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宽心一点了吗、《两棵橡树》与思想罪

1、愤世嫉俗的人真的越来越多。
  而且,他们觉得自己是“遗世独立”,把自己归为屈原、自由派、民主派、觉醒派,诸如此类。他们说一天也不能忍下去了。这是什么烂世界。什么烂政府。
  他们希望天朝政府马上下跪谢罪,为了自新冠以来的所有事情,或者为了领袖终身制,或者为了六四,或者为了大饥荒,或者为了不久前的停电事件、地铁淹水、老人旅游团被隔离拿不到救命药、亲人因疫情限制交通奔丧不得,求医不得类似的事。
  你要问我有什么感受?大家感受都一样吧?
  可是,当面对一个比你更激愤的亲友,比起跟他一起骂,更好的选择难道不是说“目前一切正在好转”,或者说“民间志愿组织也在行动进行补救”。因为你担心他会失控,进而被有心人发觉异常,变成维稳的对象?因为人心变乱的时候,被误会为铁杆反政府、洋间谍、邪教头目助手不是什么好事,就算罪在当罚,也要考虑到监狱是否真是个帮人静心思过的场所,又或者关进去只是接受无理的屈辱与徒劳的管理。要考虑到本人是否身体健康,精神稳定,一个轻微反社会的人如果坐牢出来成了坚定反社会就得不偿失。 即使他真的有罪,如果他在你身边,你可以防止他伤害自己或对别人造成危害,你可以看住他,你就是最好的看守,只不过没有监狱看守那么大的权限。受教育程度低的人,容易在被审问时,说出一些会被人抓住的错话。受教育程度高的人,则可能怀有不可更改的偏见,即使看到现实与想象不符,也拒绝面对现实。
  任何人在被当作犯人审问的时候,都有可能做出令自己后悔的事。
  所以最重要的是,你不希望让他被审问。
  但是也有些人正相反,他们会因为亲友的思想罪而觉得很自豪。或者因为思想罪,而觉得自己得到了“受害者的荣誉”,全家人成了一种道德上的债主。例如,可以在外来巨力的支持下,成为一种“声讨腐败社会的代表”。 但你不可能有裁决所有事情的器量,你只知道自己在某件事上的冤屈,那甚至不是冤屈,而是“从我的角度来说我的利益受损”。利益不代表公道。墙头草为自己找到了靠山或者掩护罢了。
  2、有些人注定要被利用,注定要犯错。有人说过,即使溥仪不想与日本人合作,日本人也会找上他的。在日本军方的棋局里,他必得成为傀儡。在德国话剧《两棵橡树》里,我们也看到一个普通人被政治的变动而逼疯的情景。故事男主角一开始相信纳粹的种族论,后来他不过是想养兔子罢了,但兔子们全被杀了,他也无法在节日宴会上唱歌,也没有生育能力,他被剥夺了一切,不疯何为。
  民众总是被骗的,要么被本国政府骗,要么被本国政府的敌人所骗。要么被宗教所骗。要么被保守派“古人均好人”所骗。被传销组织骗也是一种可能。
  鲁迅文章中提到,有一种书把科学与胡说掺在一起,容易误导民众。于今为烈。
  但是今天,不光是民众易受误导,连精英也会被误导。
  3、每个愤世的人都认为身边人不了解自己的痛苦,真的这样吗?在你身边的人只是希望你作为普通人安全地过日子而已。如果你真的是天命所归,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你身边人还会阻止你吗?
  鲁迅说他知道自己不是那种天选之人。他所能做的,只是留下文字帮人认路。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