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叔大婶和阿嬷、平行线无交叉

大叔一词流行几年了。在韩剧里,随一声大叔出现的,可不是什么失败中年人,而是一个年富力强风度不错的男子。而被称为大婶的,很可能是让人眼前一亮的好看能干的女精英。随着BL的流行,大叔一词的年龄层扩得更宽,却仍然受欢迎。大婶一词则渐渐回归于平凡。
  为什么都想跟大叔恋爱呢?换成大婶又如何?你大概会想到大婶总是被一堆杂务占住时间精力,没办法谈恋爱。
  豆瓣上有人说,《佐贺阿嬷》是一本不忍卒读的书。作者的童年实在太惨了,那种物质精神双贫困的生活怎么过?
  我想起书中有一段,作者想到家里经济困难,在需要携带贵一点的随身物的场合,只提出最低的要求,阿嬷突然明白到这是穷孩子在体贴长辈,失声痛哭了。
  除此之外,阿嬷都没哭过。她一直用乐观积极的态度生活,对小孩说我们的生活什么也不缺。而作者也跟大人一样积极面对物资匮乏的局面。即使他一生中只充阔过一次,也觉得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那位豆瓣的读者畏惧贫穷,害怕与别人比较,更受不了自怜,所以觉得那本书简直是伤人的利器。原本他并不愿意想象穷人的生活,却被带进了那种想象里。若要过那种日子,他宁可去死。
  打个比方,如果对贵族说,马上要战乱了,你会跟我们一样穷,只能过最低水平的生活,贵族要么想提前逃亡,要么就觉得那种日子一天也受不了。但从穷人角度说,作为比穷人享受了很多的贵族,就算从战乱那一天开始过穷日子,应该也不算吃亏啊。如果你一天都过不得,我们是怎么过的?
  不论穷富,大家都是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难关要过,在面对难关时,人总要用自己的坚强与智慧来解决问题。佐贺阿嬷出色地解决了问题。而许多贵族,他们也许根本不需要坚强与智慧,却只会嘲笑穷人的生活廉价得不值一活。
  有篇小说里,女律师周旋于两个官司里,一边是职员维权讨工资,一边是企业家的情妇要分手费,职员为了讨几千块的工资流尽血泪,而情妇为10几万的分手费不肯让步。有很多人其实是把自己置身于情妇那个阶层的水准上,并没有想象过穷人的生活。因为自己比较幸运,可以跟命运讨价还价,却认为别人都“不争气”。
  马列主义最早出现的时候,就有共产共妻的谣言,很多人跟着鹦鹉学舌。在他们眼里,只有文革与大清洗,地主被批斗好惨,而不会想到自己不是地主家的人,即使穿越到古代,自耕农远比地主为多,怎么能确保自己就享受富贵呢。
  诬蔑一个人很容易,红楼梦说“转眼乞丐人皆谤”,诬蔑马列主义就是共产共妻,是把自己置身为富人阶层的一份子。
  “婚姻是制度化的卖淫。”这句话仍然没有过时。就算在女权比较进步的欧美国家,法律上也没有做到婚姻内部弱者(女性)的性自由。
  资本社义社会的各种痼疾,就不在此列举了。
  但是如果说资本主义是人类社会唯一的希望,一出现共产义义苗头,就马上掐死,就好象御寒时只有一件棉衣,就算有很多缺点,也只好忍受。那也许就是资本主义排除竞争者的方法。当不再有人记得马列主义以及一切左翼理论,就可以指鹿为马。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