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8

分享

租屋奇談(六):聚會搜奇

feat. 大麻、室友的台灣獵奇之旅、所謂自由的世界與很潮的中文名
  

租屋奇談系列上一篇:租屋奇談(五):人在屋簷下

聚會

室友時常邀請他的朋友們到住處作客,有時我會短暫參與,和他的朋友們聊聊天。聚會的形式不一:吃一頓飯、互相刺青、看電影影集、開趴跳舞、室內野餐等等。還記得有一次他們要辦室內野餐時,室友問我可不可以借我床下沒在用的床墊。我說我去看看,結果他的朋友們一擁而上,說他們來搬就可以。我急忙阻擋他們,跟他們說聲拍謝之後,趕緊將門先關上。後來發現要拿出那床墊實在太困難,房間這麼小,鐵定會把我所有東西都弄髒,所以我就走出門婉拒了室友的請求。他嘴巴上回說沒關係,可是下一句話又想繼續說服我。我不知連續拒絕了多少次他才作罷…真的是很棒呢🤗

大麻

雖然聚會形式不一,但有件事是永恆不變的 — — 大麻永遠都是必需品!
大麻味不像菸味這麼難聞,但我還是不喜歡那個味道。他們如果在室內抽大麻,大麻味就會飄香整整一天;如果在室外,我就得及時的關上房間窗戶,才不至於被波及。他們曾問過我要不要嘗試看看,不過我不僅一點興趣都沒有,也不想和不認識的人有這麼多瓜葛。(註:歐洲人吸大麻的比例極高,我曾隨機問過我同學,也曾查到一則相關報導,調查發現,瑞士15歲青少年曾吸食大麻的比例為男性27%及女性16%。另外,歐洲前十大古柯鹼城市,半數都在瑞士,蘇黎世位居歐洲第二。雖然各毒品的狀況不能一概而論,但仍然是很值得觀察的一個現象。)
對於在台灣長大的我來說,大麻或任何毒品都和我的生活毫無交集可言,所以聞到大麻也可以說是一個十分新奇的體驗?雖然同學告訴我,他們吸食大麻的經驗十分美好,是前所未有的身心舒暢,也沒有成癮。不過我體驗到臭味就可以了,大麻本身和周邊商品還是先敬謝不敏了😂。(我的日常生活也還算身心舒暢?尤其是搬出這個鬼地方之後XD)

陌生的家鄉

瑞士 租屋 大麻 台灣 中國

佇立於蘇黎世街頭的世界城市指標牌。有些人事物近在咫尺,卻從未理解過;有些人事物遠在天涯,卻如此的似曾相識。

某次聚會,室友聊到了他去台灣旅行的經驗。除了主題是台灣因而吸引我的注意,我其實更好奇起初他決定找我當室友時,那句「非常喜歡台灣人」到底是為什麼。我腦中浮現的是近乎刻板印象的那種場景:熱情友善的台灣人,載著迷路的外國人抵達目的地;路邊小吃攤阿莎力的多塞了一些食物給他;有人熱心的為他介紹東介紹西…
大錯特錯。
以上,完全都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一趟在我看來,極度荒唐的旅程…
我室友在某大型活動弄丟了護照,人生地不熟,不知該去哪裡處理。他在公車站牌枯等,結果遇到了某飯店的小開,開著名車停在他面前。小開下車詢問他的狀況,隨即問他要不要到附近旅館歇歇,「那裡有很多人在狂歡」。我室友答應了,一進到房間裡,看見一大群爛醉如泥的人載歌載舞,小開則將他帶進浴室裡,發現裡頭有數個人正在吸毒。確切是什麼毒品,或者混了多少種毒品,他也不曉得。他被慫恿一起「狂歡」,於是就和這群陌生人一起在狹窄的浴室裡盡情吸毒。
故事看到這裡,不知道讀者是不是跟我一樣,開始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悲劇,我室友會不會被欺負…(尤其當他的身分是外國女性的時候)。結果又出乎我意料之外。
吸了沒多久,我室友發現旁邊的人一個個體力不支而倒下,只能躺在地板上支支吾吾。直到隔天早上,眾人逐漸甦醒,他們才驚訝的發現,這位外國女生的「毒」量可真好🤣!全場只有他吸毒完還能正常說話、行動和思考。
後來這位小開又提議要帶著我室友去他家,不僅是一棟好幾層樓的私人別墅,小開還擁有一艘私人遊艇。不過,他家距離他們當時下榻的旅館有一段不短的路程,因此我室友就坐上車,繼續了這趟詭異的旅程,好似護照已經找回來似的。
一般人搭車,要不聊天、坐到睡著,就是盯著窗外的風景,再不然滑手機。他們當然也要來點不一樣的:他們塞給了我室友一包即溶咖啡,並告訴他「這會很嗨」。對方竟然還提醒他這是毒品,還真不是要對他下藥呢,可是我這位室友看著咖啡包,滿臉狐疑。「這不就是咖啡嗎?」對方不知道解釋了幾回,我室友怎麼就是沒領會,毫無顧忌地喝下了,然後一路昏沉睡去直到目的地。我室友說,他事後才知道台灣的販毒業者會將各式毒品包裝成糖果、即溶咖啡包、果汁、果凍等等,以躲避查緝,「在瑞士,根本沒人在管,我們都直接裝透明夾鏈袋,直接交貨」。(我可以即刻呼叫瑞士的警察嗎😆)
所以他到底為什麼會喜歡台灣呢?「那些人很友善呀,免費帶我去狂歡,很有趣!」
我的天。原來這是他認識的台灣…該不會當初他也期待這樣的一個室友吧…

我先前說,「對於在台灣長大的我來說,大麻或任何毒品都和我的生活毫無交集可言」。這句話固然符合事實,但我沒有意識到的事情是,這社會的複雜程度遠超過我的想像。更有趣的是,我太習慣使用國家作為一種認同和生活方式的標記,但社會階級或社群的分歧其實遠比想像中巨大。我或許可以很容易的結識來自各國的同學,但很難融入或理解同屬台灣人的他們。更進一步地說,這可能是許多社會衝突的起點:每個社群所生活、所理解的「台灣」都是片面、幾無交集的,於是我們漸行漸遠,成了必須同處一個國度裡的陌生人。

我揉揉眼睛,和他們道了晚安,回到房間。雖然不是不知道台灣毒品氾濫,但是聽到真實故事,依然不敢置信,尤其當它是由一個外國人轉述之時…

所謂自由的世界

因為我是台灣人的關係,他的朋友們百般好奇地問了我許多中國與台灣的問題。某次聚會,室友先是大力批評中國不尊重人權,話鋒一轉就跟我說:
「你已經在自由的世界了,要多多從自由的媒體了解中國!」
我差點沒噗哧笑出來。這位曾經去過台灣的小姐,是因為吸了太多毒,忘記台灣是個實質獨立的國家嗎?我不怪任何外國人不了解,但是我室友這種喜歡到處指導或教訓別人的態度,真的一點都不討人喜歡。不過這句話對我來說,反而娛樂效果十足。
我向他解釋台灣擁有自己的政府和軍隊,也民選自己的總統,他才驚訝地點點頭。後來聊到了香港反送中運動,我還從頭到尾解釋給他們聽,甚至提及了香港長年來的社會問題(例如我自己印象深刻的劏房),我室友依然故我,講著講著就丟出一句「不只香港,中國其他地方也是,你要多多了解啊」。既然他都講到這份上了,我就不客氣的說了一大串中國的人權、政治、經濟、社會問題,終於才讓他不再給我更多指教。
這些努力還是有些回報的。過了幾個月,我室友在Instagram上收到詐騙帳號的騷擾,該帳號首頁第一句竟然寫著「Taiwan belongs to China」(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於是被我室友發訊息怒嗆:「我室友是台灣人,台灣是獨立的國家!」
我室友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有時會幫忙讚聲,也懂得分享。我不會說他是個壞人,可是他就是這麼情緒化、這麼自我中心、這麼的捉摸不定…

取個異國名字吧

歐洲人對於亞洲文化十分陌生,因此取中文名字變成一件很潮的事。他們紛紛請我為他們取名,但我真的完全零經驗啊…我問了他們各自的興趣喜好,努力地拼湊出一些名字。例如,喜歡花的取名叫「百合」(感謝我媽的提議,一開始我只想到超俗的「小花」,超像課本裡面會出現的虛擬人物🤣)、喜歡跳舞的我好像用了「璇」這個字(完整的名字我忘記了)。我室友和他的朋友們不知為何一直很喜歡一個和「bubble(泡泡)」有關的梗,於是我就幫我室友取名叫做「泡泡」。他超級喜歡這個名字,尤其發音又非常簡單,每次不同批朋友來,他都會教他們唸「泡泡」,大家笑得樂不可支。每個名字,我都會在小卡寫上中文和英文字母當作音標,旁邊附註名字的意思,送給他們。
瑞士 租屋 大麻 台灣 中國

蘇黎世五月新開幕的珍珠奶茶店,創始店在柏林。

沒想到今年,蘇黎世市區冒出了一家從柏林來的珍珠奶茶店,店名竟然就叫做「泡泡」…撞名啦!!!!

續集預告!

開溜
縱使後來找到和室友和平共處的模式,畢竟不是長久之計,於是開始祕密實行搬家計畫…
  

租屋奇談系列下一篇:租屋奇談(七):開溜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日常亂亂聊系列|麻糬的異鄉日記所有文章

#瑞士  #租屋  #大麻  #台灣  #中國 
分類:日記

ETH物理/瑞士日常/歐洲旅行/心情札記

評論
上一篇
  • 租屋奇談(五):人在屋簷下
  • 下一篇
  • 租屋奇談(七):開溜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