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你是否在乎,你打算如何保护?

自从反送中以来,引用“人血馒头”一词的人变多了。但鲁迅所反的,跟我们现在需要反对的是同一样东西吗?
  鲁迅和破四旧,所反对的是两千年的道德秩序,老少男女读书人无知者的尊卑顺序。少者永远要服从长者,女人永远要服从男人,劳力者永远要被“劳心者”统治,只有少数人可以接受教育,有当官的机会。而且最为人所诟病的女子缠足,也可能是在文革时期绝迹的。否则总有人心痒地说“小脚比较好看”。或者说:“古人立下的规矩总是对的。”
  每个人在世界上都有自己的位置,如果失去了,可能再也回不去。而这个位置,是世界给你的最大容忍度。环境塑造一个人,地理历史文化氛围塑造一个人,不管是宗教,还是文化,主要目的都是要塑造一个有用又温顺的人。有用是指对社会有贡献,温顺是指,不要成为“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叛逆者。不要以为“虽千万人,吾往矣”是勇敢。即使你觉得自己是勇敢,在世人眼里不过是年少气盛兼愚蠢罢了。
  多数人只是记得违反规矩的惩罚,而不是真的相信经文。不管那个经文是宗教的,还是政治的。毕竟经文也好,政治文也好,于普通人而言,既不能吃,也不能穿,何足信哉。
  但人生于世,要吃要穿,总要与其它人发生关联,衣食住行一概都要与外界进行交流或交换,所以别人对你的要求,也得听听。而别人的要求,往往就变成了经文里的十诫之类的训导。
  即使不愿意,为了免生摩擦,我们遵守一切规定。例如,女人全身包住只露出双眼,小孩子顶撞了大人得饿他一天。
  也有应对时势而产生的新风俗,例如,到香港进行血检来鉴定胎儿性别,以决定去留,留子堕女。这样做是谁的意思?男方的意思。但你既然嫁鸡随鸡,也不可以峻拒,难道想离婚吗?
  很多男人对付女人都不是直接来,而是让女方长辈代为出面。企业里的上司也会要求别的女同事出面来讲。这种做法很恶心。但是,你也可以不听啊。然后,你也要付出不听劝的代价。如果你手里有王牌,就不会觉得恶心,而是觉得可笑了。只因为尚欠王牌在手,才不得不继续跟他们周旋。所有的游戏都是一样的,资源稀缺,体力与经济上准备不足,维护自尊就很难。
  有部漫画里,主角医生被杀人魔绑架,一直被虐待。看了很可怜。有人说为何不杀医生,评论者说,因为医生太漂亮了,虐待起来很有趣。
  一方面,杀人魔觉得这游戏有趣,另一方面,他不在乎医生会不会被逼到绝境。
  父母随口拿来对付孩子的各种反对孩子选择的理由(传统理由 ),都不是真正的理由,而是“我为什么要赞同你,这样做于我有什么好处,不赞同你,我又会有什么损失”。
  同理,社会上的保守派反对革新派的理由也是一样的,“这事于我有益吗?让你顺了心,我有什么好处?”
  回到前头,《圣经》也好,马列主义也好,都是陈词滥调,批驳它们,并不会起到“思想面貌焕然一新”的效果。没有人想当苦行僧,不会为了天主或是全人类幸福牺牲自己。只要别人不来妨碍自己的正常欲求就行。最真切的是:“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以及“为什么我不能懒一点,混完我的一生。”
  但是每个人也的确有自己的弱点,例如瘟疫,就可以让所有人检讨一下自己的人生。如果你有在乎的东西,你打算做什么来保护它?
  有些父母不是不爱自己的小孩,只是误以为替孩子做的选择就是最佳的保护。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