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3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六章✿

第一百三十六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即使不是为了她,麦希依旧因恐惧而颤抖着。在盯着乌斯林的脸看了一段时间后,利夫坦甩开了骑士们抱着他的手,再次抓起麦希的手臂开始往前走。
麦希尴尬地瞥了一眼身后的人,然后急忙跟着利夫坦往楼上走。利夫坦走得比她快,很快便穿过了大门。麦希穿过花园几乎要跑着才能追上他。
“利、利夫坦……”
麦希大口的喘着粗气,用颤抖的声音呼唤着利夫坦,然而利夫坦根本没有停下脚步。麦希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受惊的心平静了一些,只感到羞愧和尴尬。不管什么事情,麦希都只想让他看到自己表现出高贵和端庄的样子,只是为了利夫坦……
眼泪突然涌了出来,麦希急忙低下头。利夫坦低头看着麦希哭泣的样子。
“所以你为什么要说一些、做一些没必要的事……”
利夫坦响亮的声音下,麦希抖着肩膀,仿佛吞下了一团火球。利夫坦用手掌粗暴的揉了揉脸,声音显得很紧张。
“对不起,让你听到了这些话。”
面对出乎意料的道歉,麦希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利夫坦喃喃地说了句脏话,然后手抚在她的脸颊。
“对不起,所以,别哭了。”
然后利夫坦低下头,额头靠在麦希的额头上蹭了蹭。麦希咽下眼泪,紧紧地抓住了他的衣服。利夫坦擦着她的泪水,不知道该怎么做。
“我不会再让他们说出那样的话了,所以,别哭了。”
骑士说出那样的话并不是利夫坦的错,而是她的错。麦希只是看不起这样的自己,她总是犹犹豫豫,口吃又无能。
麦希的心感到刺痛。如果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夫人,利夫坦就不会跟骑士们发生冲突了。如果利夫坦娶了艾格尼丝公主,他会得到比现在更多的尊重。
麦希觉得自己陷入了困境。她总是很讨厌自己,但是从未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如此糟糕。麦希把头埋在他的胸前,紧紧闭上眼睛。
“好了,我、我现在没事了……利夫坦,你可以回去工作了。”
“你的眼睛红红的都是血丝。”
“我、我自己擦吧……你、你不必担心了,我、我没事了。”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
麦希困惑地看了利夫坦一眼,他一步也不肯离开。回到房间在利夫坦的怀抱里待了许久,因为利夫坦看见她像小孩子一样哭鼻子,麦希尴尬地不敢面对他。还好,管家叫走了利夫坦,这让她松了口气。
“只、只是有点难为情但、但是现、现在我真的没事了。”
“我一定会好好处理的,绝不再让他们那个态度对待你。”
利夫坦用坚决的口气再次强调着。麦希困惑地摇摇头。
“嗯,你不必担、担心,因、因为这也是我、我职责的一部分。”
“我当然会担心。”
利夫坦说话的声音更紧张了。
“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我知道他冒犯了你,但是不要再这样说了。”
麦希困惑地望着他紧绷的脸。她无意让利夫坦与骑士们发生争吵,但利夫坦似乎觉得她被冲撞了,所以想让她放下工作休息一下。
望着利夫坦阴郁的眼神,麦希在心里苦笑着。当然,任何一个傲娇的贵族女性都可能会因为受到屈辱而抱怨哭诉,而任何一个冒犯了女性的人都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但是麦希很清楚,她不配。麦希带着淡淡的笑容,试着平静的开口说道,
“我、我很抱歉,我、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
“我马上回来,你休息一下。”
“哦,我知道了。”
利夫坦盯着她苍白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想知道麦希是否已经释然了,然后不舍得开门走了出去。
麦希坐在壁炉前,茫然地盯着火花迸发的炉子。正在玩弄地毯接缝的猫这会儿爬到她的腿上,把它们的头埋在她的肚子上。麦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抚摸着猫背。
羞耻感如同残油渣般紧紧地黏在麦希的心间,令她的心感到窒息。离开克罗西城堡,假扮成一位高贵的女士并没有在根本上改变她。她依旧是那个口吃的麦希米利安。无助感令她陷入困境,麦希蜷缩着抱着自己。她感到沮丧难过,下一刻她又感到焦虑。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就像堆积起来的沙堡马上就要坍塌了一样。‘利夫坦真的没有感到羞耻吗?他真的不会因下属的羞辱而动摇吗?他不会在哪一天就厌倦我了吧?’麦希想着。
麦希深深地为自己感到羞愧,因为她恨自己对那个为她付出如此多的男人竟有如此多的怀疑。她的判断力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更令她困惑。
麦希一出门,走廊上掌灯的佣人连忙向她鞠躬问候。麦希一边三步并做两步往前走着,一边迎着他们的问候。鲁斯在图书馆,麦希以为他还在训练场。麦希快速跑到他跟前,鲁斯看到她,有点惊讶。
“我没想到你今天还会来。有什么事吗?”
麦希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麦希情绪高涨的一路跑来,却在面对鲁斯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她慌张的身影,鲁斯苦笑着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现在坐下吧。我本来犹豫着要不要去追你。卡吕普斯爵肯定会阻止的,但是……”
他未加思索的说完了一段话,长长地叹了口气。
“卡吕普斯夫人,现在心情好点了么?”
“好、好了点。”
鲁斯对麦希不安的回答苦笑了一下。
“这是可以理解的。”
“那、那个骑士伤、伤的严重吗?”
“他没事。如果是我的话,我的下颚骨就碎了。我觉得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控制了力道,现在只有块儿瘀血。
说完这句话后他们陷入了一种怪异的沉默。麦希转过头,看着正在变红的天空,将视线移到魔法师瘦削的脸庞和堆满令人头晕的书籍的桌上。
想问的话像一根刺一样扎在喉咙上,麦希问不出口。最后,鲁斯先开了口。
“首先,我很抱歉让你听到一些不好的言词。我想我应该事先向骑士们解释一下并请他们配合,而不是如此冲动地带着夫人过去。是我想简单了,我以为骑士们最近对夫人的态度已经缓和了很多。”
“哦,不,这、这不是你的错。”
麦希感到尴尬,对这意外的歉意挥了挥手。
“嗯,我、我没事。我、我一直都知道,骑士们不、不喜欢我。我、我也觉得自己不值得信赖……”
“就算真的是这样,利卡多爵的态度也太无礼了。他公开羞辱领主的妻子已经受到其他骑士的指责了。利卡多爵将来一定会后悔,他做得太过分了。”
麦希尴尬地笑了,想到骑士们带着满脸敌意的态度盯着她,鲁斯最后的那句话一点也不可信。鲁斯心中苦笑,也许他知道麦希内心也很苦涩。
“你可能不相信,但是乌斯林并不是个无情的人。他很挑剔,但他是一个坚贞不渝、忠心耿耿的骑士。他对卡吕普斯爵的忠诚无人怀疑,但是乌斯林从未像今天这样顶撞过他。相反的,他比任何人都更加盲目的追随卡吕普斯爵。但是自从那件事以后,不管什么事情他都想唱反调……”
“唱、唱反调?”(就是什么事情都想对着干的意思……)
她一脸好奇的反问着鲁斯,在鲁斯的脸上麦希看出了他的犹豫。魔法师犹豫了许久,然后叹了口气。
“卡吕普斯爵拒绝迎娶艾格尼丝公主。”
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麦希脊背一僵。 鲁斯看了会儿她的表情,继续用低沉的语气说。
“乌斯林·利卡多爵是一个贵族家的孩子。他从小就进出德拉西姆宫,与皇室建立了友谊。因此,利卡多爵是屠龙骑士团里最忠诚的成员。在授予骑士的那一天,他立即向艾格尼丝公主献了一块土地。”
进贡土地是骑士这一生中,最能体现对皇家的尊敬、敬意与钦佩的象征。麦希一脸困惑,如果乌斯林献给公主一块土地,对她如此敌视也是不合理的。
“这、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想要利、利夫坦和艾格尼丝公主结婚的原因?”
“说实话,是的。我现在告诉你,实际上,所有的屠龙团骑士都认为这件事会成为现实。他们两人在战斗中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外表看起来也很般配。但是利夫坦爵的想法很难说……大家都在议论着远征之后会不会传来好消息。大家都以为这几乎是注定的,所以在卡吕普斯爵拒绝公主时,他们都很吃惊。”
鲁斯说到这里,看了麦希一眼。
----------------------
昨晚就翻译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发
因为翻译完后心情很低落
麦希真的太可怜了啊
面对利夫坦和鲁斯的道歉她都有些迟疑
因为在克鲁西城堡里 不管做了什么 她永远都是道歉的那个人
没有人会跟她道歉 尽管她是一个身份看似高贵的贵族小姐
还有利夫坦带她回房间的那段
可以看出来纯情boy确实没什么恋爱经验
面对哭泣的麦希 他手足无措
但当他说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在乎的人’这句话 我都要哭出来惹
鲁斯对于远征那段描述
说利夫坦和艾格尼丝公主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
我发誓 利夫坦没有!!!只有公主一头热!
而且鲁斯也说了利夫坦的想法很难说
我认为这个阶段 麦希一直觉得不管是谁当了卡吕普斯夫人这个角色
利夫坦都会对她好 爱她 护她 宠她
而自己是因为父亲卑鄙的手段才有幸得到了这一切
所以麦希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一切
英译的小姐姐在翻译这段的时候也是不停的再哀嚎说麦希你值得……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