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义务爱与自然爱、尴尬约会、平等的恋爱机会、“全家都去死”、母子间的内斗

漫画《My home hero》里面,有个邪教信徒提出了一个观点,他说“村里人所信奉的爱是一种基于义务的爱,而离村的巫女所信奉的爱是另一种。”其实是指传统伦理之“仁爱”,和自由之爱的区别。
  洋片里,一对父女在约会软件中盲约上了,见面很尴尬,但父亲先冷静了下来说:“你愿意出来约会是一个好现象。这对你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女儿是中年寡妇,意志消沉了很久。
  还有部日本漫画里,中年女乙和美青年甲的恋爱,得到两个女儿的鼓励,她们说“乙姐也应该得到幸福了”(称母亲为姐姐,在某些人眼中既是笑话也是绝对的谬误,但称母亲为姐姐,代表一种平等的心态,“我可以恋爱,姐姐也可以”),与此同时,另一养女丙则陷入天人交战,她虽然寄人篱下,但仍然信心十足,她喜欢甲,认为自己应该凭实力与养母争夺。她的想法是:“总有一天我会独立,到那时,所有事情都能得到许可。不过是喜欢同一个人罢了。”
  还有部韩剧里,母亲已有成年儿子,儿子也支持母亲的新恋情,他勉励母亲说:“如果那个人很重要,就算不顾全世界,也应该抓住那个人。”
  在洋片里也有消极落后的观点,不要以为蓝眼金发的都思想开通。有部洋片里,母亲寻找失去20年的女儿,故事结尾时悔恨地说:“我把一切都毁了。”指的是,女儿暗恋的人爱上了母亲。
  这个感想,跟古代伦理一脉相承,母亲应该为女儿奉献一切,毫无保留,即使这个人,是世上惟一爱你的人,是你不想放手的人,也得让给女儿。
  回到前头,如果天朝一家人在约会软件中碰面,会怎么样?韩剧中我们会经常看到:当伦理与现实冲突时,人们会觉得羞耻,喃喃自语一整天,说“不活了”。
  极端的表现是,某韩剧中,一长女被骗徒骗去开房,且被当作妓女对待,虽然朋友报警救了她,母亲却嚷着说“全家都去死”。母亲的第一反应不是要惩治骗子,而是认为全家的荣誉都因此事而蒙羞,除了“死”别无出路。
  当父母无法保护孩子时,第一反应是逃避现实。或者被羞辱感淹没,失去了理智。
  但是这家父母又并非只重视面子而忽视孩子,后来父亲给长女租房让她独立,母亲也说了抚慰的话。只是当“不可接受的事实”突然呈现时,母亲就不得不应激了。事实上,道德的重担一直压在母亲和女儿身上,经济的重担也是,当她们吼叫,那也是压力下的反应,再自然不过。
  林奕含的母亲希望女儿一直是幽闲贞静的淑女,在经历了被兽师强奸的现实后,她怎么能做得到。
  报刊上说韩国女大学生喜化妆,留意理想夫婿,似乎胸无大志的样子。但是这位险被性侵的长女,想要给自己租房时,打听到公司里只给男员工进行房屋贷款。她问了又问,无法接受事实。所以倒过来的看,女大学生急着找理想夫婿,乃是一种压力下的表现。
  除非你是沈银河、李英爱,才可以对未来毫无顾虑。或者全智贤、首富的女儿。等等。
  几年前有个社会调查,原来许多青少年都怨恨母亲。恨的是母亲给自己的压力。而母亲给孩子压力,其实也是社会伦理中母亲角色压力太大的一种表现。母亲总是直接跟孩子内斗,两败俱伤。
  这个社会伦理结构当然是不合理的,母亲好象孩子的债主一样,但母亲又没有占到很大便宜。家里作威作福的是谁不是很清楚么。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