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七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麦希故作镇定,但她无法控制自己僵硬的面部表情。鲁斯赶紧把脸转了过去,用咳嗽掩饰着好似什么也没看见。
“这个故事没有任何意义。我想说的是……利卡多爵对你怀有敌意是有原因的。利卡多爵盲目地相信并追随卡吕普斯爵,但卡吕普斯爵拒绝了那位命中注定的女人,而选择了他最鄙视的男人的女儿,因此利卡多爵感到沮丧和愤怒。”
“我、我明白了。”
麦希阴沉着脸点了点头。之前她一直很消极,她认为娶了艾格尼丝公主会对利夫坦更有利,现在鲁斯的话再次印证了这个事实,她的心无限地往下沉。因为与她的联姻,他与王室结仇,甚至与骑士们为敌。
麦希盯着桌子边,用几乎止不住颤抖的声音说,
“要、要是因、因为我,瓦解了骑士们的决心……”
“你不必担心这个。屠龙骑士团内部要比你所看到的还要团结。我觉得除了利卡多爵以外,其他骑士没有特别的敌视你。”
麦希听完鲁斯的话,感觉松了一口气,她相信鲁斯说的话,因为他是那种直肠子的人,想到什么就会说什么。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给你带来些安慰。我不喜欢现在那种阴郁的气氛。”
“好的,我尽量。”
麦希用不自信的语气回答着。鲁斯听到这句话也叹了口气,好像他没有太高的期望。
麦希瞥了一眼鲁斯疲惫的脸,回忆起早些时候发生的事情。麦希喉咙发干,她咽了口口水下去,试图张开嘴,但是她的嘴就像粘住了一样。
“那、那个……”
鲁斯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麦希假装把目光移开,打开了一本书,她的心怦怦直跳。
“多、多说一句……我、我问是因为我想知道……”
“想知道什么?”
现在,在鲁斯问她时,麦希皱着眉头好似在犹豫。麦希鼓起勇气开了口。
“鲁斯的魔法……能、能……呃……治好我么?”
“治好你是什么意思?”
麦希脸红着眨了眨眼睛。鲁斯似乎是在看到这一幕后才明白她在说什么,他说:
“噢!”鲁斯叹了一口气。
“治疗魔法对这种病没有效果的。”
这是一个她早就知道的事实:如果魔法能解决口吃,她的父亲以前会用这种方法了。然而,她最近得知世界上有许多魔法师创造了新的魔法。麦希从来没有问过是因为她害怕失望。但她希望鲁斯能为她创造一种魔法来治愈她。她脸红了,说起话来像要依靠鲁斯一样。
“嗯、我、我知道,但、但是…鲁、鲁斯能创造出新魔、魔法吧?你只是需要再研、研究一下。”
“如果我按照你说的去做研究,总有一天我会找到解决办法的。事实上,很多人都在研究像治疗侏儒症、耳聋和颇足等疾病的魔法。但是,目前还没有发现任何可以永久修复身体缺陷的魔法。即使我努力研究,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我知道……”
麦希尽量不流露出失望的表情,但她的肩膀垂了下来。她故作镇定,抚平凌乱的头发。
“我也、也是这么想的……我、我就是问问。”
“...”
令人不安的沉默再次降临。麦希感到坐立不安,站了起来。
“那么,我要回去了。利夫坦说他很快就会回来。”
“过来,等一下……”
在麦希还没来得及转身出去前,鲁斯急忙抓住她。麦希对这种尴尬的举动睁大了眼睛。鲁斯低声气馁地说,
“如果你这样走了,我会觉得自己做了坏事,夫人。”
“我没事……”
“别那么说。坐一会儿,我们想想办法。”
麦希转了转眼睛,踉跄着坐回椅子上。鲁斯双臂交叉坐着,好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似的,抬头看着天花板好长时间。
“你有没有试过纠正自己的口吃?”
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麦希红着脸看着他。
“天哪,我……我不是故意的。你觉得我想问这个嘛?”
麦希想起因为纠正口吃被打到全身红肿然后再治愈的场景,但是随着时间推移,口吃的症状却越来越严重。鲁斯看到麦希的脸因为尴尬而扭曲着,于是举起双手的辩解着。
“我不是有意侮辱你,我是问,你的发音和说话习惯是否可以通过训练得到一定程度的纠正。”
“纠、纠正训练……呃,我小的时候……我、我练过的!但、但是我觉得没有任何好转……”
“你做的什么训练呢?”
麦希微微颤抖,回忆起在父亲面前读书的可怕场景。一旦口吃,她父亲就会用马鞭抽打她的背。麦希努力想抹去脑海中可怕的记忆,所以只说出了一小部分真相。
“诗、诗歌,或是……读圣经……罗、罗燕的文学……”
“哦,天呐,你读的这些古老的诗句对你练习日常的交际对话有什么意义呢?”
麦希脸色发紫,她总是想把口吃隐藏起来,置之不理,但每有谈话的话题时,她只想立刻逃离现场。麦希认为她提了一个无用的问题,后悔而又不安地看着门,但鲁斯根本没想放她走。
“反复的练习日常对话不是更好吗?”
“那、那……我、我已经练过了!但、但是……我的舌头很僵硬,它、它根本不动。”
“你最近似乎进步了很多。”
麦希惊讶地眨着她的大眼睛,鲁斯对她困惑的表情苦笑。
“你没发现吗?除非你感到非常紧张或者尴尬的时候,你这些天说话更顺畅了。如果你在舒适的氛围中练习缓慢而清晰的说话,那么完美地纠正它不是很容易吗?我认为这样做比用魔法解决它要快得多……”
“别、别说得那么轻、轻松!我、我很努、努力了但、但是目前都没有效果!”
鲁斯对她的急躁的语气皱起眉。麦希耸耸肩,她尴尬的觉得自己对鲁斯说的话反应过度了:他只是给了她一些建议。
“嗯,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建议。我会考虑的。”
鲁斯张开双唇,好像他还想说些什么,但他又紧紧地闭上了嘴。麦希从座位上站起来,好似逃离般的离开了图书馆。
然而,在她那样跑出去的时候,麦希心里有了一个微弱的质疑:真的没有任何治好它的希望了吗?她时不时地自言自语,不觉得自己比以前好多了。麦希快速地穿过大厅,在楼梯前停了下来。
麦希的父亲讨厌她在公共场合说话,因为这一点,麦希被限制在她的房间里,由一名家庭教师辅导。即使在她从如此严酷的教育中解放出来后,非必要时她也绝不开口。因为人们眼中的失望和尴尬的神情,令麦希感到不舒服。
麦希甚至想到,如果有人因为没有理解她的话,让她重复说过的话,麦希都想死。随着年龄的增长,她有好几个月一个字也没说。回想起来,麦希突然发现,最近说话的感觉并没有那么糟糕,有时候聊天很有趣。这是一个令她难以置信的变化。
“如果我不说话的话,症状可能会更糟。”
麦希不知道,她的记忆已经扭曲了,她无法分辨当前的自己与扮演卡吕普斯城堡的女主人的那个自己是不是同一个人。麦希咬着自己的嘴唇,也许她和父亲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已经粉碎了所有的可能性。麦希告诉鲁斯她试过了,但她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这么做了。事实上,麦希已经放弃练习很久了。
“但是……我还是不能相信自、自己能治好自己的口吃。”
麦希犹豫不决,因为她害怕为无用的希望而烦恼。突然,利夫坦的脸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在麦希想起他为了自己而暴怒时,麦希的心痛苦地绷紧着。不能每次受到了侮辱都让利夫坦去打人吧。在傲慢的贵族中,有些人可能会嘲笑利夫坦有一个口吃的妻子。
麦希阴沉地盯着栏杆下,抓着自己的裙子。

——————————————————
英译版从这章开始就有校对了
再次感谢英译的天使小姐姐和校对~
这章让我想起了《布里奇顿》第一季的故事 哈斯丁与达芙妮的故事
也让我想起了这本书买了好久还没看 还好没冲动买下整个系列
哈斯丁公爵的背景跟麦希很相似 但是麦希没有他这么幸运
哈斯丁他爹也是多年盼来一个儿子 当然是为了继承爵位
他妈妈也是反复怀孕不停流产终于冒死生下了他
老公爵对哈斯丁从小也是寄托了无比的希望 结果孩子到了能说话的年纪不会说话
开口说话发现是个口吃 老公爵暴怒 从此对哈斯丁不闻不问 就当没有这个儿子
后来在女仆的帮助下 哈斯丁终于克服了口吃
跟达芙妮呢也是先婚后爱
感兴趣的同学可以去搜搜看~
回归本章
麦希终于再次正视口吃这个问题了
当然 麦希的口吃大部分是源自于心理问题 毕竟原生家庭有个极品的爹
在利夫坦视角里有描写
利夫坦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麦希有口吃这个问题了
他在树后面偷听到麦希在练习说话 念着对成人来说都特别难懂晦涩的诗句
利夫坦并没有嫌弃她 还觉得特别心疼
太喜欢男妈妈鲁斯这个角色了
真是目前除了利夫坦以外对麦希最好的男性了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