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五章 ✿

第一百三十五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麦希眯着眼睛看了看毫无生气的花园。花坛里,不常见的雪却下了好几天,此时已经冻成了白色,像钻石般闪闪发亮,干树枝在风中可怜的摇曳着,随风吹的沙沙作响。
麦希跟着鲁斯快速穿过了荒凉的景色。在他们穿过一个空荡的花园时,麦希听到了刺耳的击剑声、马蹄声和大声的嘶喊。
“我们得再等一会儿。”
鲁斯站在训练场的入口,嘀咕着,轻轻地咂了下舌。麦希伸出头往下看。
在训练场巨大的场地内,数百名骑士骑在马上,面对面的站成八排。他们全身武装,手里拿着比身子还要长的矛。
麦希屏住呼吸,还没体会到局面的紧张感。站在他们中间的骑士高举红旗时,骑士们呼喊着朝对方冲了过去。
麦希尖叫着用双手捂住了眼睛。金属撞击的巨响、马的叫声、雷鸣般的叫喊声久久回荡着。如此激烈的训练以至于从下面的石地上中传来轻微的震动。
“今天很激烈啊。”
鲁斯轻轻地吹着口哨。终于,周围变得安静了下来,麦希慢慢睁开了眼睛。骑士们再次排好队,一个接一个地从马背上下来,脱掉头盔。鲁斯拉麦希的手臂。
“现在,我们下去吧。我想受伤的人不多。”
麦希尴尬地走下楼梯,一名正在整理长矛和头盔的骑士看到他们时,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鲁斯先生,您怎么来训练场了?”
“我来看看有没有人在训练中受伤。”
“怎么回事儿?你不是跟我说,除非伤势严重否则不要叫你吗?”
希伯伦摘下头盔随手扔在地上,大声讽刺地说。可能是因为他还很热,所以脸看起来比平时更粗旷。在骑士们强烈的压力下,麦希偷偷地溜到了鲁斯身后。然而,鲁斯无情地把麦希推到了骑士们的面前。
“当然,我是不会自愿做这个的,卡吕普斯夫人会给你们疗伤。”
骑士们睁大了眼睛,这才发现,站在他身后披着长袍的是领主的妻子。
面对他们震惊的眼神,麦希尴尬地笑了笑。最近,麦希以为自己几乎克服了这种恐惧,但在她站在全副武装的大个子男人们面前时,她的指尖还是因紧张而发着抖。麦希扯了下她长袍的袖子,迅速把它藏起来,艰难地开口说,
“我做的还不够好,但是……我不能试着治疗一下你们的伤……”
低语过后,骑士们尴尬的互换了下眼色。在长时间尴尬的沉默后,站在后面的艾略特·卡隆走了出来。
“谢谢您,夫人,但是简单的伤口我们自己来处理就好。不劳您费心了。”
麦希熟知的骑士就这么坚决地拒绝了她。在麦希无法回应时,鲁斯介入了。
“领主的妻子现在正在学习魔法。我需要有人帮我们练习治愈魔法,所以我希望你们配合一下。”
“魔法?”
希伯伦正在从水壶里大口的喝着水,他惊讶地回头看了看。其他骑士也看了一眼麦希,好像这件事有点意想不到。
“领主的妻子知道怎么使用魔法?”
“我、我正在学……但我、我还不会复杂的魔法。”
骑士们又转过头来,仿佛这件事看起来不可思议。就连希伯伦也略显尴尬,挠着他的被汗水湿透的卷发。
“魔法师?想法不错。如果失败了可能会产生副作用。这些天的训练很紧……”
“即使失败了,治愈魔法也不会造成副作用,不必担心。”
然而,骑士们还是互相看了看,仿佛鲁斯和麦希不值得信任。鲁斯瞪着骑士们的一张张脸,双臂交叉放在胸前。
“不用我过多解释一个魔法师对我们的帮助有多大了吧。我现在在教她魔法,剥夺了我为阿纳图尔和屠龙骑士团睡觉的时间!但是你们呢?连一点儿小忙都不愿意帮!我的天呐,我们勇敢的骑士真有胆量!”
希伯伦因鲁斯嘶哑的嗓音而堵住了耳朵,露出了不悦的表情。
“哦,你继续唠叨。谁他妈的说我们不想帮忙了?我是因为从头到脚也没有一丝伤!喂,有人受伤没?”
“她还没有足够的魔法力,所以很难治愈重伤。所以呢,我希望有轻微受伤的人自愿参加。”
“怎么这么多事儿?”
希伯伦正发着牢骚,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拍了下手,叫来了在远处安静的给马喂水的一名骑士。
“喂,利卡多!你训练的时候脸上划了一道伤对吧?要不你来当一下试验品?”
这位骑士在希伯伦的喊叫声中皱起眉头,狠狠地剜了他一眼。麦希耸了耸肩没有注意到。这位金发骑士叫乌斯林·利卡多,是对她敌意最重的一位骑士。他通过头盔眼神直直的盯着希伯伦,冲着他喊道,
“我做他们的试验品?我之前一棒打在你身上,你腰腹上现在肯定有青一块紫一块的瘀伤吧。”
“什么瘀伤?那就跟蚊虫叮咬了一样痒。抱歉,但是我没事儿。”
“别吹牛了,你当时疼的都像个稻草人似的在马背上晃来晃去的。”
“他眼瞎了!夫人,我觉得这孙子浑身上下都需要看看。”
麦希尴尬地瞥了一眼乌斯林冰冷的脸。鲁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走近他,好像他受够了他们两人的斗嘴争吵。
“你脸上有个伤。我想夫人也就能治疗这么大的伤。不会花太长时间的,所以请配合一下。”
“没必要,不用管。”
“接受治疗马上就能好。这么英俊的脸上要是留下疤痕就不好了。”
“我宁愿在脸上留下疤也不愿意把脸交给这种魔法师治疗。”
麦希脑海中泛起寒意,即使她失败了也不会有副作用,乌斯林不必这样顽固地拒绝啊。麦希吞了口口水,用颤抖的声音说,
“那个……我、我、练、练习了很多次了,你不要担心……不、不会失败的,就、就让我试试吧……”
她紧紧地闭上了嘴。骑士冷酷的脸上流露出明显的厌恶,乌斯林不以为然地看着她,冷冷地开口说,
“你确定你能记住咒语的顺序吗?”
麦希从头到脚羞的通红,烧得她耳朵发烫,眼皮刺痛。麦希想对他怒吼,但是她好似舌头被冻住了一样。麦希尴尬的低下头,只有嘴唇在颤抖。她真的很想维护自己的尊严,但她根本无法直视骑士的眼睛。
“顺、顺、顺序是……”
麦希试图保持冷静,想反驳说她不用念咒语就可以施展魔法,突然一只大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麦希惊讶地回头看了看。‘他到底什么时候来的?’利夫坦站在那里,用恐怖的眼神盯着那位骑士。利夫坦轻轻地把麦希推到一边,用一只手抓住乌斯林的衣领。
“你再敢那样跟我妻子说话试试。”
利夫坦几乎拎起了乌斯林,他像一只愤怒的猎犬在咆哮着。骑士用手推着利夫坦想要挣脱开,但是利夫坦动也没动。
乌斯林因为勒住了脖子脸很快就涨红了,在他们看到这一幕时,骑士们惊慌失措,赶紧劝阻利夫坦。
“冷静点,阁下!”
尽管两位大将试着把贴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但利夫坦依旧一动不动。利夫坦带有威胁的晃了晃乌斯林的身子,好似要把他扔出去似的放开了他。乌斯林面部肿胀,咳嗽起来,其他骑士连忙扶住了他。
利夫坦冷眼看着这一幕,转身拉住了麦希的手臂。
“过来,我们回城堡。”
麦希发呆地站着,被利夫坦的手牵着动了动。这时,乌斯林沙哑的嗓音在背后传来,
“难道你没有自尊心么?”
利夫坦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那位骑士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脖子,身上还佩戴着一把斧头。
“难道你都不生气吗?谁他妈的让你受了那么多苦……你怎么能这样护着克罗西的女儿?他做了什么……”
还没有人来得及阻止他,利夫坦就冲了过来,一拳砸在乌斯林的脸上。骑士巨大的身躯往后晃动着,麦希吓得尖叫起来,利夫坦好似怒火还未平息再次举起拳头。骑士们惊慌失措的抱住了利夫坦。
“团、团长……住手!”
“老天爷啊……快阻止他们!”
“别这样!太过了!”
利夫坦怒视着嘴角被他一拳打破的乌斯林,他的前额仿佛被残暴的魔鬼压迫着,冒出了冷汗。利夫坦走近他,仿佛要压垮他一般,一字一句的说道,
“如果你再敢那样说我的妻子,我就把你劈成两半。”
----------------------
护妻狂魔利夫坦上线!
不要着急
下一章会写到为什么乌斯林对麦希敌意那么重
也会看到利夫坦到底有多么多么多么在乎麦希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