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一個自由的人

道德 觀點 正義 死刑 自由

Execution如果大部分人所遵循的,其實是一個邪教


從前從前有一個農耕部落,收成期沒到農產品就被野豬吃掉,農民沒辦法只好請教村里的智者該如何處置,智者請他們再把農作物固定放在同個地方,每到天一亮野豬都會在同樣的地方吃到農作物,過了幾天後智長再請農民獻上更多更好吃的農作物在同一個地方,農民滿是不解,但還是照做了,隔天一找更多的野豬知道同一個地方有好料的便有更多野豬前來,甚至看到農民都不會有戒心,智者看時機成熟後,便請農民將野豬聚集地四周築好堅固的木牆,就這樣野豬依然開開心心的吃著農作物,眼看農民築好的木牆也不覺得有異樣,直到木牆建好,野豬才意識到自己被四周的木牆所關住,畜牧的時代終於來臨。
道德 觀點 正義 死刑 自由

觀點像水一樣,能固態也能是液態


思想纖維化

在目前的社會,雖堪稱資訊發達,以過去而言,應該算是一個資訊爆炸、資訊超量的年代,這些資訊在人與人資間連接成網路,透過我傳給你;你傳給他;他傳給我,儘管這些訊息文字像河流一般不斷流動,但有些人只能透過水流程為別人的渠道,有些人可以自己匯集成一個水庫決定發送給特定的人群,而這些水的所謂"營養含量"多寡,決定經過的人,沒有辦法留住營養或創造營養的人,他可以創造價值可以活動的範圍將慢慢變少,明明觀點觀念它像流動的水是不固定的,但習慣透過別人填鴨資訊的人以固化自己的想法,這就是我所謂的「思想纖維化」

誰反對死刑

當鄭捷被執行死刑之時,關注政治的聲音,認為這是選前的手段,我認為成為手段是我可以認同的部分,因為今天換做是我以選票和風向著想,這是做為最少的風險換取最大的利益,但回歸為一個沒有立場的角度去思考,死刑成為了一種一種正義表演、道德表演。
說到表演,我想說說我對看劇的想法,網路上常常有很多人對劇情結局不滿意的反應,像是和觀眾投入巨大情感的角色為什麼會犧牲,為什麼悲劇收場,為什麼轉變等等,有數種大部分人沒辦法接受的結局,我覺得做為一個作者,他如果要讓自己的作品受歡迎,他大可照著大多數網友的走向大可給大家一個"Happy Ending",有時候"Bad Ending"反而必須付出更大的勇氣和風險,但還是有作者願意去承擔這個背叛大家"眾所期望"的選擇,於是你沒辦法接受小智沒打贏噴火龍、沒辦法接受艾倫犧牲自己也摧毀大部分人類、沒辦法接受東京又為自己的私事搞砸教授的原定計畫,這對觀眾的"期待"而言,無疑是一種背叛,是一種破壞行為。
無疑的,廢死對大部分民眾就是對他們期待的"背叛",順應著這場演出的票房,媒體開始不斷的刻畫,被害者家屬日日夜夜的噩夢,被害者生前的善良高尚的品德,種種光輝居然是在受害者"死後"被創造出來;順應著票房,加害人的種種邪惡,虐待霸凌,玩色情暴力遊戲或是亂丟垃圾,巧妙地刻畫正與邪兩大陣營,彷彿全世界都可以受到二元對立套用,而群眾更容易吸收這些簡單卻沒什麼營養價值的資訊,無疑所謂的思想纖維化,一部分不只是因為觀點的固化,更多的是這種資訊太容易閱讀太好吸收了,同時也太容易獲得多巴胺和情感,在富含情感的同時,已經沒有人去考證和質疑,那就跟Pan piano一樣,鋼琴聲太美以至於我關靜音都可以把她聽完(?)

社交共產黨

說真的,我不討厭也不排斥人們為了政治因素或自己持有的立場反對共產黨,但很多人在那種聊天政治上可以說自己反對共產黨,但在社交上卻沒辦法脫離共產的模式,比方說,自己的朋友圈在時常交流上,只能和自己身分收入地位差不多的來往(比自己高的沒機會、比自己低的看不上),而往往無法接受比自己高收入的人的建議,比方說戴勝益的所謂"薪資不到五萬不要存錢",或是關注自己的現金流等等,一部分是自己資訊固化沒辦法思考,另一部分是要求"群體公平",所以既不接受群體中對等的人有人更高更低或有更不一樣的想法,一但承認別人的不一樣、也承認了別人比自己更自由,而討厭或是宣揚"公平"、"同理"、"善良"就變成思想固化者維護整個社交"系統"的重要理念,也因此,一定的資訊只能得到一定的資訊營養;一定的工時只能得到一定的資金,任誰都要公平(除了我管不到的地方)否則就是在破壞系統,就這樣,政治上視共產為老舊不聰明的體制思維,我同意;但在群眾社交上創造了"社交共產黨",卻還覺得自己是站在時代尖端的人,才是被圈養之人。
道德 觀點 正義 死刑 自由

女巫審判


道德成為宗教

我曾對國高中時期所謂"掃地"時間質疑,於是我在高一時期擔任衛生股長,並宣揚沒有人付錢給我們掃地,所有的服務或勞動應該是有價的,應拒絕掃地,所以不會去檢查班上每一個人的掃地區域有沒有掃乾淨,而這個動作換來的是我當不到一個學期的衛生股長就被換掉了,而且當時被班上的同學所討厭認為我是一個不合群沒辦法融入"團體"的學生,而這件事之後的五年十年,我以為我會像自己回想當年的大多數事情一樣有後悔或是改變,但這件事是即使留到五年十年之後我都沒後悔的,我現在依然認為自己應該思考當初"為什麼要掃地"這件事,是固化思維時代最有價值的一件事。
同樣的,作為一個堅固的系統,為確保每一個人的資訊公平、階級公平等,道德成為了一個維護系統的工具,一但有人想挑戰這個系統,便會受到道德的譴責和攻擊,同樣的,已經有太少人願意正視或細細去質疑聖經上的每一條規則的原因和因素,每一件理所當然的規矩,都應該質疑儘管它的道德光輝多麼漂亮多麼令人嚮往,我們都可以從這個宗教背後,找回自己獨立思考的能力。

他人即是地獄

作為資訊爆炸的年代,我該怎麼定義,我是受資訊馴養之人還是和資訊對等共處之人,我認為思考和試著從固有的資訊,找出質疑和抓取想法,試著關掉網路停止外在給自己的資訊,從自身身上的思想材料,不斷的拼湊出不同形狀不同形式,或是試著破壞它,再結構,你才會知道自己有多少東西,當你發現"自己的東西"長得怎麼跟大家不一樣時,基本上我認為我還是比大多人自由的,儘管我的想法可能背叛了大部分人所"期待"。
#道德  #觀點  #正義  #死刑  #自由 
分類:日記

佛,不是宗教名稱,是For的中文音譯

評論
上一篇
  • 魅魔.女權理想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