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藥師經淺說37

經文:
復次,曼殊室利!若諸有情,好憙乖離,更相鬪訟,惱亂自他,以身語意,造作增長種種惡業,展轉常為不饒益事,互相謀害。告召山林樹塚等神,殺諸眾生,取其血肉,祭祀藥叉羅剎婆等,書怨人名,作其形像,以惡呪術而呪咀之,厭媚蠱道,呪起屍鬼,令斷彼命,及壞其身。
此段經文講的是鬥爭、訴訟、咒詛、謀害等不道德行為的眾生,這都是由於瞋恚怨恨,所以才會加害其他眾生,透過聽聞憶念藥師佛的威德力,不為他人陷害,而加害者也能生起慈心,彼此和樂相處。
人與人相處難免有摩擦,不善於情緒管理的話,當別人踩到自己的底線,便大發雷霆,輕則起口角紛爭,重則便大打出手,告上法院,甚至是心生歹念,用符咒、蠱毒、下降頭、養小鬼等加害對方,這都是很不道德的行為。
「若諸有情,好憙乖離,更相鬪訟,惱亂自他」,如果有眾生瞋恨心重,彼此之間關係緊張,多有嫌隙,就像刺蝟一樣。「憙」是喜好、愛好之意。「乖離」是背離之意。好憙乖離,就是好生是非,破壞感情,使人分離。
互相鬥爭或上法院訴訟,必將是一場曠日廢時的持久戰,無論對錯輸贏,最終一定是結下樑子,互相仇視,因此說「惱亂自他」,無止盡的紛紛擾擾,自己和他人都會起煩惱,煩憂不已。
有些人就是喜歡到處搬弄是非,挑撥離間,使得雙方產生嫌隙,互相猜疑,甚至於導致鬥爭、諍訟,彼此有了爭執,便互相控告對方,非爭個是非曲直不可。「更相」,是相互之意。「訟」的意思是爭辯是非,或打官司訴諸法律。好憙乖離亦即是兩舌,為十惡業之一。
小至個人、家庭,大至社會、國家、國際事務,不能和平相處,不能互相幫助,彼此之間瞋恨敵對,只會有更多的紛爭,對個人來說,對國家社會,乃至於對整個世界,仇視絕對沒有好處。
「以身語意,造作增長種種惡業,展轉常為不饒益事,互相謀害。」,這類好憙乖離,惱亂自他的眾生,自然會以身語意作惡,身業付諸行動,口業嘴上不饒人,意業起心動念,造作了種種惡業。誰也不服誰,敢動我一根寒毛,就讓你好看,反覆地加以抨擊攻訐,做的皆非饒益對方的事,盡是有害之舉,明爭暗鬥的互相陷害。「展轉」,回轉、反覆之意。「饒益」是使人受利之意。「謀害」是設計殺人或陷害之意。
「告召山林樹塚等神,殺諸眾生,取其血肉,祭祀藥叉、羅剎婆等」,有權有勢的,就直接傷害對方,而無計可施者,便尋求旁門左道,以秘密的符咒邪術,如茅山術、下降頭、巫蠱等,禱告召請山神、森林之神、樹神、墳墓裡的鬼神等,宰殺各種牲畜,如雞鴨牛羊等,用牲畜的血肉臟腑,來祭祀藥叉、羅剎婆等,請他們來幫忙報仇。「塚」,意為墳墓。
「藥叉」即夜叉,鬼道的一種,意思是能噉鬼(會吃人)、捷疾鬼、勇健、輕捷、秘密等意。女性夜叉則稱為夜叉女。住在地上或空中,有大威勢,擾亂傷害人,亦有護持正法者。
夜叉為北方毘沙門天王所統領,威勢顯赫,負責衛護忉利諸天,可享天上諸樂。
夜叉有三種:
1.地行夜叉,經常享有各種娛樂、音樂、飲食等。
2.虛空夜叉,具有大力,行走如風。
3.宮殿飛行夜叉,擁有種種娛樂和便身之物。
「羅剎婆」,即羅剎,又作羅剎娑,為惡鬼的總名,意譯為暴惡、可畏、速疾鬼,女的稱之為羅剎女、羅叉私,印度神話中的惡魔,最早見於婆羅門教的吠陀經典。據傳為印度原住民的一族,後來雅利安人征服印度之後,逐漸形成惡人的代名詞,演變為惡鬼的總名。
「書怨人名,作其形像,以惡呪術,而呪詛之」,在此祭祀的藥叉、羅剎婆,指的是兇惡殘暴的惡鬼,請他們傷害對方。書寫仇人怨敵的名字,用草木作其形像,或加上仇人的生辰八字,又或其頭髮衣物等,用歹毒兇惡的咒術來陷害。
羅剎具有神通力,可以在天空或地上迅速飛行,是暴惡可畏之鬼。男的極為醜陋,女的則為美艷動人,好喜食人血肉。亦有地獄鬼差,呵叱罪人。但也有一些惡鬼,曾經聞佛說法,皈依三寶,成為佛教的護法。
「咒詛」,是指用祕密的詞句,祈求鬼神降下厄難,給予怨敵的方法。古印度盛行兩種咒法,一為吉祥增益的咒法,一為調伏的咒法。後者又分為調伏惡魔與怨敵法,以及令他人的咒詛失效,反過來破滅咒詛者的回擊法。佛經中可見外道施作此類咒法,以及佛陀教導如何遠離咒詛之法。
「厭魅」,是用咒術祈禱鬼神,以迷惑、傷害他人。「厭」,如土水、木工師傅,覺得老闆給的工錢不夠,便在屋樑或牆壁裡面,暗地裡放了一些刀箭假人等害人之物,讓他們住得不得安寧。「魅」,作祟害人的鬼靈精怪,用美貌來迷惑人,使其神魂顛倒。
「蠱道」,即為巫蠱之術,蠱毒巫術。蠱,將各種毒蟲,放在一個瓦罐或甕中,讓他們互相殘殺,吞食彼此的屍體,最後存活下來的毒蟲,就是蠱。再將此毒蟲弄死磨成粉,混在食物中,或直接浸泡釀成毒酒,讓仇人吃下,或放在衣服裡,讓其痛不欲生,甚至危及生命,中毒身亡。
「呪起屍鬼,令斷彼命,及壞其身」,或請巫師對著死屍施術念咒,讓死人聽命行事,給他刀槍武器去殺死仇人,斷其性命,或傷害怨敵的身體,損壞身驅。
這種種的傷人害命的作為,都是由於瞋恨心使然,自己沒有能力直接害人,只好用邪門歪道的方式,來報仇雪恨,然而這些都是很不應該的作為。
雖然時代不斷地進步,做這種壞事的,或許少了一些,可是人與人之間的嫌隙或仇恨依然不斷,用其他不同的手段,來陷害對方,亦時有耳聞,不僅是有損陰德,害人作惡,將來必定是受苦無量。
分類:心靈

生活瑣談 讀書有感

評論
上一篇
  • 藥師經淺說36
  • 下一篇
  • 藥師經淺說38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