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陽光還是陽光,並沒有改變


以下為內地梁師姐分享,來文照登:
《金剛經》第二品長老須菩提開始請教佛陀問題了,這一請問不要緊,問出一部般若智慧的核心經典,須菩提功德無量。人們都說佛菩薩講經說法都得有因緣的,從因到果,中間得有個緣字連接。佛陀已經成就了無上的智慧,但如何轉化成眾生受用的法教,就得靠大羅漢菩薩們中間創造機緣,為眾生為自己請佛說法。所以人家都說,遇到修行成就者一定要請他長久住世,還得經常請求開示,創造講法的機緣。
文中也說了,須菩提這個問題是為了所有發大乘菩提心的眾生們、菩薩們問的,文中也說了什麼是發了無上正等正覺的心?從理上是大徹大悟,從事上是大慈大悲,簡單說就是自渡並入世渡他的菩薩們。因為世事紛雜,人事眾多,不像在淨土裏,在世上修行或渡眾,該如何安住自己的心,降服種種煩惱妄想,的確是個大問題。
而世尊也只是簡單說了句,「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須菩提當時內心應該是納悶的,到底怎麼個弄法?其實那個內心的安住狀態是用語言難以形容的,只可意會,難以言傳,而且人人都具足原始安定的狀態,不需要假以外求,收回去就是了。比如說須菩提在全神貫注請示佛陀的時候,那個內心狀態就是了。但須菩提貌似沒明白,也有可能是假裝沒明白,為後世的眾生們請示其詳。真正修行到一定程度的人們,別說還用對話,有的互相點個頭就啥都明白了。就好像聽過一個故事,有個年輕法師來到一位知名老法師處學習,有天大家一起迎接老法師的時候,他突然鬧肚子,肚子脹起來了,老法師走到他這塊時,突然從他肚子踹上一腳,他一下子放了個大臭屁。頓時囧的面紅耳赤沒臉見人,然後老法師輕聲對他說,就是這個。他頓時就開悟了。這和佛陀說的如是如是,一個道理。就是這個,人人具足,你不用去外面尋找,你只是還沒找到感覺,為師的幫你觸碰到他。
自我感覺那樣的一個狀態,很像初生小嬰兒的狀態,混圓天成,毫無染著,嬰兒和嬰兒們都一樣,這代表共性,一切未來不同的個性人生由此而始,區別就在於成長過程中的變化。所以雖然修有所成不太容易,但也別太小看自己,或者感覺無法企及,難以觸碰,那是本來就有的東西,就好像你也有過小嬰兒的狀態一樣。自我感覺所謂成佛,雖然很了不起,也沒啥大不了,找準方向後慢慢恢復回去就得了。所以文殊菩薩智慧德相,卻示現童子娃娃身。本老105歲的時候,跟大家說我就是個5歲的小BABY。淨空老法師也說,修行就得從小抓起,20歲以前還能有機會改變習氣秉性,20歲之後就啥也別說了,歡喜結個善緣吧。五臺山普壽寺招收出家學員最大年齡是33歲,我問過為啥,師父們說在社會上染汙的時間太長,習氣太重就不好弄了。所以真的是修行要趁早,萬一是很晚才修行,那更得發狠努力改變習氣才行啊。其實如果很小的時候接觸佛法,領受佛菩薩加持,可能會保持好良好的天性,對以後的修行會方便很多。
我雖然在家修行,但慶倖我很小就接觸了佛法,很早就開始念觀音菩薩和〈心經〉。上學的時候我有個毛病,有點像精神潔癖,我不知道是菩薩加持的,還是自己生來的習氣,就是不能讓自己染上個什麼習慣,或是染上周圍人的什麼勁,一旦染上了,就很難受,感覺被條鐵鏈子拴住了,我會很恐懼。所以至今我不會說家鄉話,從小我就不想變得和周圍人一樣,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心裏總感覺,我要是浸染在周圍的習氣中,我就會那股勁被拖住。所以,我總是逃避,也是覺得修行更是要逃離世間才行。加上自己上學時候身體不好,跟同學玩什麼都是拖後腿,屬於極不吃香的人,就乾脆自己在家悶著,除了看書寫作業,就是自己琢磨著玩。我那會的夢想是能找個山林隱居起來。
前兩年看了篇文章,說有個女富婆,癖好奇特,就是全球各地不停的搬家,每在一個地方住的快被當地人同化後,馬上搬家到另一個國家或地區,她說決不允許自己變成某個地方的人,她要做地球人,不要成為某一個地區的人。看到這個女的癖好,感覺和自己小時候有點像。我自己爸媽的那種說話方式、行為方式都不要學,整天把自己關在屋子裏,無論在親戚堆裏、同學堆裏我都顯得格格不入,以至於後來爸媽罵我清高、看不起父母,同學也覺得我不合群。可我不是不想合群,我很怕被同化,我不想養成某種樣子或方式,一度曾經陷入抑鬱拔不出來,常會自己哭,我不知道該往哪待著了,這個世界令我恐懼。後來我不斷琢磨改變,因為總得在這世上活著。
王鳳儀老先生說過,思之思之,鬼神告之。人的念想,天地都會知道的,也會來幫助。後來看到一個電視節目,說太陽光被棱鏡折攝後會變成七彩光芒,彩虹就是太陽光折攝後顯現的,我恍然大悟,我知道該怎麼辦了!陽光看上去是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可是它卻是由那麼多顏色組成的,所有顏色混在一起就是陽光了。陽光遇到天空,會顯現出藍色,遇到樹葉會顯現綠色,遇到花朵會顯現五顏六色,遇到大地會顯現黑棕色,可這些顏色並沒有影響陽光的本質,只是它某一種顏色的顯現。陽光還是陽光,並沒有改變,可它適應了萬物的特性,映現出繽紛的色彩。從那時我明白了,我就心想,我的心也可以像陽光一樣,空靈靈的,遇到什麼人,我就用跟他相應的方式對他,遇到什麼事用相應的方式處理,就行了,那個方式用完了,我的心就收回來,還是空靈靈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後來我就不再用逃避的方式對人了,開始觀察周圍的人,跟什麼人說什麼話,跟活潑的同學怎麼說話,跟內向的同學怎麼說話,不管對誰,你學他那個勁跟他相處,肯定沒錯。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但我還是我。他們的習性我學一學用一用,但我不養成那個習性就是了。就好像南懷瑾老師說過,就像打火機,用的時候點著,不用的時候關上,就行了。後來我性格變得活潑開朗了,跟同學人緣也好了,上了大學也積極參加學校活動,不再害怕和外界接觸了。
這點悟處到現在做事情的時候也受益,跟什麼人拿個什麼勁,說什麼話。這兩年供僧都得跟蔬菜批發市場老闆打交道,就得有點世俗氣,剛開始去菜場詢價,人家看我戴個眼鏡穿戴整齊拿個小本記錄,都以為我是記者來暗訪的,不僅不告訴我價格,還辱駡我驅趕我,我琢磨明白後,再去就穿的很隨便,頭髮搞亂些,說話痞了吧唧的,該橫就橫一點,那幫人特客氣的接待你。到了五臺山,跟師父們就得收回來那個勁,變得很莊重,很嚴肅才行。跟師兄們也是,遇到特活潑愛笑的,就得跟他開逗,越說得歡越能贏得他的認可。跟很勢利的人,就得拿個架子,擺一擺學歷,吹一吹閱歷,他才會接受你說的道理。但是等這些人事都過去了以後,我還是那個空靈靈的狀態,自己感覺,收回來以後那個勁就像個小嬰兒一樣,乾淨無染,天真純白一張紙。等什麼人事物來了,就該畫什麼畫什麼,過去之後,全洗乾淨啥都沒有,又是一張大白紙。
所以,後來明白了為啥極樂世界人人都和阿彌陀佛一樣,因為修行的目的就是消解掉個性,融入共性。現在人流行講個性,越有個性越好,那就是跑偏了。但在這個世間或者,不是不能迎合潮流,重點是心別給帶跑偏了。佛菩薩渡化眾生都是恒順眾生,適應眾生的語言、習慣、特點應現,不能說現在這個年代,還穿身古代衣服跑來渡眾生,說一口唐朝話,那人都嚇跑了。在五臺山供千僧曽遇到過一位身穿觀音菩薩著裝的女子,還頭戴寶冠,畫著濃妝。正給師父們挨個供養呢,突然冒出這麼一位,給我嚇壞了,當時心裏就一句,什麼鬼。我供僧呢,可這是僧還是菩薩本尊?愣了幾秒給了一塊錢。果真是觀音菩薩像西遊記裏那樣穿戴來到大街上,估計人們第一反應都會嚇壞了。
修行絕不是與世間對立,也不是隨波逐流,而是要隨其流而揚其波。我以前很古板,認為真修行就什麼都不用講究了,生活上的搞衛生做飯等基本都是湊活。也反感所謂流行,什麼時髦的東西都不懂,以至於在單位同事都說我是古董,一起K歌時,到我這非得給我點個〈大悲咒〉,哭笑不得。後來阿伯有次跟我說,要注意衛生,要更優雅些。我才開始好好收拾屋子,打掃房間,好好治理整頓我的生活,做飯也認真對待,生活裏的點點滴滴都是修行。
後來看過一個說法,你所在地環境就是你自己的淨土,我在五臺山看到很多修行人,不管多艱苦,都是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一屋不淨何以淨一土。關於衣著也得注意,有一次我在西單逛,遇到一個老太太,穿的亂七八糟,還很髒,脖子上掛著個大佛像、念佛機,放著阿彌陀佛,背著個法師們背的那種阿彌陀佛的包。她在人流中半閉著眼,念著佛,悠悠的走著。我心想這可能是想鍛煉定力,或者是想念佛渡眾生。發心應該是好的,可是那些潮流時尚小青年們看到這樣的一個人,恐怕要謗佛謗法了。從那以後,我對自己穿衣打扮開始重視了,心裏不趕那個時髦,但你得考慮周圍人看到你是什麼感覺,你得迎合周圍大眾的品味,才能跟他們打成一片。從那以後,我和義工們都開始注重衣著了,小夥子都得穿的精神利索,小姑娘該做頭髮做頭髮,該買衣服買衣服。佛菩薩渡眾生,什麼形象都有,但那只是扮演下角色,搞完了一收工還是老樣子,一點不受影響。以前我將近10年沒看過什麼片,不怎麼上網,我心裏抵觸那些烏七八糟的東西,可現在沒事就刷刷微博、看看綜藝電影,什麼最火就看看什麼,自己修行無所謂,可發心入世,流行什麼都不知道,很難跟人們打成一片說到一塊,怎麼讓人接受你。
以前我總琢磨,這世間一定有很多潛伏著的佛菩薩,但是他們是如何變成各種樣子渡眾生呢?應該就像最優秀的演員扮演角色一樣,用這一生演一場戲,哄著孩子們明白道理了,跟著自己回家了,就卸了妝恢復原來本貌。有次看電視,華誼兄弟的總裁王中磊說,專業的演員不是只能演自己性格的那種角色,而是什麼角色都能演,才叫演員。那這麼想,佛菩薩應該是最好的演員了。從原始的心性,可以幻化演變成各種狀態和樣貌,並且收放自如。也好像印度的大寶法王,人家不論演唱、書法、繪畫、講經,什麼都能做的很好。以前也聽過一個說法,真正成功的人,讓他做什麼都能很成功。佛菩薩應該就是這樣吧,用般若智慧,把自己像塊橡皮泥一樣的捏,眾生需要什麼角色,就捏成什麼樣子,渡完了之後一揉還是一團泥。
前段時間看李小龍講他的功夫哲學,功夫就像水一樣,遇圓則圓,遇方則方,是沒有定式的。應付各種人的各種招數,就像水應付前面的各種溝溝坎坎一樣,水流淌不息,招數沒有窮盡。就像古話說的,兵來將擋水來土掩,見招拆招;有佛法就有辦法,有無盡的般若智慧做後盾,這世間不論什麼,都能有個應對辦法。
但是在扮演角色的時候,我想也是有風險的。因為以前看過演員有的出不了戲,就會一直活在角色的精神世界裏,有的會頹廢墮落,有的會瘋掉。湯姆漢克斯演完阿甘正傳,據說用了很久才走出來。所以,我們修行人做事也一定要注意一點就是別住進角色裏,出不來了。我的性格是完美主義,極其認真的那種,做什麼都較真。好處是做事能做的很完美,也能客服很多艱難險阻。缺點就是容易在認真的過程中,容易住進事情裏,難以自拔。曾經有個義工偷道場東西和錢物,可當時我又無人可用,只能用他,怎麼都不承認。因為這事我糾結痛苦了很長一段時間,曾經在菩薩面前痛哭,做惡夢也是他偷道場錢被驚醒。可請示阿伯,阿伯雲淡風輕的說:「他非得造這個地獄之業,跟你沒關係。」我恍然大悟,自己是鑽牛角尖了。後來有義工又把道場破壞掉了,我病了一個多月,有師兄安慰我,說以前虛雲法師建道場都是建完就走了,後來有人跟法師說,有人利用他建的道場騙錢,讓他趕緊去管管,老法師也是雲淡風輕的說:「我建我的廟,他造他的業。」從那以後我的心態就好了很多,做事不再那麼較真了,否則天天住在煩惱裏生氣著急,病的起不來,得不償失。有句話叫「難得糊塗」,要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自己盡力做好分內的事,別人怎樣管不了,該說的說了,該勸的勸了,還出差錯搞破壞,那就他自己背因果吧。
所以經文中提到「善護念」的概念,這才是重中之重。佛菩薩時刻善護囑我們,我們自己得學會善護念自己的心。因為佛菩薩只能指點開示,沒法把手伸進我們心裏換頻道。扭轉心性,駕馭心性只能靠我們自己。佛菩薩能超渡千軍萬馬,有時候卻難以改變一個人的心。要是能替我們生心,那麼早就沒有眾生了,因為佛陀一個人就全搞定了,還辛苦這麼多佛菩薩長劫累世的渡眾生幹嘛。
剛信佛的人都有感覺,剛開始幾年感應特別明顯,不是能夢到,就是想什麼得到什麼。但是越到後面,佛菩薩好像越不理你了,求什麼也不太靈了,這兩年我做事遇到困難,經常祈禱觀音菩薩夢中指點我一下,但是啥也沒有。只能靠自己冥思苦想琢磨辦法。不僅如此,還經常搞出些麻煩事麻煩人來折磨我鍛煉我,就好像奧運冠軍,想贏得世界的殊榮,背後得被教練苦苦的訓練。也好像部隊裏的特種兵,想在實戰中打贏,背後得忍受多少折磨苦楚。任何道理都是相通的,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不受魔不成佛。越往上修,佛菩薩的加持就越令你難受,但你要自豪,只有器重的才會施加考驗,受不住的只能當寶寶哄哄了。佛菩薩用點糖果把我們哄上道,以後的路就得靠我們自己去走,但這一路上,祂們一直都在,那些加持也會從糖果變炮彈。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們永遠做溫室小苗苗,而是希望我們能長成和他們一樣的大樹,經得起風雨考驗,再回來給別人庇護。佛菩薩就也像駕校老師,教會我們開車,指點我們方向之後,開車上路就得靠我們自己。大家的老家都是一個地方,但因為各自所處的地方不一樣,所以遇到的路途坎坷也會不一樣,只能靠自己運用學到的技巧知識去駕馭掌控。
平時除了要經常打坐念經,給內心一個安定的基本保證之外,還得在生活中時刻盯著自己的起心動念,毛病習氣,不能讓他們亂撲騰。實在有壓不住的習氣煩惱,也得想辦法疏導轉化解決。所謂的金剛法眼,時刻要盯著自己,而不是盯著別人。禪宗老話叫牧心牛,看著它不讓它亂跑。但是生活裏肯定也有壓不住的習氣、煩惱,這怎麼辦?自我感覺,得學會善巧降服。
比如功夫熊貓裏,阿寶最大的毛病是愛吃,那麼師父就利用包子誘他練功,等到終於練成之後,給他包子他都不稀罕了。這就是方法!比如有時候我特想看一個片,我就要求自己再打坐兩小時就給你看。有時候煩惱起來壓不住,也是先保持冷靜,控制不要讓它惡化。比如失眠,我這個人愛較真,較真的人都容易失眠,失眠的時候千萬不要煩,越煩越糟糕,煩惱會越來越重,這時候就得先安慰自己,沒事,睡不著正好玩會兒。或者搞點好吃的,或者找個搞笑的片看看,然後慢慢就能睡著了。
古人以三句詩詞形容修行的層次:一開始是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往後是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最後了,眾裏尋她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從立志走上修行之路,到苦修苦行,為之努力,等功夫做到了,就會等到心開意結,豁然開朗的時候,原來那個一直苦苦追求的,就在這裏。
(分享結束)
修行可能一帆風順嗎?師姐說:「剛信佛的人都有感覺,剛開始幾年感應特別明顯,不是能夢到,就是想什麼得到什麼。但是越到後面,佛菩薩好像越不理你了,求什麼也不太靈了,這兩年我做事遇到困難,經常祈禱觀音菩薩夢中指點我一下,但是啥也沒有。只能靠自己冥思苦想琢磨辦法。不僅如此,還經常搞出些麻煩事麻煩人來折磨我鍛煉我,就好像奧運冠軍,想贏得世界的殊榮,背後得被教練苦苦的訓練。也好像部隊裏的特種兵,想在實戰中打贏,背後得忍受多少折磨苦楚。任何道理都是相通的,臺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不受魔不成佛。越往上修,佛菩薩的加持就越令你難受,但你要自豪,只有器重的才會施加考驗,受不住的只能當寶寶哄哄了。佛菩薩用點糖果把我們哄上道,以後的路就得靠我們自己去走,但這一路上,祂們一直都在,那些加持也會從糖果變炮彈。因為他們不希望我們永遠做溫室小苗苗,而是希望我們能長成和他們一樣的大樹,經得起風雨考驗,再回來給別人庇護。」這段話算是常被干擾的人最需要的鼓勵,很多人都覺得這麼苦,幹嘛要修?換個角度想,生活安逸,根本就不會修,更不會有什麼改變!滾滾紅塵,是最佳的歷練。把痛苦當作養分,成長才會快速!希望您這一段在多看幾次,加深正確的知見。
每人都有每人的業,也會跟個人的過去世所有業障、習氣相關,而且各人造業也只能個人扛!不過看不清事實的我們總是把別人的錯放在心上,久久不能釋懷。到後來的結果是別人始終都沒改,自己的心也被纏得亂七八糟!在此請您看看師姐說的,再好好審視一番吧!——曾經有個義工偷道場東西和錢物,可當時我又無人可用,只能用他,怎麼都不承認。因為這事我糾結痛苦了很長一段時間,曾經在菩薩面前痛哭,做惡夢也是他偷道場錢被驚醒。可請示阿伯,阿伯雲淡風輕的說:「他非得造這個地獄之業,跟你沒關係。」我恍然大悟,自己是鑽牛角尖了。後來有義工又把道場破壞掉了,我病了一個多月,有師兄安慰我,說以前虛雲法師建道場都是建完就走了,後來有人跟法師說,有人利用他建的道場騙錢,讓他趕緊去管管,老法師也是雲淡風輕的說:「我建我的廟,他造他的業。」從那以後我的心態就好了很多,做事不再那麼較真了,否則天天住在煩惱裏生氣著急,病的起不來,得不償失。有句話叫「難得糊塗」,要學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自己盡力做好分內的事,別人怎樣管不了,該說的說了,該勸的勸了,還出差錯搞破壞,那就他自己背因果吧。
那自己該怎麼做?問心無愧就好!
師姐也提到太陽光的譬喻,其實這與請空法師說的「電影屏幕」是一樣的意思,屏幕上的影像是真的嗎?是,但只有在放電影時,電影放完了,螢幕上就什麼也沒有了。請再多參考幾次這樣的譬喻,這就是關鍵,以下引用:看到一個電視節目,說太陽光被棱鏡折攝後會變成七彩光芒,彩虹就是太陽光折攝後顯現的,我恍然大悟,我知道該怎麼辦了!陽光看上去是空空的,什麼都沒有,可是它卻是由那麼多顏色組成的,所有顏色混在一起就是陽光了。陽光遇到天空,會顯現出藍色,遇到樹葉會顯現綠色,遇到花朵會顯現五顏六色,遇到大地會顯現黑棕色,可這些顏色並沒有影響陽光的本質,只是它某一種顏色的顯現。陽光還是陽光,並沒有改變,可它適應了萬物的特性,映現出繽紛的色彩。從那時我明白了,我就心想,我的心也可以像陽光一樣,空靈靈的,遇到什麼人,我就用跟他相應的方式對他,遇到什麼事用相應的方式處理,就行了,那個方式用完了,我的心就收回來,還是空靈靈的,不會受到任何影響。
目前精舍文章分類中成立了「梁師姐專欄」:http://mouniassn.pixnet.net/blog/category/list/3140433,這是精舍修練社團中「精進修練區」中文章分享唯一的收錄,會成為唯一的收錄是因為真的分享得很好,目前也已經製作相關的影片分享流通了。請您多看幾次,並多多流通。自己受益,別人也一同解脫。
感恩您的流通分享,阿彌陀佛。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藥師琉璃光如來
南無阿彌陀佛
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
南無大願地藏王菩薩
南無韋馱菩薩
南無伽藍菩薩
南無十方一切諸佛菩薩摩訶薩
分類:心靈

牟尼精舍 不接受供養、不收錢、不推銷、也不強迫修行,單純義務只求能結善緣解決您的因果問題;牟尼精舍專解因果事件、因果問題、治因果病...,無論婚姻、家庭、事業、家族、痼疾、學業...等問題均能請示! 歡迎有醫生看到沒醫生,有神求到無神者。不妨一試。 牟尼精舍官方部落格: https://reurl.cc/2oKZYn

評論
上一篇
  • 樸實無華,從生活做起!
  • 下一篇
  • 如如不動,在磨難中才能煉出真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