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藥師經淺說21

經文:
第六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諸有情,其身下劣,諸根不具,醜陋、頑愚、盲、聾、瘖、瘂、攣、躄、背僂、白癩、癲狂,種種病苦,聞我名已,一切皆得端正黠慧,諸根完具,無諸疾苦。
本願為藥師佛的「諸根具足願」。如果眾生身體殘缺不全或患有種種疾疫,藉由藥師佛的悲心攝受與大威德力,可以消除苦惱,六根完好具足。
第六大願中,藥師佛發願將來成就菩提時,若是有情由於過去的罪業,導致今生其身下劣,諸根不具。
「下劣」指的是身體矮小如侏儒,或者是體弱多病,小兒麻痺種種畸形,頭大身小,身長腳短,比例有別於正常人,身體殘缺等。
「諸根不具」,是說外表的眼、耳、鼻、舌、身等根有所缺陷,沒有眼睛耳朵,或手腳殘缺,缺唇爛鼻等,以及失去功能者。又或者是內在有問題的,從表面上看,與常人無異,但是卻看不到、聽不到等失能症狀,如盲聾啞等。
除此之外,再加以細說各種症狀,則有:
「醜陋」,相貌長的不端正,其貌不揚(屬於身根)。
「頑愚」,心智蒙昧,不明事理(屬於意根)。
「盲」,眼睛看不到(屬於眼根)。
「聾」,耳朵聽不到(屬於耳根)。
「瘖」,嗓子沙啞,而發不出聲音,說話不響亮(屬於舌根)。
「瘂」,不能說話,啞巴(屬於舌根)。
「攣」,手蜷曲不能伸直,即瘸手。
「躄」,腳有殘疾,不能行走,即跛腳。
「背僂」,駝背。
「白癩」,痲瘋病。
「癲狂」,精神錯亂的疾病。
「種種病苦」,是說除了以上列舉出身體的各種疾病之外,還有很多疑難雜症等種種病苦。
世間許多難以醫治的重症怪病,藥師佛發願要救度這些眾生,只要聽聞了佛號之後,一心稱念,受持讀誦《藥師經》,恭敬禮拜藥師佛,仰仗藥師佛的大威德力,一切病苦皆得療癒。長相醜陋的,可得端正相好;頑劣愚鈍的,可得聰慧靈敏(黠慧);身體殘缺不全的,可得完滿具足,一切苦惱的疾病,都可以蒙受藥師佛的慈光加被,徹底根治,消除疾病之苦。因此尊稱藥師佛為大醫王,便是這個道理。
眾生有善根福德因緣,能夠虔誠修持藥師法門,必然可得佛加被,消除種種疾病,不只是藥師佛發願利生,釋尊在世時也是如此,救治眾生的苦患。
舍衛城有一個婦人懷孕,準備回娘家待產,但她的丈夫卻不願意,因為當初小倆口是私奔的,先生怕回去娘家後,會被老丈人責備,甚至拳打腳踢,所以百般阻攔。
印度的風俗習慣是,孕婦一定要回娘家生產,所以婦人都是偷跑回去,第一次在半路上,產下大兒子,第二次婦人趁丈夫外出工作時,便挺著大肚子,偷偷帶大兒子出門。
丈夫工作回來後,發現太太不見蹤影,心想一定又偷跑回娘家,二話不說,隨即一路追趕,總算追上太太時,湊巧產前劇痛,而且又下起了狂風暴雨。於是丈夫扶著老婆先找個遮蔽處休息,再四處尋找樹枝,準備生火取暖,萬萬沒想到,不幸被毒蛇咬死。
婦人在風雨交加之際,苦等不到丈夫回來,獨自搏命的生下孩子,體力不知便暈厥過去。一早醒來,仍不見丈夫蹤影,便勉強的起身尋找,沒想到發現丈夫時,竟然沒了心跳,早已斷氣身亡。
婦人簡直是晴天霹靂,實在無法接受這樣的悲劇,哭得死去活來。無奈之下,只好帶著兩個孩子回娘家,途中經過一條河流,由於昨夜的一場大雨,使得河水暴漲,自己無法一次帶兩個,心裡盤算著先抱嬰兒過岸,安置妥當之後,再回過頭帶老大。
安置好嬰兒之後,下河準備回去帶大兒子,正當走到河中間時,驚覺天空有一隻老鷹俯衝下來,眼見稚兒危機重重,便揮手大聲呼喊,想要嚇阻老鷹,但卻一點效果也沒有。而對岸的大兒子以為媽媽在叫他,又慢慢下河走向媽媽,然而河水湍急,小孩子走入河中幾乎滅頂,結果這位婦人眼睜睜看著老大被河水沖走,稚兒被老鷹叼走。
婦人傷心欲絕的哭暈了過去,好一會兒終於甦醒,自己沒了丈夫孩子,無依無靠,只好垂頭喪氣的走回娘家。
好不容易回到家鄉,鄰里的人們看到婦人,又說了一個不幸的消息,原來前幾天的暴雨,災情慘重,他們家的房子禁不住如瀑布般傾瀉的雨水,夜裡屋子應聲倒塌,父母和兄長在睡夢中,被屋瓦梁柱壓死,而這天正好是父母兄長的出殯火化之日。
這突如其來的噩耗,有如五雷轟頂,婦人完全崩潰,自己的至親:丈夫、孩子、父母、兄長,竟在短短的時間內相繼離世,整個人因此發瘋,就這樣到街上狂奔,自己的衣服掉了,也渾然不覺,就這樣半裸的到處嘶吼。
跑呀跑的到了祇園精舍,佛陀知道婦人的情況,現神通力令她到面前,弟子看她這樣子,便擋住她不讓進,佛陀說:「不要阻攔那位婦人,讓她進來吧!」
當這婦人聽到佛陀的聲音時,頓時就安靜了下來,整個人心念平穩許多,等她回過神來,驚覺自己衣衫不整,羞愧地低下頭來,用手遮住身體,有位弟子趕緊找塊布給她遮掩。
佛陀詢問她是怎麼了,才將最近所發生的事,一一道出。
釋尊安慰她道:「善女人,你真的受盡折磨,吃了很多苦,不要害怕,你已經安止於一位可以真正保護你、引導你的人身邊了。無始劫來,你已經為了丈夫、孩子、父母、兄弟,流過數不盡的眼淚,受盡無量的生死輪迴,苦惱無邊,如今唯有精進修行,達到究竟涅槃,才能真正止息痛苦。」
婦人聽了佛陀為其講說無常、苦、空、無我的道理,體悟生死輪迴之苦,對三寶起淨信心,於是發心出家。
有一天,她在洗腳的時候,當她第一次潑水時,水只向前流了一些,就消失在泥土裡;第二次再潑水,水比第一次,往前流了一小段距離,才消失不見;而第三次潑水出去,水流的更遠一些,當她看著這三次的潑水,所造成不同的流動情形時,恍然明白無常的體性,眾生都是在過去、現在、未來的流動中輪迴不休。
聽了佛陀開示而發心修行,不只消除痲瘋病,最終還證得阿羅漢果。生理上的疾病,可以看醫生吃藥,慢慢調養,而心理問題,更需要佛法來治療,貪瞋癡三毒煩惱,所造成的危害,不只是今生,更遠及來世,豈能不慎防之?
有些人有耳朵、有眼睛、有嘴巴,卻不能分辨是非對錯,不喜歡聽聞善語正法,口中講的盡是八卦是非,尖酸刻薄的話語,這樣子只是空有眼睛、空有耳朵、空有嘴巴罷了,實際上和盲聾啞沒有差別,諸根具足,卻不會好好善用,真是太可惜了。
有些人四肢健全,卻不務正業,整天無所事事,現在叫靠爸族、靠媽族,坐吃山空,這和攣躄又有何不同?有些人攀權附貴,卑躬屈膝,諂媚奉承,沒有一絲骨氣,專門拍馬屁,挺不起腰桿子做人,不就像駝子一樣嗎?
白癩病是痲瘋病,是由痲瘋桿菌引起的慢性傳染病,這就如同錯誤的思想,偏差的價值觀,必將影響社會善良風俗,一旦蔓延開來,便會讓人使壞作怪,導致社會失序,人心不安。更可怕的是邪教或恐怖組織,奉行某種信仰主義,使人顛倒瘋狂,不惜自我犧牲,甚至殺人合理化,破壞社會秩序。
昔時,南印度有位法師正當開示喝酒的過患,未來將會得到癲狂的果報,當時一位國王也在場聆聽,起身就教於法師:「法師!喝酒的人那麼多,為什麼罹患癲狂報的人這麼少?」法師不發一語,僅用手指著在場的聽眾幾下。
底下的外道心想,這位佛教的法師自覺理虧,無言以對,紛紛露出洋洋得意的微笑,讚嘆國王過人的睿智。
然而國王聽完之後,五體投地虔誠的禮拜,因為法師的意思是,這些外道就像是癲狂症一樣,沒有智慧,有的是一年到頭裸露身體,有的是不吃五穀雜糧,只吃樹葉野草,有的是不睡覺,有的是夏天在大太陽底下曝曬,冬天則跳進河裡,用種種非常極端的方式來自我虐待,以為這就是修行,保證可以生天,然而這些荒誕的行為與思想,毫無意義,不正是愚癡癲狂嗎?
藥師佛以此大願,藉由聽聞佛號,依教奉行,消除眾生身體上種種的疑難雜症,以及救度四肢五官有殘缺的眾生,皆能得到療癒。此外,心理上有種種病兆的眾生,比如說思想不正,行為乖異者,也能改邪歸正,端正身心,獲得真正的諸根具足,擁有理想美滿的人生。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藥師經淺說20
  • 下一篇
  • 藥師經淺說2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