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魅魔.女權理想國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自google無版權)

前陣子子我走在路上,斜對面一位女孩子馬上吸引我的目光,吸引我的原因也很簡單,除了長相好看外,重要的是身穿短到不行短裙的她,配上緊膝上襪露出來的大腿完完全全,徹徹底底地吸引了我的目光,以至於我真的看走神差點撞上電線桿。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不可以色色

以上這段,很有可能被大多女性覺得噁心討厭,甚至受到強烈的批評,但有時這就是我身為我個人的角度,對眼前所見最直白最簡單的反應,而且最可悲的是在當下我所感受到電線桿的壓力,那種因為這個起因造成可能讓自己很痛很恐懼的後果,感到非常的害怕,一個身穿短裙膝上襪腿長看似將近100公分的女性,在這件事情上對我而言,她才是控制全局的神,在色字頭上,我只是那個被任意吸引控制的人偶。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截自IG: xalternative)


色字頭上不只有刀

對我而言在"色"這個領域上,有時候感官領域是非常多變也多元,對於社交平台上的網美也一樣,那些一再被修改到非常不真實的虛假的部位上,卻被爆炸的流量和追隨者支撐著,而那些女權所抨擊的所謂的物化女性這件事,可憐的是那些物化到極致的網美,還是只能被看似多變多元的..類胸部、類臀部模組吸引甚至無形中被奪走了時間、金錢、廣告的所謂追隨者(大多男性)究竟哪一方更為弱勢,而網美透過對男性市場、眼球市場的洞悉和行銷,在一個民主和自由市場前提下,有哪一個立足點是可以告訴網美「妳不可以這樣做』,看來在色字頭上不只有刀,它可能是設定上沒辦法改變的巨大市場。

焉知魚樂

不談色,女性主義更多所討論的是眾觀縣在男女性,所謂個別的"自主權",我覺得這個主題確實是做為女性在這社會上所應得的平等和對等,但所謂的平權平等自主對等,它的範疇之廣是沒辦法用簡單的"二元",或是套用所謂"公平"公式讓AI去判定我做為男性父權了多少、女權了多少這麼簡單,女性不會因為她決定了不穿胸罩而感受到自主;女性只有她感受到自主才不穿胸罩,男性更沒辦法為了體驗不舒服和羞辱感而穿上胸罩被女性強姦,我們沒辦法叫一條魚用兩邊魚尾在陸地上走路,從此我們便無法理解魚為什麼不在陸地上生活;陸生動物為什麼不在水裡睡覺,看似露出了乳頭,卻始終沒有露出水面。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截自   吳佳穎 Wu Chia Ying Facebook)

皆知美之為美

2021年最難過的事情,我老婆吳佳穎(並沒有),可惜沒有在奧運會上拿下屬於她的金牌,喜歡這位選手在螢幕上不外乎個性活潑幽默、專注力才華和最重要(我懷疑是最重要的)是外表,過去道德感比較高的自己也曾認為,不對!漂亮的女孩子這麼多,一定是她內在更多個性身為女性那種自信和專業吸引自己,但隨著時間推移和增長而開始否定自己對內在價值的高重要性,我所忽略的並不是它是一句假話,更因為它不是一句假話,以至於在我開始認識奧運選手裡,有更多一樣幽默有才華很努力將自己體態和能力鍛鍊到非常壯的舉重選手,只是不巧她們可能也有漂亮特質,但有些參數(可能體態)改變時,很容易將這個人的所擁有"吳佳穎"特質直接省略了......同樣的女權眼中的所謂"物化"和"商品化"我質疑也有同樣的bug,當台灣女演員貓不專門拍大尺碼女孩的全裸寫真展現台灣目前社會很少被重視的所謂Fat Beauty時,反而成為小眾成為一個被女權貼上自主好女性卻被推到邊邊沒被注意時,女權本身有沒有發現它的意識形態壯大的同時,內部的結構是鬆散的。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截自   貓不 CatNo   Facebook)


量產型魅魔

而做為女權理想國為主軸,我只提出問題質疑和不解,我不會也沒有立場和資格,告訴社會女權理想國應該長什麼樣子、往什麼方向發展,但我以男性的視角去構想一個最完美的女權理想國,應該是當男生開始沉迷於愛情AI,利用AI長時間在心理身理創造一個可以大部分滿足的"女性",這個女性不只肌膚肌肉血液是99.99%仿造女性,臉部胸部身高外型可以任意變換時,此時所謂父權的壓迫將會減少(因為也沒這個必要),男性算是在自己受所謂"父權主義下物化的女性"影響,被這種虛假的"物品"給幸福得控制,這時我們終於可以還給女權所想要的完整地權力跟空間,但相對的,活在這樣的理想國下,妳或者"你"(沒必要分男女性),是感受到完整自主權的快樂與快感呢?又或者開始不太認識你身為"自己"的意義呢?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魅魔(英語:succubus)是中世紀時在歐洲及中東民間傳說的一種女性邪靈或超自然個體。她們會在夢中以人類女性的形式出現,一般通過性交來勾引男人。

#社會  #女權  #父權  #兩性  #議題 
分類:生活

佛,不是宗教名稱,是For的中文音譯

評論
上一篇
  • 檢討被害人
  • 下一篇
  • 一個自由的人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