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1115

早上做了夢,夢到有好多人都在指責自己說錯話、做錯事,說不配當他的朋友。還有因為多嘴而害慘了他,沒有人要接近你都是你活該。
夢裡的自己只有跪在地上,什麼話也說不出來,只有滿滿的衝擊感。
醒來的那一刻還是覺得心裡有種非常壓抑的感覺。
當自己想到是不是有人想跟自己說些什麼?
的那個時候,便放下了手機、閉上雙眼。

走過一如往常向下的樓梯,打開門之後果然是佩爾站在門口對自己笑著。
一樣牽起了手,不過很明顯的不同是佩爾這次的步調比較急促、一路上都是小跑步的樣子。
看到像這樣的佩爾,心想:「是有什麼話這麼急著想跟我說嗎…?」
跟隨佩爾的腳步,最後才終於坐在純白色的椅子上休息。
兩個人看起來都有點喘的樣子。
自己率先開口問:「是不是有什麼話很急著想對我說的?」
佩爾點點頭。
她先是做了個深呼吸後,也直接問道:「昨天的事情讓你覺得不太順心,是吧?」
自己不敢回話,沉默了一下才敢擠出一句:「……因為“不細心”三個字又有點……心態炸裂了……。」
佩爾她很清楚。所以又繼續說:「你寫了很多東西在自己的日記本裡,我一定知道。然後在一邊用紙筆發洩的過程中,想必你寫著寫著也有發現不少有矛盾的地方吧?」
「感性上的發洩是可以的。想說什麼任性的話就都大方地寫出來,但我希望你發洩完之後別忽略掉了你自己發現到的一些矛盾點。」
「除了這個,還想跟你說。很想成為溫柔可靠的人對吧?不過在那之前,你得先知道溫柔的反面是什麼模樣。」
「明明不久前才看到這類的言論,你也很印象深刻,不是嗎?」

有人說,『大家看到我都在問說,為什麼你可以活得這麼自由、這麼無拘無束?』
『實在有太多人這麼問我了。所以我用了第三人稱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
然後他說,『這個世界上沒有高,那低就不會存在。』後面就是舉了不少例子。
『一定要先體驗過不快樂的感覺,才會知道什麼叫做快樂。』

那同理,如果沒有藉由他人而“知道這就是不細心”的言論作為,又怎麼能成為細心的人呢?

佩爾又繼續說:「那個夢是我給你的。因為我知道只要這麼做,你就會回來看看我。」她朝著我露出微笑。

與佩爾的談話只有到這裡。這次她要說的話意外的少。
或許用意就是希望自己能再回頭好好看著昨天晚上到底寫下了什麼東西且好好思考。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