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君心卿心-離願】


二、蔭靈山
自“北疆”出來,一路上似乎很順遂的趕路著,畢竟已經多久了?不知道那人是否能撐到她回去?光想到這,沐雪離管不了這一路上的細節了。沒有一些少數民族的人刁難,讓她們的回程更快了。
「解歌,動作快,我們得快馬的趕回蔭靈山!」沐雪離專注的騎著馬快速的奔波著,管不上其他了。
小小的身軀駕馭著高大的馬匹,卻沒有女童的那種稚氣嬌柔,而是一雙大眼仿若映上了眾多繁星,閃著專注動人的眸光,讓一旁隨在她身側的解歌,騎馬奔馳的解歌有些迷茫了。
這……這是他所知道的小姐嗎?
自小姐生了一場病,經歷生死似的,等她醒來的同時,她似乎變了許多,他都快不認得了。
一抹奇異的感覺在心中緩緩流動,為了能跟上沐雪離的速度,他不斷揮動馬鞭,緊而跟上。
風,迎面而來帶來了一絲寒意,沐雪離神色冷漠,恍如未覺而是拼命的策馬飛奔,快若疾風。

“蔭靈山”相傳是個充斥著“魑魅魍魎”的陰山鬼城似的,別說生人勿入,連神佛也無力回天的陰山。
而這一大一小的身影,騎著馬緩緩向裡面前行。
山路則是蜿蜒,雖說不是很寬闊的路徑,至少也能讓一輛馬車通行,只是路面不是這般平穩好走的。
若不是因為速度太快,差點失足落,他們也不用緩慢的爬行這座山……
解歌不悅的看著這一路的花草樹木。
兩邊的青草,野花,樹木,高高低低,錯落有致。雖說,看上去像是個原始森林,無人問津的狀態,但,對醫者來說,卻是像寶庫的好地方。相傳“蔭靈山”乃不詳之地,各種妖精山怪穿鑿附會的一堆,才是這座山的色彩。
世人卻沒幾個人敢到這山裡一探究竟,看看這山中的美景。
整片的樹林茂盛,全是聳入雲稍的千年古木,樹木的樹梢交錯著,努力伸展著成為枝繁茂盛的碧綠色雲層一般,遮住了藍藍的橙橙的天空,而馬蹄下泥土濕氣的芬芳香氣依舊散在鼻前,地上躺了幾根倒下的樹木卻萌生了新芽,仿若“枯木逢春”的模樣,而林中的動物似乎特別有靈性似的,不怕人似的。

幾隻小鹿在林中看著沐雪離和解歌騎著馬慢行在小徑上,幽幽深深的眸子,如精靈般的可愛,更別說樹枝上的鳥兒鳴著歌聲,好聽的合著樂,更別說橫在地上的樹幹上,有幾隻兔子和松鼠正吃著食物的模樣,可愛極了。
蔭靈山山上的這位神醫,不喜歡有人驚擾了這裡的一切,即時,你在怎麼急迫,也不能驚動山裡的一切。

隨著小徑蜿蜒,兩旁的樹之間也慢慢有了距離,陽光撒下穿過葉見的縫隙,斑駁的印在地上,光線的照射也讓這段路上光明許度,鼻子輕嗅,似乎能嗅出陽光的味道。
直到眼前出現一大片的光亮,沐雪離明白是到了目的地了。
眼前的一片光亮,首先聽見的是沿著山壁而下的小瀑布,涓涓如綢的瀑布掛在陡峭的山壁上,岩壁的陡峭使得水花四濺形成了似水似霧的感覺,抬眼望去四面環谷的一處平地,仰望而上是層層疊疊的綠樹碧雲,但也遮不住蔚藍藍的天,而從山頂往這看,也只是一處綠層疊的山谷,相當隱蔽。
而山谷間隙有著小小的瀑布,沿著山壁緩緩而下,而下方卻是人工砌成的一個池子,而瀑布的激起的水氣,形成如水似霧的景象,就算看幾次,沐雪離還是看不厭。
而“藥蘆”就隱在這一處山谷中。
這藥蘆除了一間木製的房屋,還有另間倉庫和藥房,而屋後還能看見小小的菜園和家禽,一種田園風光。
鼻尖嗅到的確是藥草香和這一處的自然森林的草木香。
解歌很不喜歡走上山這一段,若不是第一次上“蔭靈山”迫切的加快速度上山,當初,那輛馬車也不會翻覆,差點釀成大禍。
結果差點引來神醫的怒火誤了大事。
沐雪離嘴角上揚,翻身下了馬,「神醫,沐雪離依約回來,也採到你說的藥物。」
將馬繩給了一旁也下馬的解歌,將幾個包袱從馬上拿下來朝著木屋廳堂走去。
「將藥物放在廳堂的桌上。」聲音從屋內傳來,帶了滄桑,卻不見人影。
沐雪離點點頭,將包袱全數放在桌面上,「神醫,請問我的兄長在哪?」
現在,她最想見的就是她的二哥,沐梓玄。
「在藥蘆旁的那間屋子。」屋內的聲音又傳了出來。
沐雪離對著屋內拱手一揖,立馬轉身跑向木屋旁的那間屋子去了。

輕輕推開木門,只見屋內乾淨沒有一絲髒亂,一旁的藥架上,正擺滿曬乾的藥草。
空氣彌漫著曬乾的藥草味,沁人心脾的舒服感。
而在入內就見到一張床塌上躺著一名男子。
沐雪離迅速的走了過去,「哥?」輕聲的喚著,就怕沐梓玄真的等不到她回來,就這麼死了。
那,這一路上的辛苦就真的白費了。
只見男子依舊緊閉著眼,俊逸的臉上卻沒什麼血色。沐雪離伸出手指探了他的鼻息,呼吸很微弱,看起來毒還沒解,只是緩了下來。
不管怎麼樣,至少,這猛毒可以緩下來沒有取他的命,倒是好事。
沐雪離的心至少稍稍放心了。
她不懂,為什麼沐梓玄跟著軍隊出發前往剿匪,卻只有他一人中毒?
若不是他身上備有母親的藥丸,也許撐不到她帶著他來求醫了。
「小姐。」解歌在門外輕喊著,就怕驚擾了。
沐雪離往門口看去,只見解歌站在門邊,似乎有什麼要說的,臉色為難,隨口一句說著,
「解歌,你要是累了,去休息一會兒吧。」
解歌也跟著她辛苦一段時間了,沐雪離都知道,也不為難他了。
「小姐,解歌有話想跟妳說,妳能出來一下嗎?」解歌壓著嗓低著聲音說著,讓沐雪離不禁抬了抬眉毛。
這……解歌什麼時候也這麼扭捏了?沐雪離輕嘆,轉身步出屋子,將門輕輕闔上。
「說吧!這麼鬼祟的叫我出來怎麼回事?」
解歌將沐雪離拉到一旁,「小姐,從我們把二公子送來這裡也有段時間了,這不……沒見到老神醫的面,是不是很奇怪?」解歌小聲的提出他的疑問。

自從二公子中毒後,幸虧有夫人給的那顆藥丸,沐梓玄不離身的帶著。而這次中毒也是服下這藥丸,吐出大半的毒血,之後被送回將軍府的別院。而沐雪離卻在同時將人帶出,弄了輛馬車將人送往“蔭靈山”找什麼神醫,卻在連神醫的面都沒見到的同時,還得奔向兩處尋他指定的藥材。
 如今,藥材也找到了,神醫的面依舊沒見著,這不是很奇怪嗎?
解歌不懂了,這神醫是真的?還是只是個騙人的混混?
而小姐居然就這麼信他?沒有一絲覺得奇怪嗎?

沐雪離明白解歌心裡想的,可是,現在有求於人,只能看神醫是否能真為沐梓玄解毒,其餘的,到時候再說吧。
「小姐,妳說,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神醫啊?二公子可以說命在旦夕啊!」解歌有些氣卻也有些急了。
沐雪離不是不明白解歌說的,但是,聽過京城的一些名醫說過,除了皇宮的福太醫,就是坊間的明濟堂,而若要醫治疑難雜症就必須找蔭靈山的這位神醫了。
而這種隱世的高人,脾氣性情古怪的,也常有耳聞,見怪不怪吧。
「解歌,你有想過,我們尋的藥草不是一般簡單到手的藥草啊!」沐雪離認真的要他想一下。「不是南漠,就是北疆,光白子螣我們就耗費許多時間了,你覺得哪個大夫太醫會用上或是知曉這些藥物?」
解歌看了看沐雪離,仔細的想著。
光白子螣這似蛇又似蠑螈的藥物,還真的不是什麼太醫能用的上的藥物,更別說明濟堂,八成也沒有月見蘭了。
「好像……沒有。」解歌的氣消了一半去了,可是又不甘心。「可是小姐,他總該露個面吧……」
不甘心從小姐帶著公子到這藥蘆開始,老神醫卻沒出來見過他們,然而性子卻這麼古怪,脾氣也夠大了。若不是小姐寬厚,他肯定闖進去逮人了。
「蔭靈山的神醫既是隱世,想必性情脾氣也古怪,你就安心吧!“既來之則安之”。」
沐雪離露出安心的笑容,拍了拍解歌的手臂。
「是……小姐。」解歌按下不甘心的倔強。「解歌下去照顧二公子了。」解歌不情願的轉身進了屋子。
可是,解歌的話,確是讓沐雪離有些動搖著……
(待續)
分類:日記

喜歡發呆,看看書,做做手做DIY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