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好心的大人》、私有制、婚姻、家

1、日本小说《好心的大人》探讨了家庭意义。主角乙是在公有制实验社区长大的小孩,他很敏锐,分得出“好心的大人”和“冷漠的大人”(这个构想是让所有大人一起抚养小孩,让小孩把所有人当作监护人)。原来好心的大人,不是陌生人,而是孩子真正的父母。而冷漠的大人只是扮演看护与监护人。这就是秘密所在。
  为什么这个实验失败了?因为每个小孩最需要的都是“更多的爱”,没有爱,就没有安全感。并不是普通家庭就能保障这一爱的供应,大人的爱能自足才会多出来分给小孩。可是大人的生活也不能说“有很多爱”,如果自身不足,却对爱有想象力,有奉献心,是很难的。而且对于大人来说,他们欲望的对象实在太多了,小孩似乎不能给大人什么利益,所以他们对孩子是不感兴趣的。他们可能只把照顾孩子当作机械性工作来做,而不是把孩子看作“曾经幼小的我”。
  这也是白石一文小说所提到的“我们做错了,不应该把孩子交给托儿所,而是亲自抚养孩子。否则孩子会失去人类应有的感情”。
  豆瓣上有过一次讨论,关于弃养孩子协议,例如韩剧里,小孩患有重大恶疾,单生母亲无力付医疗费,医生建议母亲签弃养协议,让有能力的人来抚养小孩,救小孩一命。
  类似事件在天朝的作法就是在社交网络上筹款救病危儿童,但未必能筹够钱来做手术,而且诚信机制不健全,有时假病童假贫困筹款的筹到了,真正病患家庭却筹不到。
  当时有人就坚持说亲生父母再恶劣也会比陌生人对孩子更有爱心与责任感。若无血缘关系,什么冷血残酷的事都做得出来。
  这种话对于本来就家庭不幸的人一点效用也没有。
  2、有部科幻小说,男主并没有厌弃妻子却爱上了A,(韩剧里也有类似的情节,一个有妇之夫指着黄昏的天空对自己的外遇对象说“那片天空都是属于你的”)后来他与A重逢时,A已婚了,但A也跟他一样旧情复萌,即使如此,A也并非厌弃自己的丈夫。男主的妻子也遇到了同样的情况,丈夫失踪后,有人小心翼翼地保护她,珍惜她,并且珍视、保护她的孩子。男主无法同时拥有两个女人的真爱,也无法从中选择一个去爱,无论是从感情还是从责任上来说,他难以抉择。他也无法把那个保护他妻儿的绅士视为坏人。假如婚姻不是私有制,也许问题就可以解决。无论他爱谁,被谁爱,只要接受即可。对女人来说,也是一样。
  当然,在那部韩剧里,答案并非模棱两可,而是求仁得仁。只能选一。心软的人就会输。
  对丈夫外遇因而心碎的妻子,一直高傲地死撑着,忽然昏倒了,醒来时医生告知怀孕了。丈夫就别无选择了。
  3、小时候,听到一段台湾的广播,念的是家的定义,大意是人们经过重重险阻,找到一个庇护所,称之为家。但是社交网络上,“他人即地狱”或家人即地狱,乃是更适当的形容。因为家里是有等级的,等级最低的,是受到不断否定、使唤与嘲笑(或打骂)的存在。
  在家里受过那种待遇的人,很容易把外面的人当作救星。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只要能让他逃离、躲避一下,都是救星。
  4、大家都知道,小孩喜欢糖。可是,如果糖与鞭构成固定的搭配,小孩子甚至可以不喜欢糖。
  有些人觉得婚姻、家是庇护所,因为他们真的得到了保护,至于为保护而付出的代价,也无所谓。在家里待着很安全的人,有时会把陌生人当作野兽。而在外面待着更舒服的人,也会煅炼出相应的识人能力,找到自己的同伴、盟友,避开危险因素。
  4、世上没有比假幸福更恶心的东西了。
  5、如果公有制无法取代私有制,我希望至少能同时存在。
分類:日記

k歌爱好者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