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5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五十三章✿

第一百五十三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慢慢呼吸,对,就这样……”利夫坦说。
麦希上气不接下气,就像她的头埋在水里快要淹死一样。她弯腰蹲在地上,腹部紧紧地压在膝盖上,有人在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她的肩膀还在颤抖,麦希缓缓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场景。她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熟悉的烛光把房间照亮,不难看出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带着迷茫的眼神盯着周围看了一会儿,她感到一阵眩晕,低吟着扭动着身体,这时有人把冰凉的黄铜盆端到她嘴边。
“想吐就吐”,利夫坦说。
麦希眼含泪水的看着他。在他乱糟糟的发间,麦希看到利夫坦的脸上还残留着溅上的血。
“你感到恶心是因为消耗了太多的魔法力,吐了之后你会感觉好一些。”
麦希将颤抖的双手按在胸前,拼命忍住不断上反的呕吐物。
“鲁、鲁迪斯……请、请叫她来、来。”
“没关系,继续。”
麦希闭上了嘴,摇了摇头。她的胃不舒服,又开始哭了起来。她不想让利夫坦看到自己这幅模样。
“鲁、鲁迪斯……”麦希说。求你叫她来。
麦希试图挣脱他的手臂,但利夫坦只是把盆移到了一边,把麦希的身体拉到他的胸前。麦希继续反抗,但利夫坦的手臂实在是太强壮。
利夫坦捏着她的下巴,将两根手指塞进她的嘴里,轻轻压住她的舌根。终于,麦希把一口黏糊糊的呕吐物吐到了利夫坦的胸口。麦希的身体抽搐着,泪水无度地从她的脸颊流淌下来。
“嘘……没关系。”利夫坦说。
利夫坦轻轻地拍着她的背,好似安抚孩子似的来回的摇晃着麦希。随着胃里的残渣全部吐出,麦希的脸因自己这幅狼狈的样子而感到刺痛。她的脸上、手上和衣服上都沾满了粘稠的呕吐物。
“别哭”,利夫坦喃喃道,用干净的袖子给她擦了擦脸。然而,与他温柔的动作不同,他的神情严肃而紧绷,他的嘴抿成一条细线。利夫坦解开麦希背上的带子,脱掉她的衣服,然后他自己也脱掉了衬衫。在冷空气触及她赤裸的肌肤时,麦希本能地靠在了他的身上。
利夫坦迅速将她拉近,揉搓着她冰凉的后背。麦希深深地扎在他的怀里,试图让自己暖和起来。她的双峰压在利夫坦坚硬的胸肌上,把双腿交织在他的身上。
“操…”
利夫坦的脸颊变得通红,额头上开始冒出汗珠。麦希的触感让他的身体变得更热了,仿佛像烧红的铁块般炙热。
麦希能感觉到利夫坦紧绷的脸颊下,他的心脏砰砰直跳,但他的手臂仍然轻轻地抱着她,没有任何情绪。
麦希在利夫坦用毛巾给她擦脸时努力地保持着清醒,他取下麦希凌乱地头发上的发卡。麦希挪了挪下巴,将下巴自然地靠在利夫坦的肩上。
利夫坦什么时候回到城堡的?那个巨大的怪物呢?失去知觉前的记忆一闪而过,麦希的身体因疲倦而抖动着。
“你的身体冷得像冰一样”,利夫坦用他炙热的手紧张地抚摸着她说。见她有些晕眩,利夫坦将麦希抱起,把她的身体靠在壁炉前的浴盆旁。
麦希进了浴盆,蜷缩在热水里,等着热水的热量让她的身体暖和起来,然而,笼罩在她全身的寒意并没有散去,她从未感到这么冷过。
“为、为什么会这样?”麦希问。
“魔法消耗会引起类似于失血的反应,”利夫坦坦率地说,“你会感到寒冷和头晕。”
他低声咕哝着,一只手舀起水,倒在她的肩膀上。
“我真不敢相信那个该死的混蛋竟然没有提醒你。不,我敢打赌,鲁斯一定没想到你会做出如此鲁莽的事情。”利夫坦的语气中带着强烈的责备。
麦希小心翼翼地抬起眼睛,看到了他的表情。利夫坦黑色的眸子里,隐隐透露出一股无声的怒火,眼中因愤怒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他拿出一条厚毛巾,擦干双手,脱下裤子,进入浴盆,将麦希的背靠在胸前。
“有了我的体温,这样你会感觉更温暖”,利夫坦抱着她说。
他熟练地将麦希放在他的大腿之间,一只手臂松弛地环在她的腰上。麦希感到利夫坦的男根在她身后变得硬挺,但她却无法安慰他。利夫坦滚烫的皮肤分散着她的注意力。麦希紧紧地贴在他身上,就像一只钻进母鸡怀抱里的小鸡。利夫坦粗重地吸了口气,用微微颤抖的手按摩着她僵硬的四肢。
麦希麻木地接受着他的照顾,她浑身冰凉,头昏眼花,感觉自己就像个年过百岁的老太婆。
“即便是不舒服也要再坚持一下。”利夫坦说。
利夫坦在浴盆给她揉搓了许久,直到水开始变温。接着,利夫坦一把拉起麦希,将她从浴盆里抱了出来。麦希摇摇晃晃地靠在他的身上,利夫坦用毛巾把她包起来,飞快地把她完全擦干,然后又笨拙地给她穿上睡衣。
“就算身体不舒服也要喝一点”,他说,接着他把杯子递给麦希。
麦希张了张嘴,勉强喝了一口,然而,在温水进入她紧绷的胃里时,麦希脸色一沉,又吐了。
他迅速将手放在麦希的下巴处,接住了吐出的呕吐物(这两句话是英译版里没有的),利夫坦没有预料到她还会吐,那么刚才泡了那么久的澡就完全没有意义。麦希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沾满污秽的手,利夫坦没有嫌弃,只是随意地用毛巾擦了擦手,又把她的脸擦干净。羞愧的泪水从麦希的脸颊上滚落。
“对不起,别哭了”,利夫坦轻声细语地说,仿佛是他伤害了麦希似的,开始亲吻她的额头,而麦希继续颤抖着哭泣着。
在她感觉好一些的时候,麦希突然意识到利夫坦也一定很累了;与如此强大的怪物战斗,他一定跟她一样需要休息。麦希从利夫坦的怀里挣脱出来,面对着他说,
“我很、很抱歉让你分、分神了,我、我现在没事了,你、你那么忙……”
利夫坦的眼中闪过一丝火花。
“你可能没事了,但我没有。”他的声音微微颤抖,仿佛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你知道我看见你躺在地上是什么感觉吗?我以为你死了。”利夫坦的脸因痛苦的情绪而剧烈扭曲着。他用一只手粗暴地揉了揉自己的脸,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然后用柔和而压抑的声音说道。 “总之,别担心那些没用的事,睡吧。”
他用手掌捂住麦希的眼睛。随着她的视线变得模糊,疲惫再次笼罩了她,麦希像一个破旧的洋娃娃一样向后倒去。在她失去意识之前,她感觉到利夫坦在用他的手摩擦着她冰冷的脚、她僵硬的小腿,还有她的脖子,试图给她传递更多的温暖。
麦希想劝阻他,担心利夫坦一整晚都会这样给她按摩。(*英文版本里说麦希希望这一晚都不会结束,但是这一晚对麦希来说是最痛苦最难熬的,因为她让利夫坦看见了自己最窘迫最不得体的一面,而韩文版大概的意思是麦希想劝阻利夫坦给她取暖,她怕利夫坦一晚上都不睡,综上分析,我选了韩版的译文。)但她再也扛不住困意的侵袭,她很快就睡着了,仿佛像中了咒语。
***
在她感到有明亮的光线刺入她的眼皮时,麦希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她迷茫地环顾四周,仍然半睡半醒,很快发现利夫坦还在她身边睡着。这与她平时独自醒来的预期相反。
麦希停顿了一下。
一头乌黑光滑而又凌乱的头发和呼吸时缓缓上下起伏的胸膛,利夫坦睡着的样子显得他毫无防备。麦希看着他长长的黑色睫毛,在他的颧骨上留下的阴影;他的睫毛就像黑色蝴蝶的翅膀。在她伸手去触碰它们时,利夫坦的眼睛猛地睁开了。麦希惊愕地拿开了自己的手。
“对、对不起。我不、不是故意的吵、吵醒你、你的。”
利夫坦眨了眨眼,仿佛还没有完全清醒似的,坐起身来仔细地着她的脸。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头还晕吗?
“我、我现在感觉很好,谢、谢谢。”
他摸了摸她的额头和颈背,与昨晚相比,麦希的身体暖和多了。利夫坦拿起床边的水壶,往杯子里倒了点水。
“喝点水吗?”
麦希点点头,利夫坦扶着她的肩膀,把杯子递到她的嘴边。麦希用温水润湿了干裂的嘴唇,然后感激地叹了口气。
“谢谢你。”
“你也该吃点东西了,最起码喝点淡汤。还有……” 利夫坦低头看着麦希宽大的睡衣下露出完美的乳房,他停顿了片刻说, “……也该换衣服了。”
麦希脸色绯红,迅速把床单拉了上来盖住自己。利夫坦看过她的身体很多次了,但他那样盯着她看的时候,麦希觉得很害羞。利夫坦又盯着她腼腆的身影看了一会儿,然后下床穿了条裤子。他摇了摇铃,吩咐侍女给夫人送衣服和食物。
麦希背靠在枕头上坐着,试图拆开她打结的头发。她的头还在抽痛,四肢还在微微颤抖,但已经远没有昨天那么糟糕了,肩膀也放松了下来,这真是一次可怕的经历。
“再躺会儿”,利夫坦说。
“我、我躺够了。”
麦希把床单裹在身上,从床上爬了起来,利夫坦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
“我叫你躺下。”
“我、我没事儿,真、真的。”
“他妈的,我不再也不想听见你说你没事了!”
麦希对利夫坦突然的暴怒而感到害怕,她的肩膀垂了下来。利夫坦用力按着她的肩膀,让她躺下休息。
“我在尽量控制自己的脾气,但是你不要一直考验我的耐心。”
“我很抱歉。我不、不知道魔、魔法会、会给我带来这样的影、影响。”
“你以为我在生你的气?”利夫坦轻声嘟囔着,让人感觉有些阴郁,握住她肩膀的手收紧了。
“你知道差点儿发生什么吗?如果我来晚一步,你可能会受重伤!最坏的情况是,你可能已经死了。”
他咬了咬牙,说不出话来。

——————————————————
怎么样?看得开心吗?
爱惨了利夫坦了!!!
麦希很像情窦初开的小女生在自己喜欢的男生面前 特别怕自己丢脸的样子
而利夫坦表现的更多的是对待爱人的样子吧
这应该是第三次利夫坦看见麦希晕倒在地上了
利夫坦这么紧张应该也是被吓得不轻
喜欢看俩人吵架发生矛盾的 马上就快了
最近这几章都会很好看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公主回去前还会有个小高潮 期待一下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