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五十八章✿

第一百五十八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韩译英者:LN
韩译英校对:Nymeria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麦希有生以来第一次玩赌骰子的游戏。她混在人群里看街头表演,尝了有霉味的啤酒,尝了牛肉味的馅饼。就在她的胃里装满了这些异国风味的农家食物时,艾格尼丝怂恿麦希去参加掷标枪的比赛。
艾格尼丝扔了一支标枪来做示范,她向麦希细致地解释道。“你必须握住标枪的后边才能扔得更远。握住这里,在扔出去前要好好的调整角度。”
麦希笨拙地走到台上咽了咽口水,利夫坦抱着双臂在远处看着她。麦希希望,如果她在这里扔出个好成绩,利夫坦可能会相信她的能力,可以少为她担心一点儿。麦希一脸坚定地扔出了标枪,然而,标枪并没有到达旗帜所在的地方,而是弹到了在离她脚边不到一米五的地面上。她的脸变得火辣辣的,就连比她先玩的十二岁小男孩都扔得比这个远。
“小姐,你要把标枪的尖儿往上瞄准再扔!”一个胡子邋遢的观众笑道。接着他又把标枪递给了麦希。
麦希还是觉得很尴尬,她想从台上跑下去。但她知道,如果她逃跑,下面的人群只会笑得更厉害。她闭上眼睛,再次掷出标枪。这一次,它飞得很高,并顺利到达了第二面旗帜。麦希回头看向利夫坦所站的地方,但她兴奋的心很快就冷却了下来。
两个女人,穿着罗姆人代表性的华服,正围着利夫坦和卡隆骑士,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扭动着她们的身体。她们当中的一个靠近利夫坦时,麦希的内心沸腾了。她从游戏台子上下来,带着冰冷的怒火冲向了他的身边。
“利、利夫坦!”她喊道。
利夫坦因引起了陌生人的注意而露出恼怒的神情,他仍然双臂交叉站在那里,但听到声音后他朝着人群上方望过去。在麦希的呼喊下,四双眼睛同时看向了她。尽管她感到短暂的胆怯,但麦希很快就将自己夹在了利夫坦和罗姆人之间。麦希用严厉的眼神看着这些女人。
“你们为、为什么要接、接近我丈夫?”
“哦莫,哦莫,夫妻俩一起来参加祭典?”
两个罗姆人拍手大笑,没有丝毫悔意,她们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麦希皱了皱眉,退后了一步。女人慢慢地围着她转,继续开着玩笑,就像鱼的周围徘徊了两只猫一样。
“羡慕你,有个这么英俊的男人做丈夫”,其中一个人说道,“嗯……好东西应该要分享,你能把他借给我们一会会儿吗?”另一个补充道。
她们厚颜无耻的要求让麦希红了脸。在她教育的认知中,在公共场合庄重得体是女子的美德。所以她对这些女人们会在公共场合喝醉而感到奇怪,对她们接近一个已婚男人的行为而感到难以理解。
顽劣的妓女们继续试着吸引屠龙者的注意,但对利夫坦来说,转移他的注意力没那么容易。麦希紧紧抓住利夫坦的手臂。
“不,我不借!”
“哦,别这样,就借给我们一会会儿。”
“绝、绝对不行。哪怕是一秒都不行!”麦希喊道,看向利夫坦,麦希希望他能站在她这一边。
愣得如块石头似的利夫坦像刚回过神儿一样,眨了眨眼睛,用一只手粗暴地揉了揉脸。他晒成古铜色的脖子现在变得通红。
“呃,对”,他咕哝着,目光从其他人身上移开。他结结巴巴说着翻了个白眼,努力地想找点别的话说。“她说……你不能借我。”
这是一个奇怪而又模糊的陈述,麦希难以置信地盯着他。突然,从某处传来一声大笑:“哈哈哈!”艾格尼丝无理地笑道:“没人会信,三头龙竟会说出这么蠢的话……”
一直追着麦希过来的公主站在她身边,捂着肚子放声大笑。透过模糊的泪水,她的眼神对上了醉酒的罗姆人。
“哼!我还以为找到了个好男人呢,可是他好像有两个女人……”其中一个说道,切断了与艾格尼丝相对的目光。她耸了耸肩,冷静地后退了一步,仿佛这游戏不再有趣。
“我们无能为力了,姐们儿。我们去那边多喝几杯吧。”另一个说。
罗姆人失望地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总之,很高兴见到你们。”她附和道,“如果你们两个男人当中有人改变主意,想找点乐子,就来雷丁客栈找我们哟。”
女人们将厚颜无耻进行到最后,像猫儿般挥舞着尾巴优雅地离开了。麦希眯着眼睛,瞪着她们离去的背影。这些女人怎敢如此不知羞耻地勾引已婚男人?
艾格尼丝笑得前仰后合,但依旧散发着公主傲慢的风度,摇摇晃晃地朝麦希走来。
“通常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接近利夫坦的,看来壮硕的男人现在很受欢迎。”
艾格尼丝擦掉眼角的泪水,抬手将帽兜深深地盖在利夫坦的头上。“你才是需要遮住脸的人,而不是我或是你的妻子,你让麦希米利安吃醋了,利夫坦。”
“你他妈的什么意思?”利夫坦喊道,转身看向麦希。“我叫她们走开,但她们比我想象的还顽固。”麦希不相信地看了他一眼。“真的,我告诉她们离开了!”
利夫坦直白的回答,脸上带着模棱两可的表情,既尴尬又高兴。麦希扬起眉毛,仔细研究着他的表情,在她看到利夫坦的嘴角上翘起时,她顿时怒火中烧,拉起了艾格尼丝的手臂。
“我、我们应该享受这个庆、庆典。还有利夫坦,你想、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怎样就怎样。”
他还没来得及回答,麦希就带着公主冲了出去。艾格尼丝咯咯笑着,脚步轻快地跟在后面。
“好主意,麦希米利安。就让我们两个开开心心地玩个痛快。”
女人们如风般狂奔,把满脸疑惑和羞愧的利夫坦和卡伦爵抛在身后。她们走向正在演奏音乐的绿色田野。
头戴着花环、挥舞着长长腰带的年轻女子们在平缓的绿色山丘上载歌载舞。艾格尼丝毫不犹豫的拉起麦希的手向她们中间跑去。
“我们也去跳舞!”
麦希一加入就被周围跳舞的女子们所带动。公主也好,佃农、贵妇也罢,大家都一样,她们手拉手地转来转去;比起经典的华尔兹,这种舞的舞步多了更多的跳跃,舞步很有趣又很随心。女士们跟随着音乐,带着最纯粹的快乐而翩翩起舞。麦希不假思索地就跟着一行人沿着山坡来到了一片田野。
不同于克罗西城堡舞会上所听到的柔和优雅的音乐,这种舞曲的旋律充满激情,节奏更加明快,曲风略显粗犷。欢快、传统的鼓声、琵琶柔和的回音和笛声共鸣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段优美的旋律,听起来就像一株株葱葱郁郁的芦苇风林中摇曳。随着音符在天空中回荡,女士们的舞步开始随着音乐而加快。
麦希感觉到柔和而粗犷的旋律流过她的全身,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从跳舞中感受到了快乐。在手鼓开始演奏时,女子们开怀大笑。甚至旁观者也开始随着音乐用脚用力的打着节拍。在动感的音乐中,有人随着琵琶演奏者的琴声优美的唱了起来:
于是,当灵魂飞去之际
骑士敛起那已然破碎的躯体
徒留下他曾爱着的橡树精灵
在山丘之上,在他身边
孤独的摇动柔软的枝条
我亲爱的,
当冰雪消融,当四季轮转
新的树叶会自我的身体生长
我会为你唱出一支歌
啊,风就是我的声音
我寄希望能传达给你
(本段歌词翻译引用于Dracaena,原漫画译者豹大,已获授权)
麦希对这首歌的歌词格外的熟悉,也许是因为这首歌讲述了她之前听过的故事,是关于传奇骑士威格鲁爵和爱着他的橡树仙女。
头戴花环、腰缠传统绸带的少女们唱着与这明朗旋律不符的悲伤歌词,这与乐器演奏出的欢快旋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一切听起来竟然如此的奇怪。麦希放声大笑,身体因愉悦而感到眩晕颤抖,她甚至记不起上一次这样笑是什么时候了。
她的心脏随着鼓点快速地跳动起来,她的血液似乎也在全身沸腾加速流动,一直流到指尖。麦希有一种奇怪的释放感涌上心头,她感到了自由。是不是站在阳光下,为了追求自己的快乐而自由自在的活动,一直都是这样的惬意呢?
“麦希(Maxi)。”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
麦希抬起头,看到了头上盖着帽子的利夫坦。他用炙热的眼睛俯视着她,麦希看到他紧绷的脸上流露出了强烈的欲望。利夫坦拽着她的胳膊穿过人群,而公主还在和其他少女们跳着舞,享受着祭典活动带来的乐趣,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
麦希跟上利夫坦的脚步,呼吸有些急促。音乐声、参加祭典的人群声在他们身后逐渐消失。他搂着麦希的腰,急切地环顾四周,像是要找个僻静的地方。在利夫坦把身体靠在她的身上时,麦希感觉到他的身体因情欲而颤抖着。麦希的身体也敏感地发热起来,仿佛在渴望他的抚摸和亲吻。这对她来说都是全新的体验,就连麦希对他的轻微地怒气,似乎也助长了她的激情。
“利、利夫坦……”
“来这儿。”利夫坦把她拉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粗暴的吻了上去,仿佛再也忍不下去了。利夫坦将小舌深入她的口中,炙热的气息扫过他那诱人敏感的嘴唇,这还不够。麦希倒像是喝了盐水一样,变得更加如饥似渴。麦希回应着他的欲望,利夫坦呻吟着并将她推到一棵树上。麦希双手环住他的脖子,背靠在粗糙的树皮上。湿润的唇瓣重叠在一起,炙热柔软的舌尖在口腔中游动。
麦希在强烈的愉悦中呻吟着,把手抚在利夫坦的锁骨旁,感受着他颈部的脉搏。他的舌头,是这男人唯一柔软的部位,继续深入她的口腔中,好像在顽强的寻找着她所有敏感部位的味道。麦希因无法呼吸而感到头晕。
“利、利夫坦……”麦希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
她的肺在膨胀,仿佛要炸裂一般。利夫坦拉过她的大腿将其托起,透过薄薄的裙子麦希感受到他的抚摸。麦希的双腿缠在他坚硬的身体上,颤抖着。
难以置信的是,他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公共场合表现出这样的行为,而在不远处,人山人海的祭典还在继续着。
我疯了吗?麦希抚摸着利夫坦坚实的胸膛和肩膀,然后抓住他衣服的下摆把他拉得更近。
利夫坦的反应就像一只饥饿的狗,在她的脖子上落下如雨点般点吻。利夫坦把她的裙子稍微往上推,把手伸进她的衣服下面。他灼热的手掌和覆满厚厚老茧的手指刺激着麦希乳房的敏感部位。
她娇喘着,为他温暖的触感而兴奋着,将额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利夫坦将他的坚挺压在她的小腹上,他不断巧妙地揉捏着她的乳房。一股温暖的感觉开始蔓延到麦希的全身,仿佛一团火焰在她的腹部熊熊燃烧。
麦希把双腿分得更开,她整个身体都因想要他而感到熟悉的疼痛,麦希在他身上蹭来蹭去,在她疯狂扯开利夫坦的袍子想要更多时,利夫坦变得更紧张了,仿佛他想感受更多的抚摸,他的身体似乎因兴奋而颤抖着,他卷起麦希的裙子下摆。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巨响。
——————————————
注:本章节中出现的歌词片段翻译引用于Dracaena,原漫画译者豹大,已获授权
特别开心的是今天联系到了豹大
感觉就像粉丝见到了爱豆???
有点兴奋和激动
甚至发消息的时候每个字都在斟酌

回到本章
不知道是脑子不清醒状态不好还是这一章对我来说真的太难了
因为又出现了开车的场景 我好疲惫
我从昨晚翻译到现在反复校对了三四遍
电脑里的库存已经没有了 只能现翻译现发
如果表达不妥当的地方 请大家多多包涵

这就是我说的很喜欢的章节啦
麦希第一次表现出吃醋
利夫坦内心应该是开心的不得了
后面野外飙车还被中断了
可怜的打桩机 hhh
你们猜是谁坏了打桩机的好戏?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