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的極短篇-過去的我們。現在的你們。

「可以的話,請你靜靜地低調過著幸福的日子。」這是你看到他在FB看到他現在的高調情事時的反應。其實身邊的人也來來去去了幾人,最後也跟著一個人定了下來,過著油米醬醋茶的生活。你也早已經忘記了當初愛得多轟烈,也忘記他給了你多少愛的喜悅與背叛的撕裂。都事過境遷了十幾年,他也在愛裡浮浮沉沉了幾次,在遠處看著的你也希望有天他也可以找到幸福。但太過耀眼的宣告,還是讓你微微刺痛地想起與他的那段過去。
 他也許是你唯一用盡力氣去愛過的ㄧ個人。當時你沒有錢,但也沒有太多的生活壓力,所以所有的力氣都拿來愛這個人。ㄧ開始的遠距離戀愛,你想著如何縮短。這一南一北並沒有讓你們的愛減少,如每晚煲著熱燙燙的電話粥。這距離也許反而美好,在多年後你突然想起。因為一旦這距離縮短至形影不離時,就起動了一連串毀滅的開始。當你好不容易找到北上的方式,雀躍著跟他說時,並沒有查覺他的一絲變異,終於可以常見到面的喜悅讓你的感覺鈍化了也說不定。直到出發的那天一通電話粉碎了一切,你總覺得什麼從天堂掉到地獄的形容詞太過誇張,那ㄧ刻你終於知道了。接下來的幾天你的記憶很模糊,因為眼睛都是淚水和腫脹。那幾天來了個很大的颱風讓台北的捷運都淹了水,連老天爺都陪著痛哭失聲。天氣開始放晴後,你離開暫住的親友家,得面對接踵而來的新生活。幾天的失聯,不知道換起了他什麼對你的愛戀或牽掛,讓他瘋狂地找你,甚至在這關係中的第三者她面前崩潰地告白說他有多愛你。
 總之你天真的以為你們可以回到像以前一樣,殊不知這才是鬧劇的開始。
那時你學校在郊區,他的在市區,你只有在ㄧ早沒有課的時候,進來市區找他,住在他與同學ㄧ起分租的公寓雅房裡,在家裡沒做過幾件家事的你清潔了ㄧ堆臭男生留下來的各種髒亂。弄死了在浴室發現的他最怕的蜘蛛,你都不知道你的勇氣哪來的,你並非不害怕,只是因為愛著他。為著他洗著放了幾天都發臭的碗盤,刷著卡著厚灰的地板,因為愛著他。開心的日子並沒有太久,你在打掃的時候發現了不屬於你的東西出現在他的房間,頓時你頭皮發麻,不知所措。直到有人告訴你,當你不在的時候,他的房間裡就有另外一個女人會出現。那時你很傻,以為只要你天天出現在這個房間,那個你從未見過如幽靈的她就不會再出現。愛開始變窒息,他開始不回家,但你卻反而像是留下懸念而死去的地縛靈,在夜晚回到這個房間裡,ㄧ個人整理房間衣服,ㄧ個人看著電視,ㄧ個人睡著兩個人睡有點擁擠的床。這種日子不知道反覆過了多久,人也過得行屍走肉。似乎太過麻痹而沒了感覺。當等著他的夜晚,你拿著利器劃著自己手腕希望挽回一點做人的知覺,手腕上的細細血痕,比不上掐著心口的痛楚。真正讓你心死的是當你在午夜裡一個人逃出了那個房間在路上遊蕩了好幾小時,他並沒有出來找你。你回想起,剛北上的那時,你好不容易找到他的住處,卻被他擋在門外,你知道那房間有著另外一個人,就像電影或八點檔裡的鏡頭,眼淚從眼框中在他面前掉下來,你沒有哭出聲,只有淚滑下來,你舉起手打了他你人生的第一個巴掌。原來這段感情從那時後就開始荒腔走板。
 不管做什麼也無法得到他的目光,即便還愛著,但也不願看著自己日漸枯萎。決定離開的那天,你徹夜未眠,忘記了怎麼能下定這個決定,只看到了天漸漸亮的那刻,你知道不能不再舉步不前。然後有種好久沒呼吸到空氣,瞬間氧隨著血液帶進了心臟,感受到跳動,前所未有的解脫感。你知道你從今而後,不再為他而有心情浮動,尤其你用極其冷靜的口吻跟他說你要離開了,電話那頭的他還在求著說給我最後ㄧ次機會,你說給了太多機會,什麼都太遲了。信用破產的他已被列為拒絕借貸情感的對象。
 離開他後的你,朋友都說,你像活了起來。你說:是的,在他之下,我只不過是被他困在那間房裡的魂魄,只能任由他自由來去。
 所以請靜靜地默默幸福,否則這段過往就會輕輕地浮出腦海裡。記得多年後再見,他對你說了也許,現在的我們比較適合在一起,你笑著說也許,但愛是不可逆的。
#情感萬花筒 
分類:藝文

評論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