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四十七章(11.13更正)

第一百四十七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鲁迪斯对艾格尼丝轻声说道。
“殿下,如果是欺诈或偷窃的罪行,一般的解决办法是赔偿受害人十倍的财物。如果犯人无法偿还,那他就得进行相应的劳动。”
艾格尼丝抚摸着她的下巴。
“比我想象的还要宽容。在国会,他们立马会砍掉他们的手”,她听上去已经习惯了暴力,“杀人犯是如何被定罪的呢?”
鲁迪斯冷静地回答。
“如果定罪为杀人犯,凶手会被流放或被绞死,判决通常取决于受害者的家属。如果不存在任何家人,则由牧师根据上帝的意愿做出决定。”
麦希变得更加沮丧。尽管她是领主夫人,但她对阿纳图尔知之甚少令她尴尬。
“快看那群女人!”艾格尼丝突然指了指。“他们在那个摊位上看什么呢?”
麦希抬头,一条狭窄的小巷里,十几名村里的姑娘们在争吵着。公主变得兴奋起来,一把抓住麦希的胳膊,想要进入混乱之中。
“她们究竟在争抢什么呢?”艾格尼丝问道。
村里的妇女们为了拿到堆放在一排排架子上的最好的布料而展开了一场猫斗(就抓来抓去那种……)。麦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像个傻瓜一样沉默着,看向她的侍女鲁迪斯。
“那、那里、是、是什么呢?”麦希问着她,指着布料。
“夫人,那是系在腰间的饰物。春日节一到,村里的姑娘们就会把这些布缠在腰间,头上戴着花,在田野里唱歌。”
“这个传统说的是威格鲁(Uigru)和那个树精(nymph)情人吗?”艾格尼丝说。
鲁迪斯点点头,礼貌地回应了她。
“相传,仙女勾引了英雄威格鲁,用一块布缠在他的腰上,并在他头上戴了一个花环。几个世纪以来,阿纳图尔的少女们穿着代表橡树精神的服饰,春暖花开时在田间唱歌,这是一个留存至今的传统。”
艾格尼丝的眼睛亮了。
“我们也去。”
“什、什么?”麦希说。
“麦希米利安,你不能错过自己镇上的节日,我们一起加入吧!”
无视麦希的反应。艾格尼丝再次抓住她的手臂,将两人拉进混战的少女中。
麦希吞下了喉间的尖叫。她的头发被摩肩接踵、互相推攘的女孩们拉扯着,她们也弄乱了麦希的衣服。然而,麦希却跑不掉,因为艾格尼丝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臂,感觉就要哭出来了。
“这个怎么样?”艾格尼丝说。
公主正处在兴头上,她推开挡着她的女人,钻到人群中间,抓起一块紫色的布,在麦希面前晃了晃,麦希惊恐的点了点头。她还在人群中挣扎,她的胃在抽搐,感觉艾格尼丝要把她的胳膊从袖子里扯下来了。她只想离开,但公主还没有说完。
艾格尼丝看着她拿着的那块布皱了皱眉。
“绿色或黄色最适合你。麦希米利安,它特别配你的发色。”
“嗯,嗯,我什、什么都行。”
“这个怎么样?蓝色最适合我,对不对?”艾格尼丝漫不经心的说道:“这跟我眼睛的颜色配不配?”
“唔、嗯,我、我……”
人群粗暴地推攘她时,麦希尖叫起来。村里的妇女们一边喊叫着,一边推搡着,一边扯着对方的头发和衣服。麦希从未有过这样被推来推去的经历。麦希惊魂未定,而艾格尼丝终于选好了自己喜欢的两条布料,向摊主扔了三枚硬币。
“我要买这两条!”艾格尼丝喊道。“够了吗?
“哦,当然!给你找钱。”
“不用了,谢谢!”艾格尼丝开心的喊道,从人群中退了出去。麦希和她一起后退,抚摸着她凌乱的头发和松懈开来的裙子。退后观看这一幕的希伯伦叹了口气。
“公主,能不能避免一下这种情况?万一受伤了怎么办?或者有人知道了您的身份……”
“哎哟,你担心那些单纯的乡下姑娘会害我吗?”艾格尼丝笑了,仍然对她的经历感到兴奋。
希伯伦放柔了声音,慈父般地说。
“我说错话了,那些姑娘们才有危险,她们就像芦苇一样,被殿下推来推去……”
艾格尼丝对他的讽刺嗤之以鼻,转向麦希。麦希听得半信半疑,发现艾格尼丝的目光后缩了缩了。公主带着真诚的微笑递给她一块红布。
“这份是感谢你带我逛阿纳图尔的礼物。我为你挑选了这个是因为它让我想起了你头发的颜色。”
“谢、谢谢您。”麦希犹豫着接受了礼物,艾格尼丝满意地笑了笑。
麦希看着收到的质地粗糙的布料。麦希很困惑,艾格尼丝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她看着公主手里握着腰间系的那条蓝布。
“我应该像这样把它绑在身上吗?”她问鲁迪斯。
“是的,这样系起来,不要垂到地面。”
“麦希米利安,你也试试你的礼物吧”,艾格尼丝说。
“我、我,在公共场合换衣服……”
麦希打开手中的布条,露出紧张的表情,艾格尼丝耸了耸肩。
“好吧,今天放过你了。不过,我们一定要一起去参加春日节的!”
艾格尼丝忽闪着睫毛,轻轻一笑,又开始快速地穿过市场。麦希折起她的礼物,慢慢地跟在她身后。
***
一行人继续走了一个半小时,才回到马车上。这段时间,艾格尼丝一时兴起买了五颗宝石、龙鳞、双足飞龙的皮和各种药草。她对草药的热情让麦希想起了鲁斯在市场上讨价还价的场景。所有的魔法师对稀有草药和魔法商品都这么着迷吗?
“我明白商人为什么冒险也要来阿纳图尔了,”艾格尼丝说道,“这里有很多稀有的药草,宝石也比其他国家便宜。”
“据我们的魔法师说,阿纳图尔山脉有很多稀有的药草。”希伯伦说道,“因为那儿的魔兽和魔物很多,所以得到这些骨头、皮革和宝石也很容易。”
希伯伦一边继续把艾格尼丝买的东西装在马车的车厢,一边叮嘱其他人小心搬运公主的东西。艾格尼丝困惑地盯着希伯伦。
“我看市场上还卖怪兽的肢体部位,难道附近的教会都不管吗?”
“在阿纳图尔,基督新教几乎没有权力,更不用说天主教徒了。虽然教会存在,但它只是个团长提供的资金抚养孤儿的地方,教会最近才形成,这里曾经只是块长期被忽视的地区。”
艾格尼丝指着大喊:“什么?我好嫉妒!”
麦希很困惑:“您、您为、为什么嫉妒呢?”
“从魔法师的角度来看,这是种理想的状态。魔法师和牧师的意见往往不和。”艾格尼丝怒道。
“牧师经常将我们视为违背上帝旨意的人。”
她在车厢内坐了下来。麦希回忆起小时候教她妻子美德的牧师,无法想象那个人对魔法师怀有敌意,她困惑地问道。
“为什么?会、会用魔、魔法不是很好吗,贵、贵族都想拥有个魔、魔法师啊。”
“在这场战争开始时,魔法师才成为一种商品。”艾格尼丝说。“随着领土争端的开始,魔法师的价格大幅上涨。因为我知道需我的父亲需要魔法师来统治领土,所以我说服新教界对魔法采取更宽容的立场。如今,魔法师已经强大到神殿都必须接受他们了。根据传统教义,魔法是一种恶魔的力量,它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恶魔是恶灵,交易恶魔的骨头、鳞片和宝石是亵渎神灵的行为。”
公主拿出自己刚买的红色魔石,深深地叹了口气。
“天主教会仍然强烈阻碍怪兽交易,而不幸的是,德拉西姆受到古老宗教的强烈影响,通常只允许魔法石交易。如果你被发现交易怪兽的骨头,鳞片或皮革,就会被交给神殿法庭处理。由于资源有限,我自己也只能制作一点儿魔法工具。”
“新、新教允许交、交易吗?”麦希问。
“新教允许人们自由交易宝石、怪兽骨头、鳞片甚至是皮革。但是,怪兽的血或肉的交易是严格禁止的。”
麦希皱眉。
“怪物的血和肉还、还能来做什、什么呢?”
她听说怪兽和龙的魔法石还有骨头可以用来制作魔法装备,比如用鳞片和兽皮制作盔甲。但人用血或肉能做什么呢?艾格尼丝微笑着,为麦希的不安而逗笑了。
“它们可以用于黑魔法或炼金术。有传言说有些人甚至会食用怪兽的肉。”
“吃那个?”麦希惊呼。
————————————————————
11.13 原译文中的维吾尔(Uigre)改为威格鲁
感谢豹大的翻译提供更正!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