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讀《早知道就待在家》

閱讀謝哲青《早知道就待在家》其中一個篇章《失去名字的人》,
文中提及失去身分的人,
「那些平常不以為意的標記,一旦失去了,
也就喪失成為「正常人」的資格,
成為沒有歸屬的存在。」
《香水》中的男主角找不到「自己的味道」,
結了婚的人有時候會迷失在婚姻的迷宮中,
除了被稱作某某的媽媽以外,某某的老婆,某某的媳婦以外,
找不到自己原本的名字和原本的樣子,
身分的認同,對自我的認同,
哲青說:
「失去成為正常人的資格後,最大的痛苦,
不是有沒有錢,或是吃飽穿暖的問題,
『人是社會性存在』,最深刻的折磨,
是必須承受冷漠以對的孤立,
和群體施加在個人身上的精神凌遲。」

在大學時期,曾經有兩次遺失錢包的經歷,
一年中總有幾段時間會精神恍惚,
遺失錢包後,完全產生記憶斷層,
還好身上還有幾張鈔票,
更好笑的是,當時竟然把百元鈔票直接放在口袋內,
還邊騎邊飛走這樣~~~
遺失的錢包後來有人寄回給我,
但是錢已不翼而飛~~~證件呢?
當然早就全部補發完畢@@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烙畫【世界的山系列---臨摹作品】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