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

分享

藥師經淺說23

經文:
第八大願: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若有女人,為女百惡之所逼惱,極生厭離,願捨女身,聞我名已,一切皆得轉女成男,具丈夫相,乃至證得無上菩提。
第八大願為藥師佛的「轉女成男願」。女人在這個世間的苦難,一般而言比男人要多得多,因此藥師佛特別為想要脫離女身,轉為男身者,發此大願。
藥師佛這條大願說,如果有女人,由於出生為女身,被百種惡所逼迫,衍生種種苦惱,極度的生起厭惡遠離之心,希望可以捨棄女身,只要聽聞藥師佛的名號,至心稱念,禮敬供養,依此修行,便可以轉女成男,具足大丈夫相,最終必將證得無上菩提。
女眾的苦難特別多,因此說為百惡,可以分成生理、心理幾個層面來說明:
1.女眾發育到一定年紀,便會有月經,每個月都有生理痛,痛起來真要命,過去的時代,又都認為這是不潔不淨的,甚至說生理期時,不能去寺廟拜拜,生理上的疼痛,與習俗上的普遍認知,多少讓心理產生被排斥感。
結婚之後,又要擔負起生兒育女的責任,過去時代重男輕女,如果沒有生下兒子,傳宗接代,可能會被公婆嫌棄,冷嘲熱諷,而從懷孕到生產,生活上變得極其不便,生孩子又像是在鬼門關走一回,有了一連串的痛苦。
2.相對來說,就心理層面,女眾的嫉妒心強,愛慕虛榮,愛比較,想要贏,因忌妒而明爭暗鬥,有些是明顯的發怒,咄咄逼人,講話酸溜溜,有些則是生悶氣,冷戰自我封閉。雖然男女都會嫉妒,都會虛榮心作祟,但女眾似乎來得重些,因此常常陷入痛苦的深淵。
女人喜歡被稱讚,打扮漂亮,化妝衣著裝飾自己,沒有能力的話,硬是要買名牌包、昂貴的飾品、高級化妝品等,就是不想輸,不希望自己被瞧不起;有能力的,就比財力、地位、權勢,或者是為了眾人的掌聲,希望得到肯定,表面奢華不實,無止盡的相互較勁,結果只是苦了自己。
有些女人要求孩子的功課才藝,要比其他同學強,要比親友的孩子優秀自己的丈夫的事業成就,要比親朋好友輝煌,如果不如預期,表現不佳,便拿其他人來比較,責備孩子與先生。這實在是毫無意義的事。但女眾有較強的嫉妒心與虛榮心,也不是絕對的,這種心理男眾也有很強的,女眾也有很薄弱的。
3.從古至今,女眾的地位較為低下,始終是被壓抑的,規範也不少,三從四德說明女人是依附在父親、丈夫、兒子的保護之下,即「在家從父、既嫁從夫、夫死從子」,是不能自主的。另外,也得不到應有的尊重,無論是家庭或職場,社會大眾普遍都是另眼相看,覺得女眾無法擔當重任,不能當主管,懷疑女眾的工作能力,古人甚至有「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說法,歧視意味遠大於男眾。
從各個方面來看,女眾確實有著較多的苦,背負著較多的壓力,因此常有女眾會憤憤不平,為什麼會生為女子,要遭受這麼多不公平的待遇,就算自己能力強,也會被打壓,希望自己可以脫離女子的身形。
藥師佛特別為深受女身之苦的有情,發此大願,如果想要捨棄女身的,聽聞我的名號,虔誠地持名念佛,恭敬供養,禮拜諷誦,依著藥師法門修行,一切皆得轉女成男,具足三十二大丈夫相,將來亦可證悟成佛。
古時候的社會,希望可以轉女成男者,是非常普遍的,認為女人所要承受的苦難多、壓力大。現代科學昌明,文明發達,知識普遍,男女地位有了大轉變,觀念也所不同,女眾大多不再厭惡女身,甚至非常滿意,打扮得光鮮亮麗,或嬌嗔柔弱、或性感撫媚,刻意展現女人的特質,要男人處處呵護,希望吸引眾人的目光,這是愛好女身的現象。
雖然如此,女眾生育之苦是避免不了,普遍上而言,心胸較為狹窄,而且感情較為細膩豐富,容易為情所困,感情用事,爭風吃醋,愛美的天性,甚至花枝招展,想要吸引他人,多少也會有許多苦惱。《戰國策》云:「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男眾(或指人才)願意為賞識自己的人,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女眾則願意為喜歡的人,精心打扮。多少道出了男女性格的差異,以及社會價值觀所賦予男女的要求。
現代社會提倡男女平等,女眾的地位確實提升很多,但世界各地男女不平等的現象,仍然很嚴重。有些女眾本身常常是瞧不起女主管或女同事,彼此間不是良性競爭,而是女人的戰爭,多少顯示出女人百惡之苦。
時下的女眾,其學識與才能,各方面的表現都不輸男眾,工作能力、辦事效率,以及卓越的見識,在在都顯示出非凡的一面,猶如大丈夫的氣概,因此女眾確實應該學習做大丈夫。
佛經上說,修學大乘法,行菩薩道的人,要有大丈夫的精神,要能果敢堅毅,才能做大事業,利益一切有情。假若男眾的言談舉止,表現得畏畏縮縮,猶豫不決,小心眼,不大器,甚至說話扭扭捏捏,那也是徒有個男身罷了。
從大乘佛法的角度來說,男女是平等的,而且亦可修行證悟,絕不下於男眾,如龍女成佛,妙慧童女與勝鬘夫人不可思議的境界等。
佛經上說,轉女成男的有兩類:
1.善根深厚,厭離心強,勇猛精進用功修行,今生便可以轉女成男。假若是沒有生起強烈的厭離心,始終為女身百惡之所逼惱,那就難以獲得佛法的受用。
2.依照大乘教法所示導的法門,如法精勤熏修,也就是《藥師經》等經典所說的稱念佛名,禮拜供養等,來生必然可以脫離女身之苦惱逼迫,得轉男身。
菩薩在修行的過程中,應眾生根機與需求,而示現為女眾形像,但是諸佛的最後身,必定現男身成等正覺,未有以女身成佛者。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藥師經淺說22
  • 下一篇
  • 藥師經淺說24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