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2

分享

租屋奇談(八):出租兼交友

找尋…替死鬼?如何出租邊交友,還發現自己其實被室友耍得團團轉?
租屋奇談系列上一篇:租屋奇談(七):開溜

裝可憐

雖然上一篇,我們開開心心地搬到了新家,但是和上一個住處的故事還沒了結。我提到了合約裡對於提早解約的條款,要求房客必須提早一個月告知房東,並且找到接手剩餘合約期間的房客。當時我確定租下新房的時間是3月1日後幾天,正好趕不上4月1日新的月租計費週期,因此我只能選擇在四月同時繳交兩筆租金。這當然是下下策,畢竟蘇黎世租金十分昂貴,但貴參參的雙倍租金已然拴不住想要脫離苦海的心,平常再怎麼省錢的我,也絲毫不猶豫的直接下決定。
我不知道提早解約這件事,會不會又招惹我房東兼室友不開心,於是我編了一大串理由裝可憐,諸如:「新學期的專題會不定期要求我週末去做實驗,我無可避免的會一大早就出發,這樣會吵到你睡覺,我也難以拒絕指導老師的要求,所以我必須在兩難中做下提早解約的決定,造成你的不方便我真的很抱歉」,雖然這理由聽起來有點荒誕不羈,但因為我室友不了解這個領域的運作模式,所以基本上就是隨我怎麼說,他就得怎麼相信。更別說,做這個決定哪有什麼兩難,只有想逃走的心,留下來才是唯一的難啊。
這個理由十分的成功,他不僅點頭答應,還多問了幾句話關心我,我就裝可憐裝到底。我也跟他約定好,我三月底搬走,但租金會付到四月,下一任房客則是五月開始入住繳租金。
理論上,我會有非常充足的時間可以找到下一任房客,所以我詢問了我室友對於房客的條件和要求。他告訴我,那時實在太過忙碌,晚些就會給我答覆。又開始拖了唉,但我又能如何呢?要是我太常提醒他,他一定又會說:
「Don't pressure me!」

我房東…是誰?

雖然他嘴巴上說十分忙碌,但他卻有時間來跟我抱怨樓下的烘焙店店員。那位烘焙店店員有次遇到我,在知道我是樓上的住戶後,向我詢問近期有無房間準備出租,我當然順道向他廣告我的房間。沒想到這位店員後來藉由烘焙店的人脈找到了我室友之後,像是觸發了什麼開關一樣,讓我室友爆氣。據我室友本人的說法,他兇了那個店員,
「因為他(店員)實在是太笨了!!!!!XXXXX,這麼笨,難怪他只能當烘焙店店員,X。」
那位店員看起來不像是瑞士人,可能是個移民吧。總之,我室友正常發揮,把別人給嚇死了。而且說出這種話,足見他自恃甚高、目中無人的程度,令人厭惡。
然而,我還是很好奇,到底為什麼他是說對方笨而不是煩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怎麼聽不太懂?我一方面假惺惺的點點頭,另一方面詢問我室友他到底哪裡笨,我室友反常地支支吾吾,但我聽到了一些關鍵字:
「他跟烘焙店的人說,什麼我把房子租出去…不能讓別人知道…這是犯規啊…他真的是不懂耶笨死了…」
我回想起我室友的家庭背景和來蘇黎世求學工作的辛苦歷程、我想到了一般租約應該要有的長相、再連結到以上這些關鍵字…
難道他不是我房東!?他到底隱瞞了什麼?雖然政府機關那裡應該有登記房屋持有者的姓名,因此我去戶政機關登記時,應該會提醒我房東的姓名並非我口中室友的名字,但我也不知道哪個環節可能出錯,總之整件事聽起來就是撲朔迷離到了極點…

極限出租

時間滴答滴答的過,在我縝密挑選的時機下,我問過三次他對於房客的條件,他都以同樣的方式敷衍應對。直到四月中我覺得事態不妙,我直接發訊息下最後通牒(當然是很有禮貌的文字),再不回應我就只能先刊登廣告,房客也由我篩選了。他對我再怎麼差,我還是下意識地認為,下一任房客是他的室友而非我的,因此希望他可以給個條件。可是,我實在是很受不了這樣歹戲拖棚,讓我很難做事唉...
果真,最後通牒是有用的,他開給我了他的條件。這條件根本不消幾秒鐘就可以講完,跟他忙不忙根本無關吧…
「我要一個亞洲男學生。」
這條件也太嚴苛…只是這條件越想越不對勁,為什麼是亞洲、男性、學生這種組合啊?我回想起某次和我室友的對話,他當時說:「亞洲人比較有禮貌。」剎那間,我想通了 — — 這是一個最聽話、最好操控、最不敢反抗、最會忍氣吞聲的群體!一切都變的如此合理,又如此的令人不適。
打完了出租廣告的草稿,一股強烈的罪惡感蔓延全身…我雖然沒說任何一句謊話,但很多話我的確都沒說。找尋下一任房客,等同於是在幫自己找一個替死鬼耶。但是,靜下來想想,無論如何總是有人得住進去的,差別只在刊登廣告的是我或我室友罷了。不可否認的是,親自完成的壞事,就算是必要之惡,仍然會讓人內疚。
回到現實,我僅剩兩週多的時間,要如何才能達成這目標呀?
我在各大租屋平台、臉書社團撒廣告,內容強調租屋處的地段及生活機能等等,祈禱申請信像雪片般飛來。的確,在僅剩兩週就要入住的狀況下,申請者仍然一個個上前詢問,但是租屋奇談系列的故事基調向來都是出奇不意的轉折和重重路障,即便申請者眾多,我卻難以出租…
首先,申請者當中只出現了兩位亞洲男學生,一位在英國念大學的以色列人、另一位則是在丹麥念博士的中國人。這還不打緊,最要命的是當我想和我室友商討帶看時間的時候,他才通知我:
「不開放看房,給他們看我之前錄給你的影片就好了。」
我措手不及。我三月底搬家時,我室友原本要討回我的鑰匙,我當時還向他說明,有鑰匙之後帶看比較方便,他才答應我留著鑰匙。這本身就很荒謬了,因為四月租金仍然是我繳的,他憑什麼把我的鑰匙收回去啊?更別說當初提到帶看公寓,他也沒表示反對,現在直接突襲我?兩週找房客已經夠困難了,還不給看房?

出租兼交友

如同我在第一篇所許下的諾言,無論狀況多困難,我不會當不聞不問、不回訊息的出租方。雖然我出租的是個爛公寓,罪惡感滿滿,但是我能做到的是減少找房時申請者的焦慮和不確定性。我向每位申請者發送事先擬好的訊息,內容大致包含:請對方自我介紹;為了無法實體看房向對方致歉;為了避免詐欺嫌疑,提供公寓週邊實體帶看或視訊問到飽服務;向對方保證,會用最快的速度向他告知最終結果,無論成功租下或婉拒申請。
有趣的是,那位以色列人在視訊中問到了幾個關鍵問題,例如暖氣和與室友的相處狀況。我雖然仍有所保留,講話的語氣不會像是部落格文章如此的一針見血,但既然問到,我就一五一十的回答。罪惡感仍在,但是底線就是我不能說謊。這並不代表道德上比較高尚,畢竟刻意避開不說或者語句經過修飾,也可以是一種不道德的行為,但是時至今日,我仍然想不出更好的辦法,除非 — — 違約。只是違約之後,我室友一樣會去拐一個人來付他租金,這樣事情真的會比較好嗎?說真的,我無法回答。
後來我和那以色列人聊開了。畢竟他視訊時已經把關鍵問題都問完了,會租房的機率不高,因此我乾脆放棄,直接告訴他真相好了。我們接著又和他約了第二次視訊,聊了很多瑞士生活和ETH的大小瑣事,他告訴我,我是他遇過最誠實、最友善的出租方,他從來沒有 — — 也可能不再會有 — — 這麼好的租房經驗。沒想到,出租房子竟然也可以認識新朋友?
許多其他申請者,都因為無法實體看房而打消念頭。雖然我非常失望,但我都會一一回覆,祝福他們在租屋一級戰區蘇黎世找房成功。有些人也表示十分感謝我友善熱情的回覆。這是個善的循環吧…準備罐頭訊息(當然字字句句都是真心的)不需要花幾分鐘,卻可以讓彼此的找房經驗從滿滿怨氣變得暖心。

倒數計時

當時唯一和我約公寓週邊實體帶看的是一位索馬利亞人。我原本盤算著,會接受週邊實體帶看,表示非常有興趣,我又表現的這麼友善,應該可以說服他!結果對方搞錯我的意思,以為可以進的了公寓參觀…我連忙向他致歉,但他好像也知道自己少看了一些資訊。終究是烏龍一場。
這下子真的糟了。各位讀者,這烏龍的一天是…
4月29日。
我真的是走投無路,申請者眾多,但幾乎每一個人都因為無法看房而放棄。我向我室友反映這個狀況,他卻只回我一句「我以前這樣找房客都沒有問題」。
事實上,4月28日時,我手上僅存的兩位申請者就是一位索馬利亞人和一位印度人。我當下直接冒險,同時答應兩個人租下房間,為的就是要留住他們。這種高風險的行為以後我絕對不幹,這次是真的被逼急了。4月29日開始,我只能寄望這位印度人能夠在不看房的狀況下,答應租下了。
像是中樂透一般幸運,這位印度人在4月29日早上11點答應從5月1日開始租房,我也立刻給他我室友的聯絡資訊,同時通知我室友,他不僅同意,也答應我的要求,當天下午5點我回到舊租屋處取回我的訂金。
還記得下午5點走到舊公寓門口,裡面燈火通明,但我敲門後無人應門,便逕自開了門走了進去。我站在公寓大門口等待,我室友一開門看見我就十分不高興,「你現在不住在這裡,沒經過我的允許你不可以進來!」我只好跟他道歉,雖然明明就是跟他約5點,他自己過了15分鐘才出現…況且,我那時還有繳租金,憑什麼不可以進去啊…我事先商量時間表達尊重,他用遲到和對我教訓作為回報。
不過無論如何,那天他如果要我跪著道歉我也無妨,因為取回訂金之後,我正式跟他劃清界線、毫無瓜葛啦啦!!!我拿著訂金飛奔出門,像是從籠裡飛出、呼吸自由空氣的鳥兒,迎向全新的留學生活!!!
瑞士 租屋 室友

續集預告!

絕地大反攻
我同學說的沒錯,我的租屋故事跟連續劇差不多精彩。我們終於迎來最終章 — — 等等,不是訂金都拿回來了嗎?為什麼還有後續?
我也是這麼以為的。但曲折離奇的故事,總要有個令人振奮而印象深刻的結局,於是老天就安排了這離譜的後續發展😂,讓我下定決心,絕地大反攻!!
  

租屋奇談系列下一篇:租屋奇談(終):絕地大反攻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日常亂亂聊系列|麻糬的異鄉日記所有文章

#瑞士  #租屋  #室友 
分類:日記

ETH物理/瑞士日常/歐洲旅行/心情札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租屋奇談(終):絕地大反攻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