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10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四十九章✿

第一百四十九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利夫坦低头看着麦希的脸。
“但你不想和他上床吧”,他尖锐地说,好像在确认麦希的反应。
“不、不!当然不!”麦希说。
这句话本身就让人觉得很侮辱,麦希的心被刺痛了。她激动地说,以防利夫坦仍然误会鲁斯。
“好、好吧,我、我发誓。这种想法我一刻也没有过!鲁、鲁斯也是。他和、和我绝、绝对不会背叛利、利夫坦。”(我很喜欢麦希这种表达,他和我,而不是我们)
“我知道,”他用低沉而压抑的声音低语着,轻轻地吮吸着麦希的唇,“只是个举个例子。我不讨厌公主。她是一个可靠的同伴,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像这样亲吻她。”
麦希很喜欢利夫坦的下巴在她身上摩擦的感觉。
“我对艾格尼丝的感觉,与我对你的感觉不同。”
“你、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英译版是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呢?韩文直译大概是你对我的感情是什么样的,结合下文选了韩文版本)
她用颤抖的眼睛注视着利夫坦阳刚的脸。他们只是睡在一张床,她只是一个利夫坦生命中的一小部分。他看到麦希的表情后,将她的脸按在了他的胸膛上。
“你是我唯一的家人。”他在她头顶叹了口气说道。(每次看到这句话我都想哭)
麦希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她屏住呼吸,咀嚼着他的话。
家人。麦希以前从未有过这个概念。是的,他们确实是一家人,他是她的丈夫,她是他的妻子。突然,她觉得喉咙里一阵哽咽。
利夫坦对这种诡异的沉默感到不适,他垂下手抚摸着麦希的小腹,开玩笑地补充道。
“如果有一天我们有了孩子,我就有两个家人了,我们就是个三口之家了。”(我真要暴风哭泣了)
“……啊,一个、孩子……你、你想要一个吗?”
“生一个吧。如果生了个有着红色头发、灰色眼睛的小家伙,在地上爬来爬去的应该很可爱。”
“我、我觉得孩、孩子的头发是黑、黑色的会好看。”麦希用沙哑的声音喃喃自语。光是想象着自己有一个长得跟丈夫一样漂亮的孩子,她就觉得幸福感爆棚。
她和利夫坦的孩子……自从来到阿纳图尔,麦希就一直在经历着各种前所未有的事情,所以她根本没有考虑过怀孕的事情,但现在想想,有个孩子也并不奇怪吧。麦希幻想着眼神变得有些涣散。将一个嫩白的婴儿抱在胸前,梳理着婴儿浓密的黑发,看着孩子红润的嘴唇撅起的样子,那该是什么样的感觉呢?麦希甚至开始想象,在孩子喊她“妈妈”的时候,她会感到有多么快乐呢?一想到未来,麦希的心跳加快了。
然而,这些美好的幻想却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打碎了。来到阿纳图尔已经快半年了,她还没有怀孕这正常的吗?据抚养她的乳母说,女性怀孕后月经就停止了。如果是这样,她应该从上个月开始就不会再来月经了吧?虽然利夫坦离开过几次城堡,但他们却频繁地同床共枕……
麦希回忆起她的母亲因无法生育儿子而痛苦不堪。
“睡吧。”利夫坦告诉她,他伸手灭掉灯,把毯子拉到麦希的下巴处。她钻进他温暖的怀里,努力驱散着自己消极的想法。
只是时机尚未成熟,她想。
有些夫妇在结婚三四年后才有了孩子。显然,在适当的时候,他们也会传来好消息的。
***
第二天,当太阳已经升起时,麦希独自在卧室醒来。她看了下床边空荡荡的位置,带着失望的眼神,她坐起来,叹了口气。利夫坦是一个非常勤奋的人。
麦希脸色阴沉地从床上起来,开始洗漱。今天,她要完成在带艾格尼丝参观阿纳图尔时未完成的工作。要检查花园绿化的进度,仔细检查客人安置的是否妥当,以免有什么不便。
虽然忙碌的一天才刚刚开始,但麦希的心情却比前一天轻松多了。她笑着想起了利夫坦宽阔的胸怀和整夜都在温暖的环抱着她的臂弯。在确认利夫坦对她的感情没有冷却后,麦希感觉更安心了。
“您好,夫人。”侍女们微笑着鞠躬,问候麦希,“昨晚睡得好吗?”
“我、我睡得很好,谢谢。客、客人有什么需要吗?”
“大家都睡得很好,夫人。除了公主,其他人都还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鲁迪斯说。
“公、公主呢?”
“殿下一大早便随卡吕普斯阁下一起去练兵场了。”
“跟、跟领主一起?”
鲁迪斯注意到麦希焦虑的表情,连忙补充道。
“骑士们也和他们在一起。其中一个随从提到说他们打算去查看侍卫的训练。”
“我、我知道了。”
让鲁迪斯察觉到自己的阴暗的情绪,麦希感到很不好意思,赶紧把脸转了过去。虽然昨晚利夫坦亲口说对她说,他对公主没有其他感情,但听到两人在一起的消息,麦希还是立刻紧张起来。难道她一直都是这么爱吃醋的女人?
麦希迅速跑下楼梯,揉了揉微微发烫的脸。即使在跟管家罗德里戈巡视花园时,她的紧张感也没有消失。利夫坦又没有密会别的女人,她为什么感到如此不安?麦希在花园里不安地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最终还是没忍住,走向了训练场。即使和他们在一起会感到尴尬和不舒服,那也比现在更踏实。
抱着这样的想法,麦希大步穿过训练场大门,突然爆发出一声巨响。她站在门口,俯视着。
或许是有什么特殊的训练吧,楼梯下密密麻麻地聚集了比平时更多的骑士。一边是艾格尼丝公主和她的随从,另一边看见了见习骑士的面孔。
两名骑士走进了场地,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他们。麦希睁大了眼睛,两名骑士都戴着头盔,但从自信的步伐里,不难辨认出其中一名骑士是利夫坦。他要和艾格尼丝的人决斗吗?为什么?
看着他们面对面站着拔出来剑,麦希露出困惑的表情。从盔甲的外观来看,挑战者看起来像是公主的护卫骑士,而不是见习骑士。是和客人吵架了吗?
麦希眨了眨眼,利夫坦像一个飞过天空的铅球一样向他的对手冲去,速度之快令人震惊,以至于很难相信他满身铁甲、全副武装。麦希尖叫着后退,但是声音被雷电般的金属碰撞的声音淹没了。
利夫坦轻松的防守着,甩开对方的剑,对方立即换了个姿势进行攻击。他们的刀剑像蜂鸟拍打翅膀般的速度在猛烈碰撞着,金属撕裂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
麦希一动不动,她站在那里看着,对这种暴力行为感到惊愕。骑士们的双脚深入地面,四处散落着灰尘,尘土如雾般满天飞舞。场面太过激烈了,麦希感到头晕目眩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她转过身去。
站在附近的卡伦爵走近她。
“夫人,您没事吧?”
“卡、卡隆爵。”麦希本能地抓住了他的斗篷的下摆。“他、他们在干什么?为、为什么利夫坦在决斗…… ”
“冷静下来,夫人。这不是决斗,只是一场轻松的比赛。”
“轻松的?”麦希难以置信地看着他,雷鸣般的声音还在她身后响彻。“这种程度怎、怎么还能称之为轻松?要、要是有人受、受伤了怎么办?”
“我不知道挑战者是谁,但团长对付他很轻松。这种程度的训练在我们骑士中很常见。请不要担心。”
卡隆试图安抚她,但每每听到低吟声,麦希的心都在狂跳。而身边的骑士们则是抱着手臂站着,以轻松的姿态观看着比赛。
“如果您身体不舒服,我可以送您回去。”他看着麦希苍白而紧张的脸说道。
麦希下意识地靠在卡隆搀扶她的手臂上。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叮”声响起,周围安静了下来。麦希回头看,想知道她的丈夫是不是受伤了。
幸运地是,利夫坦像石像一样站着不动,在他以坚决的态度将剑刺向骑士的脖子时,沉默了一会儿的挑战者举手示意认输。
麦希如释重负地吐了口气,身体里的紧张感也缓和了下来,似乎两个人都没有受伤。心神一松,肩膀下垂,麦希忽然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麦希看到了脱下头盔的利夫坦,凶狠地盯着她。他大步走过来,腰间收剑,冲过来将她从卡隆身边拉开。
“你干嘛?”他问卡隆。
“夫人似乎被训练战吓到了,”卡隆尴尬地说,然后后退了一步。“我只是扶着她而已。”
利夫坦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向麦希。
“别来这儿,这里不适合你。”
他抓住麦希的手臂,将她的身体往入口推去。利夫坦的金属手套紧紧贴在她的手臂上,麦希发出低声的呻吟,她的皮肤仿佛在燃烧,利夫坦立即松开了她。麦希揉了揉发麻的前臂,困惑地看着利夫坦,他怎么看起来如此烦躁呢?
“我、我没事。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比赛……我只是有点惊讶。”
“麦希米利安,你从来没见过比武或剑术比赛吗?”艾格尼丝公主突然插话进来。
————————————————————
这章有好多话想说…
会涉及严重剧透
不想被剧透的同学现在请快速离开!
3
2
1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这个小说 有些情节看着看着就哭了 估计是年纪大了太感性
我很欣慰的是
小说里 利夫坦他们都两个 明面上都没有那么迫切的表现出
一定要赶紧要个孩子的这个想法
这种顺其自然的态度 所以也不至于后续太难过吧
但是看到利夫坦抚摸着麦希的小腹 说将来会有两个家人的时候 我真的好想哭
虽然我家是个丁克主义
但是我真的好希望我喜欢的cp结婚生子……
以至于回头翻译到这里的时候
心情就更加难过复杂了
简单梳理一下小说第一季故事的发展走向
目前我翻译的这部分再往后
麦希会因为学习魔法的事情跟利夫坦发生两三次的争执
但是也因此两个人感情会剧烈升温
接着大规模的魔物迁徙爆发战争
最先派鲁斯和希伯伦带队去镇压 结果被怪物困住了
后来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七大陆就组成了联盟军
所以利夫坦就不得不再次去战场
但是此时阿纳图尔已经没有高段位的魔法师和治疗师了
麦希苦苦哀求 俩人又发生了冲突 这次连骑士团都站在了麦希这一边 最后利夫坦妥协 带着麦希一起远征
走到半途 越靠近前线越危险 于是利夫坦把麦希留在了一处中转的城市(我忘了叫啥名字了)
麦希就跟其他贵妇们一起在那里等前线的消息
后来结识了一位贵族小姐 贵族小姐是为了等她的兄长 而麦希等她的丈夫
她们两个都觉得继续等下去太煎熬了
于是俩人假扮成修女混进队伍去了前线
这里我不得不说 麦希真的很勇敢
太多的细节将来翻译中再说
几经波折终于在战场上见到了利夫坦
你可以想象 利夫坦 在前线见到了本该留守在安全后方的麦希
得气成什么样子……
(在阵营里还发生了一件事 有个联盟军的骑士看见麦希以为她是妓女或是修女 毕竟战场上女人太少见了 兽性大发 对麦希不敬还挑衅利夫坦 这段也既好看又伤心)
在最新英译章节的更新里
没有等来麦希的怀孕 而直接是流产了
因为中了魔物的调虎离山之计 七大陆的联盟军主力全都去了前线 而后方支援只剩下物资和伤员 其中还有鲁斯和受了重伤的希伯伦
这时魔物突袭了后方
因为利夫坦下了密令一旦出事 尤里森他们两个必须带着麦希从密道逃走
麦希怎么可能就看着大家送死自己跑路?特别是鲁斯和希伯伦也在里面
所以麦希以一己之力救了全部人而自己差点失去了性命
而她自己根本不知道那时候已经怀孕了 流产导致了大出血
麦希被送回后方时 鲁斯说再晚一点人就没了
再次想象一下利夫坦当时的心情……
这个后面也会翻译到 到时候大家可能要心碎一阵子
利夫坦怕麦希知道这个事情会受到打击
所以下令封了所有人的口
并且在麦希昏迷一周后醒来的当天 就要求公主两天后带麦希回德拉西姆宫
来到国会后
麦希依旧不知道流产的事情
公主也请了最好的魔法师和医生给麦希看病调理身体
既然来到首都了 那就肯定会见到她爹了
她爹一听说麦希的流产这件事情 脸色很难看 但是做戏又要做全
她爹在公主的宫殿见到了麦希
表面心疼女儿 背地里恨不得麦希死
于是那个好死不死的父亲把流产这件事情告诉了麦希 甚至还羞辱她
这时候战争已经胜利了 利夫坦已经在回程来接麦希的路上了
但是公爵一是觉得麦希这么丢人还好意思住在公主的宫殿里 二是觉得利夫坦回来一定会跟她离婚 还是丢人 三就是给罗赛塔已经在皇宫内定好了亲事 如果这时候麦希死了 或者流产的消息影响了罗赛塔的行情 他毕生心血就全毁了
所以再次对麦希进行了PUA把她带回了克罗西公爵府
护送麦希回来的卡隆和乌斯林也不同意公爵带走麦希
既然嫁给了利夫坦 他就是卡吕普斯夫人 她只属于她丈夫
但是公爵多么无耻啊就威胁麦希跟他回去
两个骑士一路护送麦希回到克罗西 刚到 公爵就要求他们第二天立刻离开
接着麦希基本就被像被打入冷宫了
公爵的意思很明确 麦希只要不在罗赛塔出嫁前死掉就行
麦希在公爵府精神上受着巨大的折磨 因为她不相信任何人 包括自己也包括利夫坦
即盼着利夫坦来也害怕他来
而且因为她之前深受重伤 身体本身就没恢复
公爵府也没有善待她 每天就是粥 她因为忧思过度也吃不下什么东西
所以麦希后期的身体状态很差 每天在等利夫坦的同时也在等死
利夫坦来到公爵府邸接麦希 公爵拒绝让他们见面
麦希偷跑出来 只看了一眼利夫坦确认他安然无恙的归来了就被家里骑士抓回去了
公爵知道她跑出去后大怒 白天他忙着应付利夫坦 晚上忙着“教育”女儿
麦希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时候 利夫坦出现了……
细节不说了 你们能现象得到利夫坦看见麦希衣不蔽体浑身是血躺在地上他什么心情
公爵被利夫坦打个半死
鲁斯 卡隆 乌斯林进来的时候也惊了
利夫坦基本上已经失去理智了 那时不管谁碰麦希 他都准备干死谁 鲁斯帮麦希疗伤 然后一行人带着麦希跟骑士团汇合 回阿纳图尔
回到阿纳图尔 利夫坦加强了领土的安防 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麦希 同时也准备灭掉克罗西
目前就先剧透到这里吧 你们扛得住 我有点扛不住了
回到本章
再继续说麦希从未看过剑术比赛或者比武
其实这里侧面反映出 麦希基本没有出过门 也不受重视
在我对贵族生活有限的了解中得知
贵族家的小姐在成年后 家里的兄长或者是父亲都会带她们去参加这种场合
为了增加露面的机会 能认识更多的贵族 把自己的闺女嫁给更好的人家
所以这里最后公主对她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感到很吃惊
翻译完心情好糟 今天更新了三章 所以大概要休息一两天 两三天再更 爱你们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