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4

分享

《在橡树下Under the Oak Tree》第一百五十九章

第一百五十九章
原作名:상수리나무 아래 Under The Oak Tree
原作者:김수지 Sooji Kim
韩译英者:LN
韩译英校对:Nymeria
英中译者:辣辣
* 原作分级为R19,未满18岁请勿阅览 *
•原作为韩文轻小说,本译作由英文版再译为中文。
•用爱发电,单纯分享无盈利。
•请勿任意盗用、转载或用作商业用途。
•译者并非专业翻译,若有不足之处请多多包含。
•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
•Nonprofit translation. All copyrights reserved by the original author. English edition via lightnovelheaven.
*本译文会在探路客和blogger同时发布。


麦希抬起头,吓了一跳。烟花在祭典的场地上一闪而过,向四面八方闪烁着光芒。麦希全神贯注的看着这壮丽的景象,但她听到了利夫坦在她耳边短暂地压抑着呻吟声。
“操,艾格尼丝。”
麦希明白了:显然,这绚丽的烟花一定是公主的杰作。然后她回过神儿来,惊慌失措的推开利夫坦。
“我、我们应该去看看发、发生了什么。”
“她又玩嗨了,那个女人就喜欢吵吵闹闹。”他叹了口气,呼吸颤抖着,努力平复自己逐渐升起的欲望。他擦了擦脸,脸上依旧很容易看出他刚才的性奋。“操,艾略特在做什么,还不让这一切停下来?”
“你、你应该帮一下我。”
再次,烟花爆炸的巨响在空中响起。利夫坦将头撞在树上,沮丧地咒骂着。麦希不知道她该如何帮助他。她的身体仍然靠在利夫坦的身上,他的身体仍然炙热的像燃烧的火一般,压的麦希喘不过气来。在她听到人们在祭典场地欢呼时,麦希找回了理智,刚才的行为带来的尴尬瞬间淹没了她。
我的天呐……卡隆爵一定知道我们在做什么。在他和旁人看到我们悄悄离开时,他们会怎么想我们啊?
热气似乎从她的耳朵里喷出,麦希羞愧地哭了起来,她的脸变成了深红色。利夫坦对她的不适叹了口气,不情愿地移开了身体放开了麦希。
“该死的,给我点时间,让我冷静一下。”
就像一个气馁的小男孩,利夫坦瘫坐在地上,将额头抵在膝盖上。麦希跪在他身边,等着他完全冷静下来。在她的双腿之间,仍然因欲望而悸动着,她的上颚发干。
麦希害羞得连脸都抬不起来,利夫坦的心情也一样,甚至更糟。就在他的头埋在膝盖上几秒钟的时间里,天空中突然又闪过一道火花,他咬紧牙关。
“那个该死的女人,我要把她赶出阿纳图尔。”
“哦,别、别这么说。她是皇室的、的客人。”
“我们还要留着这个不速之客,嗯?”利夫坦直截了当地说,瞥了麦希一眼,“你最近似乎跟她相处得不错,嗯?”
在听到这个问题时,麦希脸上带着模棱两可的表情。虽然她和艾格尼丝彼此之间很客气,还在祭典上手牵着手,但她仍然不了解她真实的性格。麦希太诚实,没有回答说她们的关系很好,所以只是紧张地笑着说:“她、她看起来是个好人,而、而且对我很好。”
“她拖着你到处跑你不累吗?”
“没关系。事、事实上,我觉得我似乎比平时更有活力了”,麦希试着安抚他说。
麦希等待着利夫坦的回答,不知道这听起来是否足够令他信服,但作为回应,利夫坦只是低下头,用手指卷起麦希的几缕头发,然后将它们掖在她的耳后。
麦希在他的触碰下打了个寒颤,几片柔嫩的叶子飘过,在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洒下一道淡绿色的阴影,然后飘落在地上。静静凝视麦希许久的利夫坦,轻声道:“今天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开心,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像今天这样开心过……”
“这是、这是我第一次参加城镇祭典”,麦希回答,利夫坦强烈目光让她有点措手不及。
“要我每天都办祭典吗?”利夫坦认真的说道。
“别、别开玩笑了。”
“我会付他们钱的。”
利夫坦的样子看起来太认真了,估计不像是随便说说,所以麦希紧握着自己的手,脸色变得苍白。“千、千万别。明、明年,我们两个一起来、来就够了。”
利夫坦的眼神有些涣散。他缓缓闭上眼睛,仿佛在细细品味着她的话,“是的,明年,就我们两个……”
可他话还没说完,接着又是一声“砰”的一声,利夫坦的额头再次布满了深深地皱纹。他站起身,心烦意乱地说:“我们回去吧。我得在她烧毁整个阿纳图尔之前把她解决掉。”
麦希也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利夫坦拍了拍她的衣服,牵着她的手,从树后走了出来。麦希好像走在云端似的朦胧的跟着他。暖暖的春风拂过她的身体,仿佛拥抱着她。麦希甚至想不起来当初这个祭典是为什么而举办的了。
在山丘上,艾格尼丝还在用她的魔法向天空中放着烟花。直到利夫坦严厉的斥责她,她才撅着嘴吐着舌头从山丘上下来。面对利夫坦那可怖的目光,卡隆爵低声为没能阻止公主而道歉。在成群结队的观众中走下山坡时,利夫坦阴郁的情绪并没有散去,他带着威胁的目光盯着每一张能引起他疑心的面孔。艾格尼丝郁闷地跟在他后面。
“你不用这么生气。大家都喜欢这烟火。”她咕哝道。
“其中一些人可能认出了你。天哪,你是一个金发蓝眼的魔法师。一眼就能让别人想起威登的公主!”利夫坦盯着公主,威胁地说,“请注意你的身份。你是国王最爱的女儿,这里可能有些人怀着恶意要接近你。”
“别这么古板,如果有人要害我,我自己就可以摆平。”面对利夫坦冰冷的目光,她闭嘴停止了反驳。她翻了个白眼,最后还是轻声道:“这次可能是我太激动了,有点过火了。”
“你玩的太过了。”利夫坦咬牙切齿地说。他环顾四周,虽然戴着兜帽,但还是有不少年轻的镇民似乎认出了他。更何况,那个用魔法燃放烟花的人——艾格尼丝就在他面前。
旁人们注视着他们,窃窃私语,在参加祭典的人群中流传着这样的消息:卡吕普斯大人和一名高级魔法师一起参加了祭典。为了避免引起骚动,利夫坦一行人径直往村子的主路走去。
“请稍等,我去把马车带过来。”卡隆爵在人群离开后就连忙说道。
回忆刚才发生的事情,艾格尼丝真诚地说道:“很抱歉,因为我的缘故,我们的郊游提前结束了。我只是想给大家多带来一些快乐。”
“哦,真、真的很惊喜。我喜欢你的魔法。真、真的太棒了!我不、不知道还有这样的魔法。”
对于麦希的夸奖,艾格尼丝感到喜出望外。“这是我在世界塔学到的魔法,放烟花有点吵,但摸起来很凉。因为它燃烧得很快,也不会对周围的环境造成任何影响。我经常在参加年度庆典活动的时使用这个魔法。”
“我明白了。这、这个魔法是用来消遣娱乐的。”
麦希垂下眼帘,对自己有些失望。不久前,她因为消耗了太多的魔法力而几乎昏迷,即使她努力地为伤员尽可能多得保留魔法力。然而艾格尼丝已经放出几十个烟花,她看起来却丝毫未受影响:对公主来说,这点亲和力的消耗算不了什么。麦希再次绝望的感觉到自己和艾格尼丝之间的差距有多么大。
利夫坦正在检查马车时,艾格尼丝凑过去在麦希耳边低声说道:“附带说一句,这看起来像是神话故事中的场景。”
“什、什么?”
“在利夫坦带着跳舞的麦希米利安走进森林时。” 麦希的脸变得像火中燃烧的木炭一样红,但艾格尼丝并没有就此打住,继续追问道。“你们两个在森林里做了什么呢?”
“艾、艾格尼丝!”麦希几乎尖叫起来。
艾格尼丝咯咯笑着跑进了车厢。确保马夫没有喝醉,利夫坦惊讶地看着向后跑去的公主。麦希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大事,赶紧跟着她上了马车。艾格尼丝正靠在马车门上,看到麦希的表情,笑了起来。
“你的脸红得像梅子一样。作为一个已婚女性你是不是太单纯了?”
“别、别笑。求你了。”
“这是一个很难服从的请求。我就是喜欢逗你,麦希米利安。”艾格尼丝的蓝眸闪闪发亮,压抑着咯咯地笑着。
麦希满头大汗,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公主顽劣的态度。公主温柔地笑了笑。
“谢谢你今天陪我一起出来,我很高兴在我回去之前,我们能够一起创造一些快乐的回忆。”
听到这话,麦希瞪大了眼睛。“你、你完成了这里的使命了?”
“我应该很快就回国会了。我觉得现在说服那个男人跟我一起回去是毫无意义的,”她指着外面的利夫坦说。
听到艾格尼丝语气中的钦佩,麦希屏住了呼吸。她不确定艾格尼丝是喜欢利夫坦这个男人,还是崇拜他是无敌的三头龙。
艾格尼丝看着她,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如果有时间,请至少去拜访一次德拉西姆宫。我会带你逛遍国会周围的每一个角落。”
“谢、谢谢您的邀请。”
“我是认真的,这是正式的邀请。”艾格尼丝强调地竖起手指。
麦希避开她的眼睛以掩饰她的尴尬。公主似乎并没有因为要独自离开利夫坦而难过,这让她稍微松了口气。麦希想,如果艾格尼丝真的对利夫坦怀有特殊的感情,她应该不会这样。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公主会待得更久,会利用她在阿纳图尔的身份地位来拉拢利夫坦。
又过了一会儿,利夫坦和卡隆爵商量完毕,进入车厢。所有乘客都坐好后,其中一人敲了敲隔板。马车缓缓离开祭典的地方,开始驶回卡吕普斯庄园。
麦希透过窗户望出去,看到春意盎然的阿纳图尔,绿色的田野在她身边掠过。柔软的树叶在风中沙沙作响,仿佛是橡树仙女在轻声吟唱。
这是一副秀美的场景,但不知为何,也有些孤独。

——————————————
回头再看这章时
我真的深深地喜欢上了艾格尼丝
虽然她破坏了打桩机的好戏
#在橡樹下 
分類:藝文

暂时还挺闲。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