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小說/君心卿心-離願】

三、鄉野村夫
走廊貫穿藥蘆的大廳,左右兩旁各有一間房間,輕緩的腳步在屋內行走著,大眼好奇的查探著。
一間房擺放了兩張床塌,屋內還掛起了紗帳圍著床塌,隱約可以看見紗帳內的情況。而另一間房倒是收拾個乾淨,有著放滿醫書的書架,就是一張床舖,除了桌上擺放雜亂的醫書殘卷外,其他的倒是沒什麼。

腳步隨後在輕移,耳邊清楚的聽見水聲,腳步順著水聲走了過去……
嘩啦啦……,沒錯,這是瀑布的聲音。
沒想到,進入藥蘆谷中的那瀑布,其實還不能小覷啊!
遠看似一匹白絹輕緩直瀉掛在懸崖峭壁上,卻不知道是數萬滴的水珠齊落而下的壯觀,無論是敲打在這山壁上,岩石上,或是落入水裡,這份勇氣,讓她笑意揚起。
遠觀時,真覺得只是山間中的一條白線,近看,還是挺興奮。
瀑布激起的層層水霧拂面而來,那種沁涼的感覺清爽舒服,讓她更為欣悅了。
藥蘆後面庭園建造,引瀑布的水入庭院,而建造這長形水池蓄水、灌溉,看來這神醫可不簡單啊!
憑他一人之力所做的,真的不簡單。沐雪離心裏真的佩服這位神醫了。
「看來,妳終究敵不過好奇心啊!」瀑布聲雖然大,卻掩蓋不了那聲音。
沐雪離轉身過去,映入眼簾的是一名黑衣少年,身材頎長,黑髮散落在身後,雙手環抱胸前,身子倚著一旁的岩壁冷冷的看著她。

黑衣少年打量她的同時,心裏也驚訝不已,卻掩飾著這份“驚喜”。
沒想到,竟是一個女童。而且能將藥房那名與他差不多年紀的少年帶來“蔭靈山”。
雖然身邊還帶了一名侍衛護身,但也不是一般孩童能做到的。
瞧著這身子嬌弱的模樣,沒長幾分肉,稍嫌瘦弱了點,不過倒是一雙大眼水動靈氣般,彷如天上繁星都落入她的眸裏,臉上的污漬穢土卻掩蓋不了她的白皙。
若在個幾年,她的模樣也是一番風情。
一雙冷眸冷冷的掃視著眼前的女童,緩緩道:「妳叫沐雪離?」
他記得,她曾介紹過自己的名字。

沐雪離點點頭,一雙大眼似乎裝滿不可思議,沒想到,“蔭靈山”山上的神醫,居然是個年輕俊俏的少年啊!果然,學醫的好處就是能“駐顏有術”啊!也許,二哥的事辦完了,她也能來這跟他學幾年醫術。
「你就是“神醫”?」沐雪離嚥了嚥口水問著。
這黑衣少年除了俊俏外,臉色倒是有些差,不知道是不是像“神農嚐百草”一樣,嚐了許多藥材所以才會如此?沐雪離心裏嘀咕著。
聽到這,少年嗤之一笑,「我不是什麼“神醫”,我不過就是個鄉野村夫而已。」
「你不是“神醫”?那……你是神醫的徒弟嗎?」沐雪離不死心的問著,心裏已經起了一波的焦急了。
若,他不是神醫,那……二哥怎麼辦?他的毒可不能拖延啊!
「我……」少年還沒回答,卻讓突然闖進的解歌聽見了。
「你不是神醫,那你是誰?」解歌怒氣沖沖衝了上來,怒氣一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先凌空就往黑衣少年劈一掌去。少年見狀,一轉,輕鬆躲過解歌這一掌,身子凌空越過藥蘆屋頂,落在藥蘆前院,嘴角還不屑一笑。
看來,這個少年侍衛怒了。
雖然他知道,這名少年不喜歡他這位“神醫”,但是,也用不著先動手吧。
解歌一掌劈了空,已經怒氣上升,隨之也凌空而過落在藥蘆前院,二話不說的,兩人以拳腳相見了。

解歌氣了,忙活了兩個多月,小姐沒有好好吃過飯睡個覺,就為了他口中的那幾種藥物,結果!他居然是個騙子!
二公子的命在旦夕,他居然是個騙子!騙子!解歌氣急了。

他……他不是神醫?那……蔭靈山的神醫難道是虛構的?
“蔭靈山上有個醫者,也許他能解這毒”

沐雪離想起那名大夫所說的。


沐雪離轉身,從穿堂來到藥蘆前院,「解歌……」
解歌的臉色由白轉青,他和小姐忙活了這兩個半月的,幾乎不眠不休的尋找著這些奇花藥草,換來的,確是個冒牌貨!他怎麼能不氣!
二公子的毒不解,隨時會身亡,而這小子居然冒充神醫!,他還對小姐萬般無禮!一想到這,解歌的拳腳也沒在客氣的了。

解歌身形疾走如閃電,對黑衣少年出手簡直是快、狠、準!招招不留情面。
黑衣少年眉心一皺,身形步伐猶如蛟龍,輕鬆自在的躲過解歌的每一招攻擊,不還擊,只躲不攻,這讓解歌更為氣憤。
「夠了!」
沐雪離沒有心情看著兩個人像孩子這般打架。
更何況,解歌已經疲憊不堪,剩下那僅有的體力跟著黑衣少年拳腳比試,也不過就是消耗剩下的精力。
見解歌沒有要停的意思,沐雪離解開腰間上的一條細緻腰帶,一使勁,腰帶纏住解歌的一隻手臂,沐雪離緊緊拽著。
「解歌住手!」
黑衣少年的氣血突然停滯似的,臉色也開始不對了。
觀看那名少年的臉色,他似乎也染重傷似的,那呼吸吐納和腳下的步伐有些滯逮,想必也染上了什麼病症。
「小姐!」解歌不悅,掙脫那腰帶,心中不服氣的轉身離開。
將手中的腰帶再繫回,
「可知道神醫即時回來?」
沐雪離耐著性子問著,畢竟,還是救二哥要緊,不是鬥氣的時候。
黑衣少年胸悶一滯,腳步有些顛簸,臉色也有些蒼白了,他捂著撐著胸口有些不悅了。
頭也開始發暈,眼前的沐雪離似乎幻化許多身影,重疊又分離,讓他頓時有些看不清……
看來,這個幾年的修養還是敵不過一次的過動用武啊。
「他只交代出門採藥……並未交代……歸期……」語落,身子也漸漸不支了,他撐著身子緩緩轉身進屋歇息。
沐雪離輕嘆,快步走向前扶住他,卻沒想到黑衣少年眉心皺的更深,僅有的一絲力氣將她推開,「不用妳扶我。」有氣無力的說著。
眼神看似渙散,有些許撐不住了。
「小姑娘,別理他,等等他就倒地了。」突然竄入的聲音,讓在場的兩人驚呀。
一名身着灰衣長衫的老者,頭戴著斗笠,手持一根竹竿笑臉盈盈,牽動了臉上那些歲月之痕,斗笠下一雙炯炯有神的大眼倒是無關風月似的,兩手交疊在竹竿的頂端,看著剛剛那一幕,背上背著竹簍,風塵僕僕的一身,想必是剛剛才回來。
但是,似乎也沒錯過剛剛那一幕切磋的戲碼。
「你……」
「老神醫?」
黑衣少年見到老者的同時,也倒地了。
沐雪離立即跑向他身旁,「你醒醒!」輕輕拍著他的臉,抬頭看一眼老者,「你是老神醫,能救救他嗎?」
老神醫緩緩走到一旁,將身上的竹簍放在走廊旁,一面卸除身上的裝備,似乎這一切司空見慣一樣,面無表情冷漠說道:「放心,他死不了,只是剛剛的活動太多,一時之間氣息滯留了。」
語落,卻坐在一旁的階梯上休息。
「那……」沐雪離擔心了,畢竟剛剛是解歌先動得的手。她也忘了,會來到這找老神醫的,基本上都是患有一些疾病的。
老者打量了沐雪離,似乎滿意的撇撇嘴角,「ㄚ頭,喊個人一起把他扶進去吧。」
「不用。」沐雪離使勁力氣將他背起,腳步緩慢,一步一步往屋裡拖拽著走去。
老者不禁輕笑,搖了搖頭,沒想到這小姑娘這麼倔強啊。

老者一身灰衣長衫,灰白花髮和歲月痕跡映證在他的身上,濃濃的眉毛五官端正,不時的捋著鬍子,嘴角總透著讓人猜不著的笑意,沐雪離看的有些懵,而老人的個性,時而嚴肅,時而像個孩童,讓她還真摸不著頭緒。
將黑衣少年放置在床榻上,老神醫側坐一旁為他把脈,那表情而是一驚一咋,要不就是搖搖頭,讓沐雪離不知道要不要開口,整個氣氛倒是緊張了,而沐雪離的心也這麼吊著。
「嗯。」一句嗯,老神醫起身,從衣袖裡拿出一瓶藥瓶,餵了一顆藥丸給了黑衣少年,轉身便走出房間。
「小ㄚ頭,妳是何人?剛剛跟他動手的少年又是何人?」老神醫背對著沐雪離,語氣上略顯嚴肅不悅。
「老神醫,我叫沐雪離,兩個多月前,我帶著我二哥前來求醫,可是不知道神醫不在,所以……你的徒弟就讓我們前去採藥回來……」沐雪離一字一句清晰的述說著。
姓沐啊……
老神醫捋了捋鬍子,心裏深深嘆息。
「妳可知道,他不適合動武外,更不能動氣。」
沐雪離低下頭,有些自責。
「把跟他動手的少年廢除筋脈,我就醫治妳二哥!」
(待續)
分類:日記

喜歡發呆,看看書,做做手做DIY

評論
上一篇
  • 【小說/君心卿心-離願】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