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游行、象征性有限对抗、自杀与谋杀、风刀霜剑

1、记得最早看到香港同志游行的新闻时,我觉得喜欢同性也不必闹得全世界都知道吧?但此刻,上海的骄傲节已举办了12年,原来这些人可以坚持这么久。他们对这件事相当认真。
  对香港同志游行的印象是,他们有那么多不满要说。
  但那跟小孩子争取自己的甜点一样,肯争取就有,不争取就没有。即使没争取到甜点,至少会让父母想办法用别的来补偿你的委屈。
  2、在大人给小孩的教育里,不会有游行这个选项。他们只会说“长大后好好工作结婚生子。”游行是一种象征性的有限对抗。对抗什么?通常是对抗强大的力量。例如政府、企业、不良风气之类。
  也是香港新闻里,有过反黑大游行,娱乐界明星也参加。
  3、在没有游行概念的世界里,人们是用什么来解决纠纷呢?自杀或谋杀。
  近年来常常有青少年自杀的新闻。自杀,是为自己争取某种说法(尊严),或者纯粹是被最后一根稻草给逼到崩溃。
  谋杀是很罕有的,有的人因为现实中挫折,瞬间放弃了求生意志,也不在乎别人会陪自己一起死。也有少数暴戾之气过重,携带无辜者一起上黄泉,而且喜欢人多。
  如果他们有表达不满的管道,即使在不相干人看来,相当刺耳,或者扰民,也许不会让他有偏激的报复心理,想要那么多人陪他一起死。又或者,会有人帮他出主意,度过难关。
  但是并没有那样的管道。上访,甚至是一门生意,拦截上访,可以成为偏门的生财之道。最可怕的是,上访后什么下文也没有,再访,也一样。打官司的话,既花钱,也没有可依据的法律条文,也不能推动法律修改,还不如找黑道帮忙实际。
  如果不能凡事得其正解,就只有忽略小事,豁达度日了。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健忘”一点。
  4、有本洋小说,女主是网红的好友,一名记者。她终于发现,这位网红原来是杀人惯犯。当遇到麻烦事的时候,就用谋杀来息事宁人。
  记者被迫自卫,杀了网红,带走其幼儿。“我不能让他在她身边长大,让他学着以谋杀来解决事情。”
  谋杀的确是一种极端的作法,谋杀前,你已决定了不跟对方废话,也不会再容忍与忽视对方的存在,直接消灭对方就可以了。用自杀来表达抗议也太悲哀了。想想《大奥》里的阿万说,“若无权拒绝(侍寝),我可以一死了之。”
  5、黛玉说,“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风与霜,其实代表的是权力者的意志。
  权力者的幸福就来自于别人的服从吗?不,只是他们觉得那样做才安全。那样比较有“效率”。比较威风。
没有人会因此而幸福。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