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美丽的安娜控诉时尚行业、顾左右而言他的技术

又一个模特站出来,控诉自己赖以谋生的美丽标准。“Anna Gantt 在纽约当了 7 年模特后,今天终于崩溃了。她已经足够完美了,依然被选角导演要求去减肥”。视频中,她清秀纤细,是许多人梦想中的样子。而在她真情流露的时候,也充满了魅力,你会跟她一起伤心。
  但这条新闻的评论下面,却有不少嘲讽她的看客。
  视频中,安娜展示平坦的小腹,并诉说自己已绝经。洋小说中A女从13岁起就失去了平坦小腹的记忆。男人以为美女都是不需要奋斗就能保住平坦小腹的?
  香港女星郑秀文身材够骨感了,可是她主演的电影里,仍被路人甲暗讽不漂亮。张柏芝够漂亮,却被人说成“希望看她在我床上爬”,毫无尊重。从仙气角度,张柏芝赢了郑秀文等骨感女星。可是,受艳照门事件的影响,她在港人心目中,又失去了“纯真、贞洁”。男人总是在塑造完美仙女,可是活人总有弱点与缺点,倒转立场来看,也没有完美的仙男。
  他们是何心肠,竟然能够在安娜诉说22岁绝经的情形下,仍然说她“活该被抛弃”,要怪她不符合雇主的苛刻审美?
  也许因为他们是男人,或者,一个不需要当模特的女人,就可以把模特的辛酸当笑话看?
  其实大部分人都需要一个脆弱的玩偶,例如,在新闻中自曝其短的名人,他想要的是同情,得到的可能是羞辱。
  只不过名人(明星)习惯了大家就是要踩名人来出气,对于一般人来说可是承受不起的。
  旧新闻里,有一个喜做慈善的洋人,不幸接受了记者采访,好事者接踵而至,他受到了比以往严厉得多的逼捐,最终写下一封信自杀了。他无法满足众人对他做更多慈善的要求,而且年老多病,精神也脆弱起来了。
  看到模特安娜被苛评,更多人会缩进自己的壳里,因为公众太可怕了,一旦他们知道你的弱点,他们会锤死你,而非把你当作人类加以体恤。
  其实每个人多少都会受到雇主或权威的逼迫,也会因为那样的压力有想去死的冲动,不过都忍下来了。但是,受了这种苦以后,并没有变得包容别人,而是想到“当我绝望时,为什么别人没有体恤我?”
  在酷评安娜的人里,有人说她不必干体力活,筋骨操得不够累。也有人说,她不够爱运动,不符合运动美的趋势。又有人说她不是幸运的人,幸运者体脂为零。这些人肯定不会对自己的姐妹、女儿这样讲话。也不会对朋友,母亲这样说。
  好为人师。每个人都仿佛是迷失灵魂的导师,但给自己的人生指路却一塌胡涂。
  一说起别人,人人都变得精明了,但轮到自己,就只会说“我已躺平,放过我吧”。
  日本的摄影师荒木经惟,被许多人称为大师,但与他合作多年的女模特说,受到他的非人待遇。
  洋小说里,男人为讨好女友,总要买几件昂贵的女性内衣。想必,内衣模特对他们来说,也是触不可及的仙女。
  但仙女们已经纷纷揭下面具,坦露实情了。她们不是假人,而是有血有肉,有思想有感受的人。但人们不肯面对实情,只愿意雾里看花。
  假装一切没问题。因为一旦有问题,就是整个父权社会有问题,所有男人有问题。
  为什么要将快乐(或者财富、尊贵)建筑在女人的痛苦之上?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