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話說圍棋二三事

近期接觸到很多家長、學童,都對於圍棋及五子棋有著莫大的興趣,接著就會產生一個疑問:「圍棋跟五子棋有什麼不一樣嗎?」
圍棋與五子棋可是有著天壤之別,除了下棋的規則有著巨大的分別之外,其中運用的思維邏輯、成敗的挑戰性也有所不同。雖說可將棋藝歸類為一種運動,一種靜態運動,但圍棋相較五子棋更能培養「定性」;平均來說,一盤五子棋,快者大約不用10分鐘即可論輸贏、慢者大約1小時以內便可分成敗,但圍棋可就不是這麼回事了。平均論計,一盤圍棋,快者大概不用40分鐘即可論成敗、慢者大約1個半小時內便可分輸贏;不過高手過招,我曾親眼目睹在比賽會場正襟危坐快三個小時只為了眼前那一盤令人冷汗直流、刮目相看的棋局。
圍棋,可以讓人體悟「專心致志」的重要性。
而今天想分享的便是中華文化歷史紀錄中第一位圍棋手(棋士)—弈秋,關於專心向學的小故事。
相傳,弈秋本名,因善弈而被人稱為弈秋
弈秋戰國時期於齊國的圍棋手,所贊通國善弈,已經類似於後代所稱國手。棋藝高超,受《弈旦評》推崇為圍棋鼻祖,也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有文字記載的圍棋手。弈秋的事跡最早見於《孟子·告子》,是當孟子在對齊王講述治理國家的道理時援引了弈秋的故事:
孟子曰:「無或乎王之不智也。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吾見亦罕矣,吾退而寒之者至矣,吾如有萌焉何哉!今夫弈之為數,小數也;不專心致志,則不得也。 弈秋,通國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誨二人弈,其一人專心致志,惟弈秋之為聽;一人雖聽之,一心以為有鴻鵠將至,思援弓繳而射之。雖與之俱學,弗若之矣。為是其智弗若與?」曰:「非然也。」
由於弈秋有著出色的棋藝,相當傑出,當時就有很多人想拜他為師。弈秋收了兩位看似對圍棋深感興趣的學生。其中一位學生誠心學藝,聽弈秋講課從不敢怠慢,十分專心;而另一位學生大概只貪圖弈秋那廣為人知的名氣,雖拜在門下學棋,並未仔細下功夫鑽研。當弈秋講棋時,他心不在焉,探頭探腦地朝窗外四處張望,想著鴻鵠什麼時候才能飛來,若飛來了要好好張弓搭箭射兩下試試看。兩位學生同在學棋,同拜一師,前者學有所成,後者則未能領悟棋藝。
學棋要專心,下棋更得如此。即便是弈秋這樣受人尊敬崇拜的圍棋手(棋士)、大師級的人物,偶然分心也是會對造成棋局造成影響。相傳,有一日弈秋正在下圍棋,一位吹著笙(音ㄕㄥ,用十三至十七根裝有簧片的竹管和一根吹氣管,裝在一個鍋形的底座上製成。演奏時以口接觸吹管,分別以指按簧管控制音色並吹氣發聲)的人從旁邊路過。悠悠的笙樂,飄飄忽忽如從雲中撒下、如絲綢般隨著舞者展現柔和光彩。此時,正是棋下到決定勝負的關鍵時刻,弈秋聽著一時走了神,轉而側身傾心聆聽。突然,優美的笙樂嘎然而止,原來是吹笙人探身向弈秋請教圍棋之道,可是對圍棋瞭若指掌的弈秋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對答。
難道弈秋其實並未精通棋藝嗎?並不然。未能如行雲流水一般回答吹笙人問題的弈秋,當時腦中所想、所思、所感皆為那悠然的笙樂,以致無法回神於自己應面對的棋局、路人所詢問的棋道罷了。
這兩則小故事,可以從中看到學習(圍棋)應要專心致志,切不可一心二用,否則什麼也學不會的道理。下圍棋,必須要運用百分之百的專注力,沙盤推演、運籌帷幄,研擬對手這一步棋的意義、推估下一步棋的走向,進而改變局勢、創造優勢;圍棋,也可用於靜心。當心無旁鶩之時,外界的干擾將無法讓內心掀起一絲漣漪,而此時,將能把棋局看得更加透徹,宛若自己已是幾經沙場的大將軍,面對敵軍的千兵萬馬,氣定神閒,逐一破解,絲毫沒有如臨大敵、草木皆兵之態。
圍棋 故事 親子 運動
#圍棋  #故事  #親子  #運動 
分類:親子

評論
上一篇
  • 火鍋,最難在冬季抗拒的選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