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6

分享

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篇文我琢磨很久了,想写又不想写。
会来这边看我的文章的都是因为我汉化漫画来的,对我的工作并不了解。
我在之前漫画的结尾豆腐块文章里提过,我,是作词人。更准确的来说是不入流的商业作词,给动画游戏写歌填词的,干了很多年,是文创行业一个籍籍无名的底层社畜。
关于国内的文化行业创作环境一直都很恶劣这件事,我相信大部分从业者都是心照不宣,也不能提,提起来便是如鲠在喉,就免不了摇头叹气。
本文主题只片面聊聊,不牵扯资本之类的其他东西,那都是后话。
这话啊,说来话长。
我是每个行当都沾点的人,横跨绘画、作词、作曲、漫画、动画、小说、游戏等等,多少都沾点,大厂小厂还有自由艺术家之类的多少都认识人。今儿就挑几个我还记得住的写写。
新冠之前,我每年都回国,按时见一见行业内的朋友或上级。聊聊项目或行业情况,还有未来一年的发展。
说到环境,往往一桌子人都苦笑着扶额摇头叹气。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目前的漫画、网番、游戏,我们的态度向来都是:有就不错了,要啥自行车,再嚷嚷连车座子都给你没收了。
前几天又一道禁令下来,我回想这些年遇到过的事儿。其实啊,各种情况早有端倪。我们迟迟发觉,只是当局者迷。
【很多故事没法讲出来给大家听】
我大四那年忽然发现自己会写小说写故事。于是就在百度贴吧爬上了一个老番巨冷门CP的墙头,开始写小说画同人。写到一年左右,百度贴吧开启起了敏感词系统。
刚开始我还没觉得怎么样,那时候贴吧骂随便骂人的不要太多,禁了也是好事。只不过是我们发文之前注意一下词汇,而且敏感词系统不影响过去已经发布的文本。再后来敏感词库好像变得多了,变成了发文之前要逐段排查。
这个系统不告诉你哪里有问题,最开始是发出去一天到两天会被删掉,再后来变成根本发不出去。人工智能等于人工智障,行吧,那也算是合理。再到后来,被禁止的词汇真的越来越多,多到让人生气。
有一件事我记忆犹新。就是某一天我收到了系统提示,说我2年前发的小说被删,因为有敏感词。我通读全文,怎么都找不到那里有问题。这时候我没办法了,只能逐段排查。
逐段排查的方法就是把文章截成一段一段的发。发的出去就说明这段没问题,发不出去就说明存在敏感词。
在五六千字的文章里找敏感词是痛苦的,经过努力我找到了那一段,但我不知道具体是哪个词,于是我不得不把那一段拆成了句子,一句一句排查。
最后,终于被我找到了。
那一段故事我的描述非常正常,是两个小男孩贪玩,半夜不睡觉,结伴翻墙出去玩了。
我真的大无语。我懒得改了,删了就删了。从那时候起我就再也没在百度贴吧发过文章。
为了躲这个系统我们这个冷门CP爱好者全体搬了家。搬到了某个古早同人小说网站,贴吧的地盘就此荒废。那个服务器在外网,同时国内还能登陆的。
同年,我为一位晋江红区作家写书评,结识了作家姐姐本人。
作家姐姐是个活泼开朗的日更党,风趣幽默,才华横溢。我从09年就在看她写的书,也买过她出版的很多小说。她笔下某男主至今还在晋江红区渣男TOP榜前十的榜单上。
后来,她写了一个关于现代女道士的故事。女道士潇洒穿梭在城市的车水马龙间,见识人情冷暖。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总之非常好看。我们一众书迷在书友群里想请她出版实体书的时候,她说:跟编辑谈过了,过不了审核,题材属于封建迷信。
行吧,建国后动物不许成精。
为了自己的事业前途,作家姐姐从此就再也不碰相关素材。
【今天夸你和明天打你,没有任何关系】
我不怎么写故事之后,意外踏入了作词人的行当里。
文创需要大胆的尝试,需要百花齐放。中国网络动画曾经有一个短暂爆发期,项目多,题材也多。那时候有一个非典型大众题材的漫画被动画化了,因为人气不错出了第二季。
我有幸参与了第二季的制作。
后来该动画因为是男孩子之间感情+封建迷信的题材问题被迫下架了一段时日。厂方很珍惜自己的作品,为了保住这个IP各种花心思。除了做出了情节删节和镜头改动,他们还联合另外的公司和其他部门,把该分类的TAG全换成了“兄弟情”。
但换了TAG也于事无补,动画被下架,目前中国大陆所有平台相关的官方视频只剩当年的歌曲。
即使,这部作品曾经也被夸奖过,举行过线下活动,也上过媒体。但过去的赞誉无法拯救他的命运,成了该制度下的马前卒。现在该动画已经没了踪迹,第三季动画基本无望。想看的恐怕要网盘了。
也是从那年起,审核制度逐年严格。严格到不方便说。
这种情况下,制作方会增加很多完全没有必要的内耗,审核过程边长,随之而来的就是项目减少,延迟,拖沓,有的被取消。其中各种曲折,外行人难以想象。总之,还愿意为之不停周旋的各厂负责人都是精神无比强韧铜铸铁打的人,可敬可畏。他们都真心爱着这行,愿意为此付出,不停的奔波。请大家抱着感激之情好好对待他们。
观众们会对各种制作方或发行方不得不做出的奇怪操作感到诧异,少不得出言嘲讽,有的会破口大骂。但我们不能讲。从业者的行业看到的这个世界是不一样的。
哪怕是我跟的五六年大IP,大厂诸多当红炸子鸡IP都会心惊胆战,负责人都会感觉项目朝不保夕。
因为,哪怕今天这个项目拉动了几亿的点击拉了流量,甚至推动了某地旅游业,官媒也发过推文,明天依旧有可能会被扣一顶大帽子,从此江湖销声匿迹。
大家就,且看且珍惜吧。
【很多话,没办法说囫囵】
有台湾朋友说我们大陆年轻人不好好说话,老用拼音首字母,导致他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想一部分原因是敏感词机制导致的,少部分原因是全拼键盘太麻烦。多年敏感词系统的禁止下,用首字母代表某个东西就成了习惯,也有诞生了awsl,yyds之类的东西。
打个夸张点的比方吧。
‘傻逼’这词是骂人的。各大平台得到消息,禁了‘傻逼’这个词。‘傻逼’发不出去了,于是大家把‘傻逼’写成了‘SB’。一段时间后各大平台又得到消息,禁了‘SB’。SB又发不出去了,于是大家把‘SB’替换成了‘伞兵’。这时候官媒发言了,说用“伞兵”代表“傻逼”侮辱军人,又不让大家用了……
这些事非常非常的可笑,但很真实。
这类的例子数不胜数,我发汉化平台评论区的敏感词就千奇百怪。除了常见的词,被划为敏感词的还有‘温泉’‘亚硝酸盐’‘硝酸钾’,我玩的游戏里发不出去的有‘爸爸’‘鸡’‘风水’‘猫毛’。
反正,话没法说清楚。
就连我工作生涯中作词都遇到过不让写的词。也有听众在评论区发歌词结果显示‘*’.真的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词很普通,根本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词。广义上是用来形容食物放得太久深度变质的某种状态。
那是我第一次因为这种事收到了甲方的反馈,她很不好意思的说:不够正能量,担心过不了审。
这时候不能说人家杞人忧天事多,我知道她也很为难。因为我们都害怕。行业内这种情况看得多了,就人人风声鹤唳,一个弄不好整个项目进度受影响,后患无穷。
团队合作很重要,一部作品的问世不是一个人的努力,但有太多时候会因为一个人而毁掉。这种例子数不胜数。
【话都不让说囫囵,更别提画了】
我有个漫画家朋友在某大厂连载漫画。她为了尽量能发出去,她在自己的画面挖空心思的盖章打码。
码,真的破坏观感。然而她别无选择。
先不提我汉化过的《橡树下》被阉割成了啥样,连《鬼灭》的正式出版版本画面都有删改。而且删改的部分让人摸不着头脑。
漫画本就生存艰难,画面上也有颇多限制,这就是普遍现象。所以国内还在坚持画漫画的各位漫画家也都是精神强韧铜铸铁打,不管画的好坏,他们都值得尊敬,请好好对待他们。

前阵子跟熟人出去散步,有个在美国做游戏的老哥问我:你觉得以后你们的环境会变成什么样?
我只能干笑。这话我没法回。
可有什么没办法呢。明明大陆上有肥沃的土壤,也知道很多文创的东西种下去也能长得很好,可是管理田地的人就是不让你种哪些那些品种,哪怕钻空子种下去发芽了,分分钟就给你拔掉。
事实上,基本上没有中国人想在国外搞文创,没人想背井离乡。美国这破地方就是个贫瘠到家的文化沙漠,半点底蕴也无。但戈壁滩好在地广人稀,没人管你往地里种什么,而且只认钱,很多人也就不得不在戈壁滩开荒。
当然,屁股不正逃难来的不算。
开荒很辛苦,你不能盼着老天爷突降神力短短几年能让戈壁滩上长出荔枝芒果。所以大部分人留在国外都是在戈壁滩上种当地作物,给老外打工。他们水平很厉害,但的日子过得并不快乐。只有极少数的人开荒有点成就。那可真是老天开眼。
我老家人杰地灵,出过很多有名的人。他们有作家有政治家有大文豪,也有两位中国历史上顶尖的词人,一个叫辛弃疾,一个叫李清照。
辛弃疾那首《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写的极好。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我们每个从业者,都是因为喜爱抱着美好的愿望踏入这一领域的。我们希望国内的游戏动画漫画行业有一天能赶日超美,希望这个行业能在我们的努力下得到发展,越来越蒸蒸日上,这是每个从业者最初也是最终的愿望。
写这个也只是发发牢骚。职人不能因为这点困难就撂挑子不干了,有困难也要做,有限制就在限制之下做事,也是能有好结果的。我愿意继续给国产游戏和动画出力,我愿意继续下去,并且希望行业越来越好。
就这样吧。却道天凉好个秋。
分類:職場

是那个Dracaena!

評論
上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