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海中城

埃德嘉.愛倫坡,雁錡 譯
1.聽!死神已為他自己收歌王冠
在獨自躺著的陌生城市
黯淡的西方在遠處墜下,
不論好壞在那兒
已然在它們的長眠
陽光及宮殿的塔樓
(吞噬石間的塔樓並未顫抖!)
沒有類似的東西是我們的
環繞著,被飄移的風遺忘
無奈的在天空下
憂鬱的水躺著
沒有任何的光從神聖的天降下
在那小鎮的長夜時
但來自華麗海的光
寂靜地自砲塔昇上-
昇上頂峰的微光遠而自在
在圓頂上-上螺旋-在珍貴的牆上-
在扇子上-在似巴比倫的牆-
在荒廢良久涼亭的陰影
屬於被塑型的常春藤及石花
在許多及許多雄偉的神殿上
誰的花圈被繞凍住
弦樂器,指羅藍,藤
2.在天空下順從
憂鬱的水流躺著
因此混合著砲台及此地的陰影
那全部看起來在空中擺動的
當從鎮上驕傲的塔
死神看著巨大的下落
3.這裡開放著神殿及裂開的墳墓
與明亮的波光一起舖平呵欠
但這裡並不存在財富
於每個偶像的鑽石之眼-
不是華麗珠寶的死去
從它們的床上將水引出
沒漣漪是彎的,可嘆!
沿著野性的玻璃-
沒有膨脹告訴我們風之所在
在遠方更快樂的海上-
沒有起伏提示風的去向
在並不可怕的安詳之海
4.但看哪,有根刺在天空!
這波浪-這兒有行動!
似塔樓已遭拋一邊
在輕微的沉沒,呆板的湖水-
似它們頂端無力的給予
天堂的影像是空的
那浪現已漸紅-
時間的呼吸微弱且低-
而當,沒有人間的呻吟在其中
下沉,下沉,那小鎮合該放置在
地獄,自千頂王冠升起
合該對它尊敬
分類:藝文

詩人"雁錡"的翻譯天地~暢談歐美文學翻譯及其他!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