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地心说漫画、吴清源、韩剧《追奴》、机密与谎言、“烂人烂地”

「チ。- 关于地球的运动 - 」是一部日本的获奖漫画。漫画中有个情节,讲一位信教者B听说学者A受刑而死,大为惊讶,有人指出A是因他举报而死,他不敢相信。不久后,他却继承了A的遗志,将A的地心说理论保存了下来,使其得以流传下去。
  按社交网站上的观点,举报者乃是人类中品行最差的,怎么可能在杀害无辜学者后却继承了他危险的事业呢?如果举报者这样做,岂非也要面临死刑的命运?
  B的出发点,不是想让A因思想获罪,而是出于对C教的盲信、盲从。C 教主张日心说,而A主张地心说,宗教的作用如同牧羊,对信众来说如同可敬又可信的父母,羊群中出现了“与教义不合”的思想理论,乖小孩觉得自己有义务让“智慧的大人”了解这一点,于是作出了报告(也就是俗称的举报)。(你报告了一件事,你没有看出这事有什么陷害别人的可能,但对当权者而言,这可能就是令他们恐惧的事。)他认为裁断别人的过错不是自己的责任,而是教会等权威的责任。他的初衷不是要让A受到制裁,而是想让全能的教会掌握更多讯息,以作出对社会有益的判断(前瞻性预见)而已。他心中认为教会所为就代表神的旨意,因此也必然是绝对正确、公正的。
  某天朝博客说摩西要让没被奴役过的人建立一个新的自由国家,而被奴役过的人不可能建立一个自由人的国家。照这个逻辑,一个在父权社会里生活的女人,就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女权者了,只有被父权压榨过的女人都死光,才能建立一个有力量的女权者组织?只要被父权压榨过的女人就不能掀起一场性别革命,只能等着白人的拯救,就象王子吻醒睡美人?一个受了半辈子男人苦的女人,竟然不能亲手把坏男权送进坟墓,自己只能等投胎转世才能成为一个抬头挺胸的女人?换言之,这也是一种宿命论,一个不幸的人就得终身不幸,而幸运者就终身幸运?韩剧《追奴》里,老爷们对待家奴,跟白人对待黑奴一样,没把他们当人看。有一段是女奴乙被卖掉,她的恋人千里追踪,找回了她,他为此不惜杀掉了侵犯她的新主人。这种毅然决然的举动,标志着他已成为自己的主人,不再是任何人的奴隶了。而这样的可能性,在历史上一定是不断重复的。自由的定义不应该由谁来垄断。
  所谓摩西说没被奴役过的人身上有魔法,原来也是洋人说的。天朝人鹦鹉学舌罢了。
  吴清源的自传里,提到二战前,日本媒体上经常有丑化中国人的报道,写中国人多么残忍,在日本的中国人因此难以抬头。而在吴参加围棋赛的时候,也有人威胁说,如果让中国人获胜,“就要有人死”。显然,在这个语境里,即使中国人凭实力战胜了日本棋手,也不会获得公正的评价,而被视为“你们侮辱了日本人”。对不起所有日本人。
  吴清源说,他在日本收到一封勒索信,要他把一笔钱放在垃圾箱下面,如果不给,就要他的命。他照着做了,但是没有人去取那笔钱。显然,如果他去报警,警察也不会理会。即使这些人的威胁并未付予进一步行动,但这份恶意是真实的。
  也是在这种氛围下,才会有南京大屠杀吧?南京屠杀并不仅因为日本兵愤怒于国军的抵抗,而是因为日本人真的普遍认为中国人是下等人,是理应被如此对待的。
  有部日本小说,提到了中国人的器官买卖,说中国人把器官生意做到极大规模,流布全球黑市。这位作家在中国很有名气。我当时就很想写信给他,纠正一下他的观点。但是,我当然没有他的联系方式。
  后来才知道,他们都煞有介事地把洋媒当作信息源,而不会再去核查对证。
  张悬的事件出来后,我也曾想给她写信,讨论一下。但是她的代言人已经婉拒了所有的来信者,说她需要清静。显然,张悬以及代言人都认为若想进一步跟她沟通,都是找碴的。
  但是,通过有机会亲临台湾与日本、欧美的人,我们会不断得知他们对我们的偏见与误解。即使知道是误解,也没办法去解释,这很恼人。
  如果有机会给他们写信,例如,作家、歌星之类,能否打破僵局呢?回复可能是这样的:1、你可能被洗脑了,你没有接触到事实,只是一面之辞。2、我所做的判断跟我周围人是一致的,我是出于良知才批评你们,我不是出于个人私欲。3、对你所说的一切,我没有办法证实真伪,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那么重要,所以抱歉,到此为止。
  作家也好歌星也好,他们都不是圣人哲人,不需要为你拨出私人时间去思考什么是绝对公平公正。他们可以有“局限性”。
  最让人挠头的是什么呢?防洋人,防外人,防批评者都好说,防自己人算怎么回事。有网友说,在自己家拍点照片也这被警察上门收走,也有游客拍一下“景观”被警察拘留盘问,他们真的伤害到国家机密么?斯诺登的传记里说,小时候他因为发现国家机密的漏洞而给国防官员打电话,官员还推荐他长大后来工作。如果是天朝官员会怎么样?可能当作要严防死守的机灵鬼了。
  人们总是说,美国左翼太天真什么的,他们不了解文革和大清洗,但若让他们全都了解,也未必是坏事。他们会发现文革和大清洗的残酷,但他们也会发现右翼所说的谎言。即使他们因为文革和大清洗而否定中俄的革命,也没关系,中俄的人在与他们的接触中以及对历史的梳理中,会重新找到希望所在。找到革命者做错的事与做对的事,然后重新开始。
  最可怕不是哪天我们发现了新疆真的有什么集中营,如果是事实,那就认罪,不要逃避,如果是谎言,也有必要向全世界公开。没必要遮掩什么,如果做错了就检讨,如果做对了,就继续朝更好的方向努力。
  很多人说,如果美国烂,中国更烂。当美国与中国放在一起比较时,如果是美国总统与中国总裁,责之于领袖,还算应景。但责之于普通人,等于把统治者的过错与疏失都算到了底层、中层的头上。对于在天朝土地上生活上的人,摇头说“这里完了”,等于是否定他们日复一日生存的努力。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