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三十九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那天以后,麦希经常去厨房给仆人们施展治疗魔法。
有时,她也会治疗骑士们的伤。每天坐在厨房里,每天重复五六次治疗魔法,这让麦希的技能稳步提升,她也能治疗比较大的伤口了。然而,口吃却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每天,她一个人把自己锁在房间里,练习清晰地吐字说话,或试着与坐在餐厅壁炉前的人交谈,但她的舌头还是感觉发钝。
麦希继续练习着,按顺序记忆音标,或者每天背诵吟游诗人的歌词,尽量不让自己感到沮丧。这并不像麦希想象的那么容易,因为她必须在独自一人时秘密的进行练习,因为她不想让利夫坦或仆人们看到她这样一幅可怜的模样。麦希也不能忽视学习魔法和照料城堡的杂事。
此外,冬季一结束,花园就必须进行景观美化,因此麦希已经绞尽脑汁,她必须要和罗德里戈和商人阿德隆(Aderon)一起处理规划和预算。冬季结束前,麦希有太多事情要做,她恨不得一天当成两天用。
“你的脸最近好像变瘦了。”
洗完澡后换上新衣服的利夫坦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麦希的脸颊。她尴尬地笑了,一下子应付这么多不熟悉的事情对她来说自然是太难了。在过去的几周里,麦希一直在黎明时就起床,利夫坦入睡时她才入睡。在遵循这位精力充沛的骑士生活方式之后,麦希的眼睛下甚至出现了黑眼圈。利夫坦用拇指轻轻地摸了摸她的眼睛,麦希皱起眉头。
“果然,你练习魔法用力过猛了是不是?你最近一直在练习治疗魔法,这就是为什么……”
“我想、想练习……我必须不断地练习……为了我的进步……每个人都在配合我。我是为了你。我、我不会消耗过多的魔法亲和力的……如果你受伤了,我可以帮你疗伤。”
麦希仔细端详着他的表情,努力平静地说话。利夫坦的工作强度是她的三四倍,但在他的脸上丝毫没有疲惫的迹象。
就睡了三四个小时,他怎么连个哈欠都不打?而且不是一两天这样,而是天天如此。麦希看着利夫坦,有点好奇。
利夫坦每天在铁匠铺与铁匠讨论并监督新武器生产,还要训练护卫和学徒,最近开始计划在即将到来的雨季前,修葺新的道路。
就算把她劈成两三个人,麦希也无法处理利夫坦一半的工作量。然而,利夫坦的脸色依旧红润,肌肉发达的身体充满活力。利夫坦用温暖的手臂抱住她,把麦希放在膝盖上,轻轻地爱抚着她的耳朵和脖颈。
“有没有人对你无礼?”
“哦,没有。”
“工作辛苦么?”
“不算辛苦……”
利夫坦的眉间微微皱起,他说话时带着些许紧张。
“你以前什么都不说,但是最近我却只能听到这种回答了。”
“嗯、嗯,真的……每个人都对我很好,没有人无礼。”
麦希想不出利夫坦想要什么样的答案,她脱口而出,然后保持沉默。利夫坦背靠着垫子坐着,低头看了麦希很长时间。
“我听说你开始规划花园的景观了。”
“在、在春天来临时……拜访者会登门的,我想我们应该在那之前把它装、装饰一下。”
“工作量是不是太大了?监工很辛苦的……。”
麦希苦笑着听着他担心的话,是谁说的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的?
“与利、利夫坦相比……这算不了什么。”
“喂,你还跟我比?我一辈子都在训练。我的体力比其他骑士都强。另一方面,你的身体比普通女性弱。”
“我、我不弱。我、我很健康。”
麦希很少在她父亲鞭打她的背时流血晕倒,因此她认为自己比那些仅仅因为看到一只老鼠就尖叫晕倒的小姐更健康。然而,利夫坦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情似地哼了一声。
“你说什么,一个出生就待在城堡里的女人?”
他棕褐色的大手搂住了她的腰,不安的蹙眉。
“你看,你的腰连这么一把都没有。你瘦的都不抵我半个身子。”
“利、利夫坦……是你太大只了……嗯,我是正常身材。”
利夫坦皱起了鼻子。
“我认识的女人中没有一个像你这么瘦的。每当我看见你,我都会很担心。
听到他的话,麦希看起来有点困惑。她不是很高,确实很瘦,但没有他说的那么瘦。然而,利夫坦看起来真的很担心。有没有哪个身材高挑而又强健的女性,能站在利夫坦身边呢?当然,艾格尼丝公主就可以,她身体足够强壮、精力足够充沛甚至参加过远征。麦希想象着一个气势磅礴的美女站在利夫坦的身边,脑子里勾勒出一副美如画的景象,心如刀割般痛。
那时,麦希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拿自己跟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女人做比较。
“你太夸张了。就这样……那个,这还没到令人担忧的地步……”
在麦希带着哭腔用略强的语气说话时,利夫坦抚摸着她的背的手微微缩了缩。 他撇了撇嘴,用关切的语气说道。
“但是你站在风里我都会担心。”
然后利夫坦轻轻抱住她的身体,将下巴紧紧地压在她的头顶上。麦希把头靠在他厚实的胸膛上,静静地听着他心脏跳动的声音。窗外的雨夹雪像幽灵一样飞舞着。
麦希感觉到了在沉默中流动着奇怪的张力: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之间开始出现微妙的裂痕。利夫坦努力着对她深情,并过分的关心她,但他就是不肯告诉她。有时,利夫坦觉得自己与麦希除了共享一个卧室外,其他的什么事情都不想让她知道,但单独责怪他的态度是不对的。麦希也是一样,事实上,她不敢轻易地向利夫坦敞开心扉,也不能在他面前保持自然放松的状态,更不想给他看到自己卑微的一面。麦希在利夫坦面前讲话时,比在其他人面前更紧张,担心利夫坦会对她感到失望。讽刺的是,麦希越是想他,她面对利夫坦的那堵墙就越厚。因为那堵墙,他们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没有更深的羁绊。
麦希想让自己相信,她的想法只是一种过度的妄想。世界上没有什么更深层的关系,他们已经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保护她的安全,保证她衣食无忧。她替他照管着卡吕普斯城堡的家务,总有一天她会给他生下一个继承人,据她所知,这对任何一对夫妇来说都足够了。再者,他们是因为麦希父亲的自私,而被迫建立了一段婚姻关系,她希望得到更多的想法是无耻的。带着这些想法,麦希驱散了心中的一些不适应。
“我今天什么都不会做的,我知道你累了,放松点儿。”
利夫坦说着,突然摸了摸她僵硬的肩膀。他似乎猜到了麦希的紧张是因为她不想在卧室里还要“工作”(那个工作你们懂得哈引号我手动加的)。麦希想说些什么,但她只是闭上了嘴。她想依偎在利夫坦的怀里,她其实真的很累,但不好意思先伸出手。利夫坦的唇在她的额头上蹭了蹭,用严肃的声音低声说道。
“你需要休息一下。”
利夫坦把麦希放在床上,灭掉床头的灯。然后大方地躺在她身边,利夫坦将一只手臂垫在麦希的头下。麦希扭着身子钻到他的身边。他的身体闻起来香甜而阳刚,麦希将这种气息深深地吸入自己的身体里,利夫坦辗转反侧,变得有点难熬,轻轻叹了口气,拍着麦希的肩膀哄她入睡。麦希满足地沉溺在他的抚摸中。她感觉到利夫坦的身体紧紧贴在她的大腿上,但利夫坦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在他宽阔的怀抱中,麦希慢慢地睡着了。
***
第二天,开始下起了冬雨。所以训练似乎是提前结束了,在麦希边吃午饭边看着魔法书时,浑身湿透的骑士冲进了厨房。
麦希小心翼翼地向他们打招呼。最近,那些一直对她视而不见的骑士们,开始频繁的和她攀谈说话了,这要多亏了她的治疗魔法。麦希对这一变化感到非常高兴。骑士们抓起麦希递给他们的食物,开始谈论起故事来,刚烤好的面包在他们嘴里融化着。麦希一边听着这些蹩脚的故事,一边笑着。突然,麦希看见尤里森向厨房走来,她惊恐地跑向他。那男孩的脸上满是血。
“怎么、怎么了?发、发生什么了?”
————————————————————————————————
英译者note:TL:麦希提到他的父亲鞭打她时,我的心沉了下去……可怜的孩子!利夫坦也很挣扎,对他来说他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但以不同的方式,笑到头掉!
————————————————
利夫坦真的也太担心麦希了吧…
看来小时候的事情对他影响太大了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