往往也是扼殺運動員突破自我的開始,在忽高忽低的狀態下,很容易觀察到選手對於比賽的解讀會出現自我懷疑。這段話是我自己說的,畢竟我本身也沒有接觸過楊俊瀚,然而,我一直很好奇的是『他在比賽的過程中,意識到了什麼事情?有沒有感覺自己是能夠控制比賽的?有沒有感覺到自己對於動作的調整不一定是有利於自己運動表現的?』當然,這都是我的自問自答!
於是,我喜歡說『對於力學的解讀』,不應該單純只是舉出數字,或者用單一概念解讀訓練本身。
什麼意思?我想表達的是『力學代表的數字,把力學概念轉為訓練則需要大量的知識灌注』。像是『Hip Lock』這件事情,一直都被誤用,在Dr. Bosch的概念下,它應該是把『骨盆周邊肌肉運用放進運動訓練當中,同時又必須兼顧肌肉合作的效益與關節轉動的力矩』,換句話說,骨盆因為包含了臀大肌,股四頭肌群的股直肌,腿後腱肌群的股二頭肌,腰大肌,這也代表的是『當人體在跑步的過程中,會將腳從空中回到地面的過程,我們是否能夠有效率的轉換骨盆周邊肌肉的力量產生』。而好的Hip Lock才能夠誘發出好的Swing Leg Retraction(SLR)。SLR這又是什麼呢?腿後腱肌群是跑步過程中骨盆結構最佳的力量傳導,如果支撐腳的腳指頭準備離地時,腿後腱肌群的啟動效益不佳,便容易從正面觀察到『大腿骨頭往內偏移的動作』,這也連帶使得『支撐腳的Hip Lock』不夠完整(如下圖)。
JRS行動跑步教室 運動生物力學 自我修正

在全運會的百米比賽中,大家關注的焦點仍放在『楊俊瀚』身上,很有趣的是『林昱堂』與『王偉旭』因為沒有媒體壓力,所以能夠在賽場中,看起來比較能享受比賽,儘管根據我的肉眼,王偉旭如果可以減少提早煞車的動作,應該可以是下一個值得期待的選手!
JRS行動跑步教室 運動生物力學 自我修正
從我開始關注短跑運動以來,蔡孟霖,劉元凱,易緯鎮,楊俊瀚這些運動員,一直都盛載著我對於是否台灣人有機會突破10秒內的大關,當然,或許台灣可以順著中國速度『蘇炳添』帶來的希望,32歲仍大有可為,剩下的都將由更多專家協助。呼應開頭談論的議題,所謂的自我修正,代表的是『跑者對於地面反作用力如何轉換的認知』,『跑者對於放鬆與用力之間找到節奏』,『跑者正確解讀下肢落地後的運用能力』,往往需要『衝刺特殊動作設計』,像是髖發力的髖屈-髖伸之間的轉換,單腳支撐地面下的等長收縮後的力量產生順序,骨盆與雙腳擺動之對稱旋轉,光是這些分類就能夠創造出真正的自我修正,而這是我自己這幾年的體悟,至於有沒有用呢?我需要花一些時間找到更多運動員親身實驗。共勉之!
JRS行動跑步教室 運動生物力學 自我修正
#JRS行動跑步教室  #運動生物力學  #自我修正 
分類:日記

畢業於台灣師範大學體育研究所,專攻運動生物力學,擁有美國田徑協會1級認證教練,美國田徑協會2級耐力訓練教練,美國越野與田徑協會肌力與體能教練,Altis基礎訓練認證,Altis短距離訓練認證,Bondarchuk System週期化課表認證,以及多年的飛輪教練與一對一指導員的教學經驗。希望貢獻更多基礎田徑教練知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Force: Biomechanics of Training讀後心得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