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10

分享

租屋奇談(終):絕地大反攻

幾近戲劇性的轉折,終究讓我卸下八個月來完美雙面人的面具…
  

租屋奇談系列上一篇:租屋奇談(八):出租兼交友

讀者一定納悶,訂金都已經取回了,怎麼還會有後續?

變卦

4月29日深夜,我收到這位印度人的訊息,他表示他用Whatsapp與我前室友聯繫並表明國籍後,就沒有下文了。
一方面他因為國籍而碰壁,我為他感到不平;另一方面他沒有租到這房子,我又覺得可喜可賀。以個人的角度來說,我感謝下午的自己,當機立斷早早把訂金取走,那時我其實就有不祥的預感:不是說我會預知未來,而是事情只要牽扯上我的前室友,通常就會有很多「驚喜」 — — 當然不是什麼會讓人期待的那種驚喜。
4月30日,印度人早上又傳了訊息給我,先表明說這種事他遇多了,「見怪不怪」,接著提醒我可能得費心再繼續找房客了。這番心意,我領會了。當租屋市場充滿不讀不回的信件,我為了不讓房客久候,所以力求將結果速速公告周知,而他作為申請者,了解到我的時限在即,所以他也即時向我更新他的狀態。
下午他告訴我,另一位房東答應租房給他了,但還沒簽約。他有點不好意思的表示,自己同時投了很多的申請信,多頭進行,因為他深知作為印度人,找房成為異常困難的一件事。我讀完這句話,唉聲嘆了好幾口氣。那種不好意思的口氣,彷彿去年的我,但是他所面對的不只是在蘇黎世找房,而是「以印度人的身分」在蘇黎世找房。我幸運多了。
這下可有趣了。當初說要「亞洲男學生」的前室友也在時限逼近之際,答應我任誰來租房都可,因為他最在意的還是那筆租金。因此,這位自己開業的印度人理論上應該是符合他的條件的,而且亞洲和男性他都符合呢。更別說我已經拿回我的訂金了,原則上我可以再也不理會他了…儘管我還是有點微微的罪惡感,覺得這位前室友後來也沒對我太差,至少幫他找完下一位房客吧。

大烏龍

4月30日下午接近五點時,印度人再度發了訊息給我,原來一切都是誤會一場,我前室友只是比較晚聯絡他而已。他們通了電話後,那位印度人表示「你前室友人超好的」。這句話我看的五味雜陳呀呵呵呵呵呵。既然是誤會一場,那麼租屋奇談應該可以有個完美的結局了,我終於徹底脫離苦海啦!!!

真。變卦

5月4日,我的前室友傳了訊息給我,表示那位印度人只會從6月1日開始租房。因此按照先前定下的合約,我必須負擔五月的租金,外加分攤天然氣的費用。不過他補充道:「我不會要求你負擔全額的租金,因為我比較晚告訴你我的答案(租賃期間及房客條件),所以你付一半的租金就好。」
我利用手機通知先看到了這則訊息,心一沉。呵呵,真是爽朗,他有一半的責任,意思就是我有另外一半的責任囉🙄。我決定不讀不回他的訊息,因為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回應。理性告訴我,我沒有責任要付租金,但內心似乎又出現了道德譴責。
過去的他常常都不讀不回我的訊息,這次扯上租金他倒積極了,三天兩頭打電話給我,我都放著不接。他再接再厲,訊息中提到「我們都是成人了,我們簽了約就要遵守」、「況且你離開時沒有打掃公寓,我都沒有追究了」。
我不會說我有全心全力打掃,因為有些公共區域實在是太難清,也不是我在用,但他堅持我租屋的範圍就包含那些公共區域,所以我得負責。呵呵,之前為了幫他擦廚房放滿調味料和油的層架,我用了多少張廚房紙巾,加水加洗碗精瘋狂擦拭了一個多小時,才好不容易讓層架和那些瓶子摸起來不會油油的?那跟我到底有什麼關係,我幾乎從來不碰那些瓶瓶罐罐。何況那些可怕的爐子,我三不五時都還會幫他清理,因為我實在看不下去。我承認我沒清浴室,只有偶爾刷刷馬桶,他則是每兩三週就會洗一次浴室。我曾問過他需不需要幫忙,他那時都笑笑地說沒關係,我負責每週吸地板和定時清清廚房就好。當然,他並沒有把我每天洗碗、清刷水槽和定時擦廚房地板的時數算進去。
欸欸,但為了要租金,就可以翻臉、扯東扯西?當初離開公寓的時候,我已經跟他說有任何不周到的地方,就請他叫我回去清理。四月雖然我不住在那,但他已經把我的房間當他的工作室,擺滿各式雜物。過了整整一個月,再來指控我都沒有打掃,根本就是牽拖。況且,我大可以叫他拿出證據來,過了一個月他都不吭一聲,難不成還是我的問題?

絕地大反攻

為了要租金,他什麼話都可以說。我那時內心很掙扎,找了一些人聊了這件事。我知道他吃人夠夠,可是我又會不自覺地不斷尋找自己理虧之處。雖然訂金在手,我大可以無視他的所有訊息,可是違約這檔事,我心有疙瘩。
我一邊猶豫,一邊還是打下了我的回應。我盯著手機螢幕上密密麻麻的文字 — — 這是我第一次卸下我雙面人的面具,正面回擊他。我頓時充滿能量,但仍舊遲遲按不出送出鍵。同樣的輪迴,不斷地問自己,我哪裡還可以在做得更好?我其實好像應該要付房租,因為是我自己要等他的?無論什麼不可抗力,我當初簽下這個合約,我就得遵守,我不付房租是我人品很糟?
「暫停。」我向腦袋陷入一片混沌的自己下達了命令。我重新整理我的思緒,並且提醒自己是時候該換位思考了:如果我是他,我該怎麼做?

如果我是他,我無論什麼原因,在到期前兩週才告訴別人我未來室友的篩選的條件、還臨時通知不開放看房,那我會不會在此時要求現在的室友付一半的租金呢?
百分之兩百不可能。
更別說後來是那印度人自己變卦合約起始時間。
「結案。」


過去的我,常常我陷入這種矛盾,換位思考真的是個好用的方法 — — 讓我適時地可以放過自己。
我按下了送出鍵。
瑞士 租屋 教訓 怯懦 兩難
「我這幾天非常忙,所以很抱歉這麼晚才回訊息,也沒辦法接你的電話。我也很不好意思,必須直話直說。我不想和你起口角,但我想好好解釋為什麼我認為我不需要負擔五月的租金。你可能會看得很不舒服,也可能會對我生氣,但恕我無法同意你的做法。

針對申請者的部分,我在和申請者溝通時,都有詢問是否可以從5月1日開始租房。因為期限在及,大部分的人都婉拒了。只有他(那位印度人)告訴我,他對於5月1日開始租房這個選項保持開放,所以我理所當然地認為我已經找到合適人選。

針對租金的問題,我唯一做錯的一件事情,就是最晚四月初的時候,我就應該直接要求你給我答覆。如果是我自己來處理,這件事情老早就辦妥了。況且,你也直到四月中才告訴我租約的起迄期間(在此之前,你曾經告訴我你計畫今年夏天就要搬離蘇黎世,但一切都是未知數)(註:最後他提供的時間長達六個月到一年,也和這個說法不符),和房客的條件。」
瑞士 租屋 教訓 怯懦 兩難
「而我當初沒有直接要求你給我答覆,就是因為每當我想要提出任何問題或請求,你總說我在給你壓力,所以我當然不敢要求你 — — 直到最後一刻,我發現再不找房客,事情就大條了。

早知道我當初就不必理會你的任何需求,直接開始就好,不然我還得為五月的租金負責。特別是我當初還留了將近兩個月的緩衝期,讓我們都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去安頓好所有事情。

再者,禁止看房讓整件事情變得難如登天。大多數的申請者都告訴我,除非他們有機會實體看房,否則他們是不可能考慮的。我甚至還提供在租屋處附近的實體帶看,盡量滿足他們的需求,但是這方法當然還是不可行,畢竟最重要的還是公寓本身啊!」
「沒錯,合約上我有義務要找到下一任房客。但如果你要求我應該付五月一半的租金,那我就是在為了我沒有要求你答覆的怯懦付出代價、為了無法應變突如其來禁止看房的規定付出代價。我是那個打破合約規則的人,但阻礙我履行義務的卻是一件件我無從置喙的事情。」
瑞士 租屋 教訓 怯懦 兩難
「除非你認為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詢問你的房客條件,我只要找到一個人接手就好,你也無法拒絕。很顯然地,事情通常不是這樣做的。」
「你提到了打掃的部分。我離開前就已經把房間都打掃了一遍,也洗了床單,還交代你若有那裡做的不足,記得叫我回去清理。我沒有在最後一天吸地板或做其他清掃,但是在離開前幾天我就已經做過了。如果我有任何疏漏,我當然很抱歉,但是我離開前都確認過了。另外,打掃清潔和我需不需要付五月的租金是八竿子打不著的兩回事。若打掃未達標,那你理應是在我離開公寓後,傳訊息救我回去補打掃,而非現在要我補繳租金。
很抱歉我講話必須非常直接,可是我已經找不到更好的方式可以表達我的立場了。我知道收不到租金對你來說是一大負擔,但我覺得我本分已盡。」
老實說,我自己重讀一遍,真的覺得十分可笑…因為我就算直話直說,我還是各種放低姿態、各種不好意思。但暫且不論這荒謬之處,我自覺這段英文的訊息是我寫過最順的 — — 過程中幾乎沒有查字典(當然就會有些錯誤,例如pay the rent「付租金」被我亂寫成了pay for the rent哈哈,應該是太想要跟後面的另一個pay for「付出代價」連結在一起),一口氣從頭寫到尾,而且用了一些我一輩子都沒想過會用到的語句,例如beg to differ(恕我無法同意)…證明當下我有多麼不滿…
這訊息之後,他竟然沒有爆氣,僅僅是用各式各樣的方式,想指控我作為房客,很多該做的都沒做,所以付租金理所當然。我看著看著,噗哧笑了出來。曾經對我髒話連篇、無限教訓的他,也總是得在瑞郎面前低頭。他也十分清楚,已經拿走了訂金的我,早已不再他的掌控範圍之中,只是也許他沒有預期到,這位理應十分聽話的「亞洲男學生」不只是不理會他的訊息而已,而是選擇反擊。他當初的如意算盤 — — 先自砍一半租金 — — 完全沒有發揮效益,反而因為他自己承認太晚答覆,讓我可以直接用他說的話來堵他的嘴。
我從此之後就再也沒回他訊息。
不知道現在那位印度人過的怎麼樣…他還覺得我的這位前室友是個很好的人嗎…

為我的怯懦付出代價

「If I should pay the rent, I would be paying for my timidity. (如果我應該付租金,那我就是在為了我的怯懦付出代價。)」
這一路走來,我做錯了很多事。概括來說,這些事情的後果都是在「為我的怯懦付出代價」。我害怕惹他不高興,選擇隱忍;我害怕跟他吵架,選擇事事退讓;我害怕自己成為一個曾經違約、有汙點的人,差點選擇低頭。最後這點讓我感到特別煎熬,畢竟我討厭成為有汙點的人…說真的,又有誰希望成為有汙點的人?
類似的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過去大大小小的事情,我總是迴避衝突,縱然我真的要正面對決之時,表現的就如同上方的訊息文字一樣,平淡的令人感到些許錯愕🤣。我也常常用錯誤的方式檢討自己,讓自己背負不必要的責任。事情往往不是非黑即白,自我檢討是必要,但不必無限上綱。不過這次在最後關頭,我不僅成功回擊,不帶任何髒字的表達堅定立場,也嘗試了換位思考,讓自己從混亂的思緒中解脫。
我曾和許多來自各國不同背景的同學,分享這系列的故事,不只抱怨各種衰事,也會平衡報導這位室友的正面作為。他們一致地認為,這位室友太離譜,也有一位瑞士同學告訴我:不要怕,有些瑞士人就是表面上如此不友善,當我們強硬起來,他們通常就會龜縮回去…當然,我不會真的相信這句話啦,但是這些回應讓我更加放心,這一切絕非文化不同導致,而是最基本的尊重問題。
我想前前後後長達八個多月,這是我最大的進步。這也是租屋奇談教會我最重要的事吧。
在此,向肥肥的蒼蠅們告別、向永遠吃飽喝足的廚房水槽告別、向濃濃的大麻味告別、向從來都沒懂過我的前室友身兼不定時炸彈告別、向限量熱水的日子告別、向晚上11點後不能喝水的日子告別、向緊張兮兮的日子告別 — — 也向怯懦的自己告別。
(完結)
瑞士 租屋 教訓 怯懦 兩難
  

租屋奇談系列完結!


歡迎大家留言討論、提問回饋及指正補充唷!😃
謝謝大家,我們下次見!Danke vielmals und bis bald!


日常亂亂聊系列|麻糬的異鄉日記所有文章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麻糬的異鄉日記將持續在方格子Medium上更新,歡迎追蹤!在探路客的部落格即日起停止更新,期待在其他平台與您相見!
#瑞士  #租屋  #教訓  #怯懦  #兩難 
分類:日記

ETH物理/瑞士日常/歐洲旅行/心情札記

評論
上一篇
  • 租屋奇談(八):出租兼交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