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衡量民主与女权、种族歧视的优先级别

看到有个美国公知说,给川普投票的理由之一是,川普不支持女权者和黑人争取权利的“过激行为”。他认为“黑人也是命”的游行和打砸行为,会向美国走向不安定的未来,而女权者的力争上游,也会让男人浮躁,金字塔底的人争取人权,会导致社会撕裂,打击多数人的积极性,让大家无心建设经济,不肯互相妥协,彼此帮助。
  但很多人就是因为拜登支持黑人也是命、男女平权而投票给他。
  显然,他认为社会凝聚力或者美国强大的理由,是白人男。既然以前就是靠他们,以后当然也是靠他们,黑人和女人根本可以忽略不计。在美国电影的叙事里我们看到的是白男的希望与挫败、沉潜与再起,女人、黑人总是居于次要或背景的地位。
  忽然想起了内部矛盾与外部矛盾论。他觉得黑人和女权者的诉求(以及性少数者的诉求)是内部矛盾,外部矛盾比较重要。所谓外部矛盾,就是不民主的国家,应该被美国揍扁。而这个单子上,有中国。他认为只要中国有了类纳粹的行为,就应该让正义之师出动,打小人的过程中,也可以让美国内部凝聚一下。想到中国人的生命与财产,不过是用来凝聚这些美国佬的工具,的确不是滋味。
  但是,他显然脱离现实了。美国年轻人并不觉得打中国有那么重要,其实他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说明中国在新疆有集中营。而他的结论居然是,美国年轻人令人失望地不在乎民主。
  其实中美的公知在保持金字塔的秩序稳定上是态度一致的,他们都觉得女权者过激了。白男觉得女人失去温顺是不好的,华男也觉得女人应该再忍耐一下。白男觉得黑人和性少数者并没有受很大委屈。原先美国的生活方式有什么问题吗?既然美国是世界第一,就应该原封不动地延续下去,而不是突然让女人、黑人来引领方向。或者因为女人或是黑人的血泪,就心生动摇,更不用说涉嫌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纷纷下架的电影、书、因性丑闻换掉的色狼导演、被“诬告”强奸男童后主动出柜的男星,会不会有点象中国的文革呢。动漫《进击的巨人》里面,艾尔迪亚国被妖魔化,原本不相干的几个国家团结起来攻打“巨人国”,靠这个巩固同盟和凝聚国民。有一个共同敌人的好处实在多,所以艾尔迪亚国想在外交上突围极为艰难。但是划定一个国家是邪恶国家,或者划定一个女人是荡妇(判断女人贞淫与否),自古以来,就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长久以来,他们一直强调中国与美国有本质上的不同。所以中国的文革不应该在美国发生。中国的新冠也应该只祸害不民主不科学国家。大自然的瘟疫来袭时,从来不会划定对基督徒、民主架构就网开一面。
  类似的性别观点,种族观点是一直存在的。例如女人无法进入高精尖科学领域或是体力消耗惊人的职业。以及黑人、女人不应该跟白男享有一样的投票投,他们得再等等。
  还有新冠疫情初,台湾张悬的哥哥说,武汉的疫情是香港怨魂的报复。既然是反送中时期形成的香港怨魂,就应该只精准地报复中国人。
  当新冠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全球,中国文革发生在中国也发生在美国,难免会让自觉优越的欧美人民感到困惑了。困惑与反思并不可怕,甚至会是好事,因为“困而后知变”,但是既然政府或是智囊都拿不出现成的解决方案,无法展现优越性,就很窘,毕竟网络时代,群众的眼睛雪亮。如果承认自己不是完美的,就不必窘迫。但他们一向说“不存在什么技术困难”,他们就无法面对自己的不完美了。
  回到前头,那位美国公知关心的只是美国公民的应有权利,至于其它的,就敷衍一下算了。换言之,家里有个对社区来说可怕的暴力男,但是只要他在家不欺负亲友就可以了,反而会为他出去欺负人的体力与威慑力而感到安全。公知所关注的中东和平,只是说中东暂时不闹腾,而不是指双方达成了真正的妥协,而且对这个约定感到满意,并不是在乎公平与正义的实现。至于他所关注的新疆集中营,他连事实也没弄清楚,就认为应该干涉,以展现“对民主的责任感”。在他的理想世界里,美国的话语权是用气势、武力来实现的。但这种绝对的力量,对于一个正常国家是否太多了。衡量多不多,在于别国是否因此而觉得自己太弱小,也需要去储备武器了。
  美国的存在,乃是让大家感觉不安全吧?
  美国的强大,真的不包括黑人与女人的努力吗?中国的强大,就算没有女人也行?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