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八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第二天,在犹豫了一会儿后,麦希回到了图书馆。幸运的是,鲁斯带着一种宽慰的情绪迎接着她,他表现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麦希坐着,打开魔法书,盯着它看了一会儿。昨天生气之后,她今天不好意思再先开口说话了。很长一段时间,麦希挣扎着想张开嘴,但只是模糊地看着书中的字。
“呃,我昨天说的……我是说”
“什么?”
与此同时,专注于工作的鲁斯看向她。麦希吞咽了一口,尴尬地继续说下去。
“你、你跟我说,如果我练习我、我的说话方式,我会好起来的。我该怎么做、做?”
鲁斯点点头。“哦,关于那件事啊,”他很快便以一种酸溜溜的方式回答着。
“嗯,如果你愿意,我会寻找一种有效的纠正方法。但首先,你要在舒适的环境中尽可能多地交谈,这不是很有帮助吗?”
“尽量多说话……?”
“你说得越多就会越好。你应该保持冷静,尽可能多说话。在你激动时,你的语速会加快,口吃就会变得更严重。在这种情况下,保持冷静似乎比其他事情要重要得多。”
受到如此直白的评价,麦希尴尬地垂下了眼睛。
“哦,我、我明白了。那……嗯,我该怎么做?”
“嗯……练习说得慢且清楚会不会有帮助呢?说得慢也没关系,目的是掌握发音,你可以反复练习。”
麦希尴尬地转了转眼睛,脸红着慢慢地说着话,放开了她僵硬的舌头。
“……明白了……像这样?”
“是的,就像那样。你应该有耐心,慢慢地说出你想说的话。”
“这样?”
“如果这不起作用,我会找另一种方法来纠正你。我们试试这种或其他方法。”
麦希以为可能会有一种特殊的方法来纠正口吃,她看起来有点失望。不管鲁斯多么聪明,他也不是无所不能的。最后,还是没有什么简单的方法来治好口吃,所以麦希再次把脸埋在书中,抱着失望。鲁斯看着这一幕,摸着下巴,好像在想什么似的,又张开了嘴。
“唉,到头来你昨天也没练成魔法。”
鲁斯不经意的话让麦希的脸紧绷起来。
“如果……去了……可能会再次引起骚、骚动。”
“不是去训练场,这城堡里除了骑士不到处都是人吗?如果我们去厨房的话,最起码能有一两个仆人在火前切菜或者做饭的时候伤到了手。”
“我确定有,但是……”
在麦希犹豫的时候,鲁斯用相当严厉的语气说道。
“掌控魔法真的很重要。不管你脑子里装了多少精彩的魔法理论和复杂的魔法历史,如果你不培养使用它们的能力,那就毫无意义。”
“我、我知道……只、只是觉得他们会讨厌吧。”
“仆人们不会讨厌的。因为他们整天忙着工作就不太在意这些小伤,所以如果你给他们治疗的话,他们肯定很乐意。”
犹豫之后,麦希终于从她破旧的座椅上站了起来。正如鲁斯所说,她无法永远逃避,但她几乎没有勇气去问,因为在前一天,她遭到了痛苦的拒绝。麦希像山羊被拖进屠宰场一样跟在鲁斯后面。
如果她没能在仆人面前顺利的施展魔法呢?那样的话,麦希觉得她会因此而受到嘲笑。麦希习惯了消极的想象,她把脚踏进厨房。说不好是幸运还是不幸,那天,总是很拥挤的厨房里却很安静。
“早上好,夫人。”
厨师吹着口哨,用勺子在锅里搅拌着,高兴地朝她微笑。
“您需要点什么吗?”
“我、我其实、我是来这里办事的。”
听到她咕哝的话,鲁斯像守望者一样站在麦希的身后,用肩膀把她推了过去。皱着眉头的麦希叹了口气。
“只是以防万一,有没有人、人身上或者其他地方受、受了伤?”
“受伤?”
厨师挠了挠他的大脑袋,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鲁斯又在她的背后推了一下,好像让她好好解释。他的行为让麦希有些恼怒,生气的看着鲁斯,又张开了嘴。
“有、有没有人被刀割伤了……被火烧伤了或者手腕或腿骨折了……?”
“这是每天都会发生的事情!尤其是那边那个叫克洛姆(Chrome)的家伙。他平时笨手笨脚,手上满是伤口。就在刚才,他从烤箱里取出面包时烫伤了手掌。”
麦希转过头,看着那个名叫克洛姆的仆人。他是一个瘦小的男孩,煤烟熏的他脸黢黑,大概十六岁,他正在用裹着布的手掌切东西。麦希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
“嗯,那个男孩.……你能帮我叫他过来吗?”
厨师一脸好奇,立即叫男孩过来。
“喂!克洛姆!过来,夫人找你。”
听到大厨的大声喊叫,少年如遭雷击一般后背一缩,像离弓的箭一样飞奔而来。
“怎么了,夫人?”
男孩以为自己犯了错,弯腰低下熏黑的脸,而厨师则是一脸诡异的神情,似乎很好奇他们的夫人在找什么。剧烈咳嗽后,麦希用很正式的腔调说起了话。
“我、我听说你受伤了.……你可以给我看看吗?”
“您是说我的手,夫人?”
克洛姆困惑地眨着眼睛,急忙打开手上的布:红色的烫伤让他软嫩的手掌看起来非常粗糙。麦希无视他不安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她将手轻轻地放在伤口上,男孩的肩膀因为微弱的疼痛而颤抖。麦希对他感到抱歉,因为她甚至没有解释自己在做什么。然而,麦希觉得如果她向男孩解释的话会让自己更加焦虑,因此麦希什么也没说就慢慢地提高了自己的魔法亲和力,直到一种灼热的感觉在她的手掌中聚集,这种感觉开始顺利地渗透到男孩的伤口中。男孩也睁大了眼睛,他感到疼痛慢慢消失了。在注入足够的法力后,麦希慢慢地把她的手拿开,只看到男孩的手完美的愈合了。
“哦,天哪。”
到处都是惊叹声。然而,最吃惊的是麦希自己。她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尝试就会成功。麦希茫然地看着男孩的手,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突然跳到鲁斯身边。
“鲁斯,成功了!我、我、我成功了!”
“你做得很好!还是第一次,真是太好了!”
鲁斯咧开嘴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背。第一次施展魔法的成功令麦希欢欣鼓舞,她回头看着仆人,自信地喊道。
“我、我已经学习治疗魔法好几个星期了。现在,我、我需要有人帮助我一起练、练习。还有其他人身上有伤、伤痕吗?”
“我们可以自愿参加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得麦希回过头来。厨房门口站着希伯伦爵和卡隆爵,还有一个她几乎不认识的年轻骑士。这个时候很少会遇到骑士,除非他们去找铁匠,所以麦希很尴尬,好像被当场抓住了一样。卡隆爵礼貌地对她说:“如果吓到您了,那我很抱歉。”
“哦,不……”
“我没想到您已经练的这么好了。昨天我们对您太无礼了。”
“我、我理解……”
麦希尴尬地冲着向她深深鞠躬的希伯伦挥了挥手,然后希伯伦尴尬地挠了挠后脑勺走了进来。
“我在训练中受伤了。我现在可以接受治疗吗?”
他给麦希看了手背上的一个小划痕。麦希的眼睛在他的脸和手背之间徘徊,一脸困惑,她无法真正理解骑士们突然转变的态度。见她没有回答,希伯伦的脸上露出了苦涩的表情。
“果然,昨天的举动,让你觉得……受到冒犯了吧?”
“哦,不!只是……我有点、点惊讶。来吧,坐、坐这里。我、我这就……”
佣人们连忙拿来椅子让他们坐下,骑士们在她面前排成一排,夸张地装出痛苦的样子。麦希吞了吞口水。如果她因为紧张而失败就太丢脸了,麦希觉得她的肩上有很大的压力,从背后注视着这一幕的鲁斯笑了。
“你不用太紧张,昨天的事情大家都很担心,所以才找借口过来的。”
“你说什么呢?我都流血成这样了!”
希伯伦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然后麦希甚至没有注意到其他的事情,开始集中注意力。她指着明显的伤口说:“我怕会失败,但是……”
鲁斯似乎觉得很荒谬,咂了下舌头,麦希不经意间冲着这大个子走神儿的骑士笑了笑。突然,她觉得轻松多了。麦希放松下来,在骑士的手上施了一个治疗魔法。伤痕一眨眼就消失了,希伯伦像从未亲眼见过比这更厉害的魔法似的,发出了热烈的赞叹,终于,麦希因这种可笑而夸张态度笑了起来。希伯伦见状,也跟着笑了起来。
“别介意乌斯林昨天说的话,他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我、我不介意。”
“那真是太好了。”
希伯伦微笑着从座位上起身,麦希开始给骑士们一个个的施展治疗魔法。治愈了所有的骑士之后,她甚至还治疗了自己仆人们的小伤口。除了那个双手烫伤的男孩,其他那些伤口其实可以完全忽略。但麦希很快就筋疲力尽了,因为她的魔法亲和力很少。然而,她的内心充满了能量,擦着汗湿的额头,得意地笑了笑。即使不是最好的,麦希也很高兴能够帮助别人。对于一直被叫做无用的人的她来说,这对她来说是一个有意义的进展:麦希似乎在她的生命中第一次获得了价值。
“如果你不介意,请随意把我们当成练习对象。我会告诉其他骑士。”
希伯伦出门前回头看了看那位夫人。麦希羞涩地笑着点了点头。
——————————————————
奥斯卡欠希伯伦一个小金人
骑士们对麦希也开始友好起来了
Go Go Maxi!
昨天终于等到英译小说更新了
吃了一嘴玻璃 难过一晚上
BTW
疫情又反复了
大家注意防护哦!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