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结婚就分居可行否?

有部洋片,男主可继承巨额遗产,但条件是他必须结婚。这的确是杀手锏了。因为务实的现代人不会平白放弃偌大的遗产。
  他找来了扮妻子的演员。律师宣读遗嘱细节,夫妇二人必须一周一次住在一起。还必须生小孩。扮妻子的演员花容失色,要求暂停,并开出新的价码。
  SEX以及生小孩实在太要命了。
  但是,如果有些父母担心的是女儿或儿子未来没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那么抱孙子其实并不那么紧要。
  社交网站上有人提出,若一结婚就分开住就是最理想的了。其实这想法早在20年前就有人实行了(《中国妇女报》)。问题是小孩,如果一对夫妇有了小孩,就没办法划清界限,约定规章了。小孩子的紧急需要,有时不但要夫妇齐出动,连外公外婆爷爷奶奶及亲友,都要调动起来。即使如此,也未必能解燃眉之急。
  有人可能会说,商业社会不是所有服务都可以买么,但我们这里又不是绝对明码标价的商业社会,而且时代变化快,计划赶不上变化。
  如果对孩子冷漠一点撇清一点,就可以说让孩子自己解决,但许多人又把小孩当作自己生命最重要的价值或是脸面,当我们维护孩子的利益时,维护的是自己。
  亦舒小说里可以见到,即使有家政,感情方面仍要自己负责,对自己作出的选择与后果,早就有定数。
  小孩子是可以让大人翻盘的意外。
  如果按女权者的设想,丈夫应该分担家务和育娃、照顾老人、病人,但男人不愿意,怎么办?
  当孩子哇哇大哭际,女人可以软化(因为孩子是自己的,不能因小失大),但男人的衣食住行,仍要归他自己负责。需要搬重物时,可以叫丈夫来(请搬家工也行)。色狼上门,可以呼丈夫来。丈夫是一个住得很近的邻居。可是,即使丈夫按照约定会应召,可是他会把你排在最紧要的位置么?他会想,你平时吝啬于给我做事,我为什么要积极地保护你?于是他会来得很慢。或者,他马上到,但借此邀功,要求改变全盘契约,要求你把他放在高于你的地位上。他证明了你需要他,而他却未必需要你。因为你可能被色狼强奸或杀死。
  会不会有男人甘心于当一辈子的邻居呢?在他们同意契约时,肯定也有自己的期待。例如,他要妻子补衣服(举例而已)。要带她见客应酬。他要妻子做慰劳的饭。但妻子会不会放下一切为他补衣服?会不会把陪他见客看得很重要,例如,他希望她能为他加分,但她可能反而减了分。或者妻子也累极,没精力为他慰劳?
  然后,他就会觉得自己的婚姻没有意义。
  既然大家同意这婚姻可有可无,他们会觉得离婚更好。反正离婚以后,双方对孩子的义务未变。
  然后他们各自找一个更能忍受邻居契约的人,或是“更爱我”的人。
  还有一点很重要,人是一种习惯性动物。没办法象机械一样精确。如果对彼此很满意,他们会自己撕毁邻居契约,给对方一个不设防的空间。可是,到最后,总会有人厌倦了守住道德的界限,成为侵占对方利益的人。很多男人以为自己结婚是找一个与自己无血缘关系的妈妈,妈妈必须无条件爱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但他们对于“妈妈”来说却始终是个骄纵任性的坏孩子。这个坏孩子,甚至会把“妈妈”打得半死。
  有个故事,某男临终,妻子对他说:你对不起我。
  他无话可说。
  即使她说出了一直想说的话,也没有听到她想要的回答。即使他向她道歉,又有什么用呢。她的人生也没剩下多久了。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