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我擺陣站立

職場 邪靈 聖靈 操縱 神愛世人
在身心靈感到十分疲累、不斷在心裡吶喊「我不快樂!我好想離職!」的兩週後,我總算意識到……這種頭昏腦脹的感覺,跟三年前被一個邪靈幫派圍剿時的感覺很像,我應該是身處某種靈界戰場吧?!
打起精神,讓內心狀態從「癱軟在地」進入「擺陣站立」。(每當這種時候,我都非常感激曾經接受麗娟牧師一系列奧妙的教導。)
我調好呼吸,聖靈的流引領我發出一陣陣「嗚——」的低鳴聲,這種共鳴音頻開始調整我的內耳平衡機制,暈沉沉的感覺逐漸從我的雙耳退出去,我的感官清晰起來。
當腦袋完全清醒起來,我便看見,那從我雙耳退出去的暈沉感,已成一團包圍我卻無法黏上我的灰色霧氣,灰色霧氣圍成環狀繞著我緩緩流動。我聽見一個像風聲一樣細碎而呢喃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我知道那是隱身於灰色霧氣中的邪靈在說話,牠說:「妳和他,原本都是同一類人,為什麼妳不去像他一樣呢?妳明明可以的啊!為什麼不呢?」
我知道邪靈的意思。我天生能夠感知到大約方圓3公尺內的人心中那些特別強烈的意念或話語,按著現代心理學知識來說,我是地球上占比1/5的「高敏人」兼「共感人」。而現在在我職場上千方百計想要掌控操縱員工心理、導致我常常覺得「心好累」的那位怪人主管,邪靈說,他也是天生的「高敏人」兼「共感人」,我們都是對人心極其敏銳的,但他把這天賦用在挾制操縱人心上,動不動就營造出煤氣燈效應,我卻從不這樣用。我從邪靈呢喃的語氣中察覺,牠一方面對我「從不操縱人心」感到困惑,一方面又試圖勸誘我去成為一名「藉由操縱人心來獲得成就感」的人。
我淡淡的說:「我是上帝的女兒,我不操縱人。」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知道邪靈很想利用我的天賦了。我6歲時曾經做一個惡夢,它成為我至今唯一記得的一個童年夢境。夢中有個全身黑斗篷的「巫婆」興奮的追趕我,一面追一面喊說,我是天生做她「同類」的好料子。我嚇得魂飛魄散,一直逃一直跑,最終那巫婆還是追上了我,一瞬間把我的手指和腳趾都變作6根。我當場劇烈嚇醒,從床上彈起來直直站立,才發覺那是惡夢,但我仍驚嚇的掀起衣服,總覺得自己滿身都是666666666666……的印記。十幾年後我才讀到聖經《啟示錄》,明白666是屬魔鬼的記號,夢裡的巫婆希望我像她一樣作魔鬼的僕人,職稱上大概就是靈媒、算命師、通靈人、占卜師、女巫/巫女、法師、仙姑……等。
幸好上帝讓我生在一個近代毫無通靈交鬼背景的家族,我在16歲時聽見上帝對我說話,祂拯救我使我不再奔向自殺的道路。如果我一生只有一個頭銜身分,我會選擇只作「上帝的女兒」。
近年來,當我愈發理解「巫術的本質就是掌控/操縱」,再次想起6歲時的惡夢,我就愈發明白:邪靈陣營不僅僅只是希望我做牠們名義上的僕人(黑執事),而是希望我從性格上成為一個充滿掌控慾的人,如此一來,我就成為無名有實的黑執事了。
為了達成這個目標,在我的成長過程中,邪靈不直接弄我,而是去弄我周遭的人,讓許多人莫名對我懷有敵意、惡意,我就不得不拿出我的天賦來防備人避免自己受傷,久而久之就養成不易信任人也難以愛人的性格。說實話,如果我不是在絕望到極點而自殺之前感受到上帝真的愛我、在乎我,按著我當時的體質,邪靈只要再製造一些變故來刺激我,我可能就會「絕地黑化」,漸漸發展成一個暗中操弄人心的心機女。
感謝主,基督耶穌是我一生的救贖。神就是愛,這個世界是神所造的,也就繞著神轉、繞著愛轉,我從起初到如今都是被愛的,我不需要操縱人心來讓我喜歡的人一定會喜歡我依賴我、我所討厭的人就懼怕我服從我,我不需要營造出一個繞著我轉的世界並在其中當女王,因為我已經有王了,我的王賦予我不動搖的安全感與價值感。我是天生「高敏」+「共感」沒錯!而我的主我的神告訴我,祂把我造成這樣是要差派我去矯正人心的歪曲錯謬、把人心清理乾淨、使人心重新成為能夠承載真愛的器皿。神要來愛人,也要讓人能夠接收得到愛。
我在環狀灰色霧氣中擺陣站立,即使邪靈一度顯給我看怪人主管在過去9個月間如何暗中換了3種手段試圖掌控操縱我的心理,以及怪人主管所使用的諸多勒索話術,邪靈說:「妳看!他這樣對待妳,妳也可以這樣對待他啊!妳洞悉人心的功力一點都不比他差,為什麼不這樣做呢?」我仍舊淡淡的說:「我是上帝的女兒,我不操縱人。」
環狀旋轉的灰色霧氣變得愈來愈淡,逐漸變成環狀旋轉的白色絲綢(絹帛)。好幾層白色絲綢交疊,互相反向緩慢旋轉,看上去高尚又美觀,卻是要圍困我的牢牆。我知道邪靈正逐漸顯出牠本體的樣貌,環狀灰色霧氣代表牠有「困縛人」、「迷惑人」、「使人盲目迷失方向」、「奪取人的正向精力使人身心憔悴」的能力,環狀白色絲綢代表牠是以「傳統中國美德(品行高節)」為幌子來困縛人、迷惑人、使人盲目迷失方向、身心憔悴。
我開始尋求那使我能夠從疲累中打起精神擺陣站立的聖靈:「我是否要對付牠?是的話,我要如何對付牠?」
我從聖靈的流中感覺到:不!這是神的事,我唯一的任務已經做完了。我唯一的任務就是以一個「職場代表人」的身分來到上帝面前,承認這地長久以來「行使巫術的罪」,為罪惡玷汙職場真心痛悔並求神赦免。我已於兩個月前完成這個任務,長年來盤據在我的職場的邪靈——牠的合法居留權已被剝奪,現在是牠的最後掙扎期,既然我倍感攪擾、身心靈都不舒服,我呼求神,神就要為我對付邪靈,將邪靈徹底趕出。
我仍在環狀旋轉的白色絲綢中擺陣站立,絲綢圍牆外出現一個人影,我感覺不出他是誰,他繞著圍牆慢慢走動,一面走一面向著圍牆「灑血/彈血」。我看見點點血漬,我認出那是耶穌犧牲的血。耶穌的血一碰到白色絲綢,絲綢就彷彿被強酸腐蝕,發出「嘶嘎」的的響聲並綻出破洞。隨著血點愈來愈多,白色絲綢變得愈來愈殘破、醜陋。我安下心來,真知道神在對付那圍困我的邪靈,由於這過程相當緩慢,我就不等到絲綢破光,直接從異象出來,放心的上床睡覺去了。
隔天起床時,我覺得精神不錯,但一進辦公室,暈沉沉的感覺又襲來了,到傍晚下班前,我覺得自己累得彷彿晚餐都不必吃就可以蒙頭大睡,但一離開辦公室,我的精神又漸漸恢復過來。我覺得納悶:盤據在我職場的邪靈還沒完全撤出嗎?!
待精神完全清醒,我再次進入異象,昨天那圈圍困我的白色絲綢已經完全消失,只剩下一尾巨大而透明、奄奄一息的中國古代長龍蜷縮在黑暗大地上,我確定,這就是那對我說話的邪靈的真面目。牠通體透明,有著透明的犄角、透明的鬍鬚、透明的爪子、透明的鱗片,代表牠最擅長營造如中國古代封建制度般的「階級」以及隨之而來的絕對仰慕與絕對服從,藉此讓上位者自然而然行使權術手段來管理人,並讓下位者自然而然甘願被煽動擺布,而且,牠能化為無色無味無影無形成功融入任何團體人群。這尾邪靈從很多年前(早在我進來工作以前)就潛進這個「打著福音名號」的職場了,不得不說這如意算盤厲害,因為從此以後,無論這裡出現再怎麼卑劣的權術手段和黑箱作業,都可以被合理化為「這是上帝的旨意」,反正這尾邪靈從不高調興風作浪,只是靜靜趴著、監督並讓所有人事物按著牠的意思運作。
以前,遭遇邪靈攪擾不得不擺陣反擊時,我常是領受邪靈的「名字」或「屬性」再奉耶穌的名擊破、趕除牠們,這過程會費時幾小時到幾個月不等。這次,我第一次經歷到,僅只是擺陣站立,就可以了。
上床睡覺以前,聖靈告訴我,上帝對這個世界的心意眾多,如同流星雨,無時無刻都在降臨,但不是每顆落在地上的流星都能使上帝的旨意「行在那地如同行在天上」,必須要有人正確接住流星如同捕手接住棒球,將流星如種子栽入地下,不斷禱告孵育它,以至於種子能在神與人所共同醞釀的成熟時刻,發芽並深根茁壯。
10年前我剛進這個職場時,曾經為這個職場作過一個禱告:「主啊!這裡的人一味強調耶穌是溫良柔順的綿羊、基督徒也應該要聽話順從,卻不相信也不接受耶穌真實權能如猶大獅子的那一面。求祢來,以祢的真實和權能充滿這地,人心要被光明釋放,得著真正的自由。」聖靈說,那不是出於我自己的禱告,乃是我接住了一個上帝對大地的心意,並將之埋入大地。聖靈顯給我看,10年前的我如何對著流星雨禱告,然後一顆棒球大燦燦發光的種子剛好就飛向我,我用雙手接住抱住它,轉身面向我那黑暗的職場大地,想了一想,我把光種子塞入地洞,讓它一路滾向地的深處。
聖靈說,10年來我持續為職場禱告(也和同事一起為職場禱告),那顆隱於地下深處的光種子早已破殼發芽,但由於地表有一層「武裝封印」,光種子遲遲無法向上破土生長,只能不斷向下並向四方深根。久而久之,那些發光的根系已經長得非常粗壯綿長,但莖只有地表下的短短一節,當然也毫無枝葉、無法開花結果。兩個月前,我為職場作的認罪禱告,終於解除了地表的武裝封印,發光的莖猛地破土而出,彷彿地牛翻身,為地表帶來極大的屬靈震動。那尾長久靜伏不動的透明長龍被地震驚擾,這才產生了我所感覺到的身心靈不適。那尾邪靈並未存心攻擊任何人,只是被光種子生長出的莖幹驚擾驅趕,現在牠感覺我的職場已經不是一個適合牠躺臥之地,牠即將完全離開,去尋找新的安身之地。
聖靈說,光種子今後會像魔豆一樣快速長成參天的發光大樹,這棵樹會一點一滴滋潤並轉化它腳下的土質,而不像這地上從前所有的作物(事工)在破出地表後幾年內就因土質有毒而枯乾衰敗,這棵樹也要使遠近受困於灰霧中的迷途人看見光亮便就近光來。當土地得醫治,以這棵樹為圓心的周遭環境會生意盎然起來,鳥語花香,飛蟲走獸,萬物都藉著這被醫治的土地得到照顧、保護、供應、餵養、健康、喜樂、信心、盼望、愛......。這就是神的心意,十年前十年後,祂始終如一的良善慈愛。
我從心裡淡淡的甜甜的微笑,沒有什麼激動的熱淚盈眶或拍手叫好,因為我住在神裡面也是住在愛裡面,當這一切都做在神裡面愛裡面,我心的一切感想也就都含在神裡面愛裡面了。真要形容的話,大概就是「欣慰」吧!我心裡有一層薄薄的像蜂蜜一樣黃澄澄柔軟甜蜜的「欣慰」,那大概也是聖靈的欣慰吧!
#職場  #邪靈  #聖靈  #操縱  #神愛世人 
分類:心靈

評論
上一篇
  • 如何看待這場意外和疼痛?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