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善良与欲望、专制与包容、最强声音

1、社交网站上,有人评论A女自杀一事,说她真以为只要去自杀就能让丈夫悔过吗?想起《浮生取义》。天朝社会里最大的问题并不是抑郁症病人暴增(讨伐原生家庭的青春期小孩,以及中年迷失的人),而是《浮生取义》里的伦理之争,我所坚持的事物有我的道理(用意 ),书里有个女人,已经为此试过几次自杀,也的确达到了博弈效果。(她所做的努力,让她在与丈夫发生争执时可以略占上风,而不是一味被否定。)求死是为了更好地活。
  但是,如果连死亡也被人误读,或是不被当回事,也太悲哀了。但这种悲哀的事一定天天在发生着,因为人们无法剖心见诚,而且常常拒绝听与自己意见相反的事实。
  2、有个日本“废材”青年,工作不顺利,没有好人缘,被父亲认为是“朽木不可雕”。他终于从医生那里取得了诊断书,以此证明自己有病,需要社会各界的协助,而不是否定与批判。因为有了权威的诊断书,他在社工的帮助下重新就业,获得上司与同事的谅解,而且定时就医,情况稳定下来了。即使他的父亲也无法再劈头痛骂他了。但是,人们真的需要一纸诊断才能维护自己的一席之地吗?没有诊断书,就只能被社会排斥到死为止?难道他的父亲、前上司、前同事,都意识不到他需要帮助而非斥责吗?所谓好人坏人,什么是好事,什么是坏事,每个人都心知肚明吧?父母霸凌自己的小孩,上司霸凌企业新人,老兵欺负新兵,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在给后者制造痛苦吗?不知道持续吼叫、羞辱、贬低一个不能反抗的人,会给对方造成精神伤害,而累积的伤害会成为心病?聪明的人会觉得笨一点的人就活该被自己当成沙包来揍?一切顺利的人,希望身边没有一个傻瓜?或者,希望落后一点的人直接去死?
  但是如果按照这种想法去淘汰落后者,很快会轮到自己被淘汰。你对别人无情嘲笑以后,自己也会被更犀利的人嘲笑。
  3、人们很少谈到学校对学生仪容的规定了,有个女中学生因学校规定剪短发而跳楼。学校是从“让女生专心学习别化妆”出发,而这名女生可能认为长发是自己的护身符,可以让颜值不高的自己加到及格分。她是在家里自杀的,父母也赞同学校的做法,强行要剪她的头发。对她来说,全世界都反对她。在她跳楼后,父母会说什么呢?
  有时候,为了传达一句话,竟然要用死亡来传达。
  父母不知道拉得太紧弓就会断吗?还是说不在意断不断?
  人们在这种事情上博弈,真的有意义吗?父母把孩子们全都逼死了,会有胜利感吗?会觉得爽?
  鲁迅说,在中国生活,少年要有苍蝇绕着飞也决不自酣睡中醒来的能力。这种能力,可以避免很多现实中的痛苦。
  少年不应该敏感么?可是如果一件件计较的话,如红楼梦中探春所言,早就一头撞死了。
  但是一个任苍蝇乱舞也决不醒来的少年,能指望他做什么事?一个连自尊也抛弃的人,还能成为栋梁之材?
  光是活着不过是动物罢了。人要有人的活法。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