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还可以继续忍耐”,苦役不能逃,但“首责”可以逃

1、有个印度哑剧,讲老妇因为丧子哀恸而埋怨神灵不佑,怒将神像摔到地上,惊觉这是对神的大不敬,畏惧不已。
  2、有部日本小说,讲一个在家暴中长大的少年,常年见到父亲施虐妻儿,为承担保护家人的职责决定反杀。可是,在他动手杀了父亲以后,母亲却视他为恶魔。后来,次子长大后,想让母亲与兄长和解,从中牵线,没料到母亲却对男主说:“你别想把你弟弟也带坏。永远别回来。”
  3、还有部漫画,被歹徒凌辱的女教师,经路过的女学生救了,但望着地上全倒下的歹徒溅血的样子,女教师称这名侠客为“恶魔”。
  4、现实中我们也见过多次,如果被歹徒偷走贵重物品,路见不平者帮失主找回来,当事人会低着头马上消失,连道谢也不说。他们好象不希望有侠客出现,宁可承担物质上的损失。他们心中剩下的只有恐惧,而不是对路人侠的感谢之情。
  5、其实普通人既不能自卫,也不想变强而学会自卫,更不想有侠客拨刀相助,比起“因为侠客介入事态变得难以预测”,他们更愿意承担自己的财产损失或是身体创伤。他们愿意接受自己的霉运,而不去讨还公道。
  他们不会为别人挺身而出,除非那是自己的血亲。他们也不会让自己的小孩去逞英雄。在他们心目中,匡扶正义什么的,是超人才干的蠢事。而且超人即使以一敌十,也不会受伤,这才是有意义有价值的。普通人想当伟人(或侠客),不光是没有资格,甚至是应该被绑起来向父母谢罪的事。因为身体受之于父母,不可毁伤。
  6、日剧《胜者即正义》中,律师也讽刺了这种现象,为什么你们辛辛苦苦地工作,却完全不敢争取自己的正当权益?
  7、基督教的概念之一是,只有上帝才有权审判。那么即使你认为某人是恶人,你也不敢轻易去裁断更不敢出手惩罚了。
  8、看到兔女郎会让女人觉得很窘,也很讨厌制造兔女郎的市场。可是,长大成人后,我们会发现,原来大人也都朝着变成兔子努力着。
  大人在孩子面前可以象猛虎一样,可是在自己的上级或是长辈、陌生人面前,就只希望塑造一个无害的,甚至有点可怜的、无辜者的形象。为了融入群体而讲自我侮辱、甚至侮辱家人的笑话。
  9、大人把责任推卸给统治阶级了。主人下命令,奴隶服从就好。所以,所有的错都是主人的。奴隶不必去思考。
  对于奴隶而言,只要自己能生存,一家大小都能勉强过活,就算是完成了人间任务。
  如果主人十恶不赦,奴隶是绝对不会去鸡蛋碰石头劝谏的,因为主人的头上还有神明,只要哪天神明无意间看到了主人的恶行,就会予以制裁。
  奴隶既无作恶也无行善的权力,无爱也无恨的权力,因为任何强烈的感情,都不会带来什么好处。不论中西,古人认为,幸福是只能被赐予,而不能主动去创造。
  习惯主动的人会有主动的幸福(当惯皇帝的人大概会习得一些权力者的秘诀),而被动则有被动的安全感,每个人只要习惯了,就会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最好,最合适的。寻求冒险,则要承担自己原本不必承担的责任以及没完没了的麻烦,无人援手。
  如果一个奴隶决定要变被动为主动,他的同伴们会支持他吗?还是说,使绊子让他在攀登山峰的过程中跌下来?离群要胆量。
离群要胆量。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