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1

『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金錢對吳長壽說。
『可是我眼睛上有布條,睜開了也看不到啊。』吳長壽說。
『現在你眼睛上面沒有布條了,不然你摸摸看。』金錢有點無奈。
吳長壽摸了摸自己的眼睛,的確沒有蒙布條。不過是什麼時候把布條拿下來的?為什麼自己沒有感覺呢?
『我睜開眼睛了,可是還是什麼都沒有看見啊?還是一片漆黑。』吳長壽說。
啊?!
金錢、衛菁、寶寶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的,臉上都出現了困惑。
『你什麼都沒看見?』衛菁不敢相信。
『對啊,還是你們要開燈,不然這麼暗,什麼都看不到。』吳長壽以為他們把燈關了。
『我們現在是靈魂出體,已經不在剛剛的咖啡館了。你已經離開你的肉身,按理應該什麼都看得到才對啊?』金錢太困惑了,她沒遇過靈魂的靈眼是瞎的。
寶寶沈思了一會兒。
『他不想看見。』寶寶感受到這個靈魂的抗拒。
『啊?還可以這樣?不想看見就看不見啊?』衛菁大感好奇。她從小靈眼就開了,想不看見都難,居然還有靈魂能關上自己的靈眼的。
寶寶穿越這股抗拒的阻擋,感受到這堵牆後是一股難以言喻的哀傷。
『他太哀傷了,整個生命力都用來建築這道隔絕的牆,讓自己看不到、聽不到、感受不到,最後這強烈的意念讓自己的靈魂也跟著封閉了。』寶寶說。
『不會吧,那我費盡心力把這靈魂帶出來,結果他居然還自己關上眼睛。這不是白瞎嗎?!』金錢懊惱著。
這時候忍不住抱怨,如果白夜在就好了,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可以丟給她了。
吳長壽聽著這三個女生在討論著自己,可是他實在聽不懂她們在說什麼。
『對不起,你們能不能開個燈,什麼都看不到,實在是…。』吳長壽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此刻不舒服的狀態。
『吳叔叔,你記得俊逸是幾歲回到吳家嗎?』寶寶靈機一動。
『他一直都有回來啊。不過大概三歲之後,我們正式搬回家住。』
『那你記得他最喜歡家裡哪個地方嗎?』
『哪個地方啊?』吳長壽搔搔頭,想了會兒。『沒有特定哪個地方吧?!但是他喜歡跟我媽媽在大埕玩。』
『你還記得她們都玩些什麼嗎?』
『玩什麼?』對吳長壽來說,那些彷彿是上輩子的事了,既遙遠又模糊,要使勁的回憶。『我真的不記得了。我那時還在繡莊工作,回家的時候,她們就在大埕了。』
『我媽媽會坐在藤椅上,她梳著小包頭,黑色緹花唐裝,土黃色的棉寬褲,白底黑絨面的布鞋,隔著老遠就可以聽到她叫著小俊的聲音。』吳長壽回想起媽媽呼喚的聲音是那麼的響亮。
就像他小的時候,媽媽還那麼年輕,聲音又清又脆,她總是又氣又笑的一邊叫著他,一邊又佯裝著要打他的背。那時候總覺得媽媽會永遠都是自己的天,他可以永遠依偎在媽媽的羽翼下,無須面對人世間那麼多的疲憊。
『她怕小俊熱,總是拿著蒲扇、帕子幫他搧涼。小俊又想去玩,又想跟奶奶撒嬌,總是一邊唉唉叫又一邊扭來扭去,笑個不停。』
『整個院子都可以聽到他咯咯笑的聲音。小小肉肉的身體,穿著小背心、小內褲,一團團的肉肉都擠出衣服來了。他的身體好小,抱起來卻又實又重,又讓人捨不得放下。』他想起了兒子臉上那兩陀肉呼呼的臉頰,粉嫩細滑又帶著奶香,總讓他忍不住想要啪滋地親兩口。
兒子小小的身軀全然地趴在自己的身上,那樣的親密的信賴著自己,他多想這一生永遠都可以讓他依賴著。
『下午的陽光照在大埕上,就像在曬穀子一樣,每個人、每個地方都亮亮的,暖暖的。我請爆米香的來家裡爆米香,整個家都像裹了蜜一樣,又香又甜又暖。』
吳長壽一邊說,眼淚緩緩地從靈眼滴落。
一滴一滴的滴落在這個時空中,重重的搖晃著這個次元,像漣漪一樣一波波擴散出去。
那遙遠的記憶,彷若前生種種,此刻卻清晰地浮現心頭。
他想起那一生苦命的母親,要在晚年時送走自己的女兒,再送走唯一的孫子。他那未能長大的小寶貝,還有那曾經充滿陽光歡笑的家…,竟讓他如此地…想念著。
吳長壽滿是淚水的眼睛裡,模糊地看到了游金錢、衛菁跟陳寶寶的臉。雖然光線仍然昏暗,但是他終於可以看見她們了。
『陳心理師、游小姐,我好像可以看到你們了。』吳長壽有點驚喜。『不過你們能不能把燈調亮點,這樣暗暗的,看得有點吃力。』
『看得到了?終於。』金錢鬆了一口氣。
『燈是調不了的,你家就是這麼暗。』衛菁說。
『啊?我家?』吳長壽看了一下四周,他的確在家裡的大埕上。
想了想,啊,現在是晚上,所以昏暗是正常的。不過他們是什麼時候回來的呢?
遠遠地聽到家裡有哭鬧聲,還有一群人碎語的聲音。吳長壽有點困惑,家裡什麼時候來了這麼多人?
他沒理寶寶她們三人,逕自走向正廳。
還沒踏入正廳,就看到老婆跪坐在正廳中央哭泣。周遭圍繞著一群女人,在昏暗的燈光中,他隱約看到了媽媽跟姐姐,還有奶奶跟姑姑…。
吳長壽下意識地停下了腳步,停留在門外,不再向前走入。
雖然這一切都讓他感到困惑,他不明白為什麼已經走了的奶奶姑姑媽媽和姐姐會出現在家裡,還有老婆為什麼會跟她們在一起…。
但是他有種感覺,這樣的場合,與他無關!他不應該參與!
『彩霞,你再活著也沒用了,你已經不可能再生了。你不如死了算了,讓長壽還可以再娶,他還可以有機會再當爸爸。但只要你還活著一天,他就不可能丟下你不管。』吳長壽的媽媽吳有弟拄著柺杖對著哭泣的媳婦感到很心累,這孩子太不受教了。『我拜託你,我們吳家拜託你,你就死了吧!給我們吳家留一條生路吧。』
游金錢、衛菁、陳寶寶在門外聽到這一段話,嚇得下巴都快掉下來了。
這是哪門子鬼話啊?!
『你活著也沒用了,你兒子都死了,你再活著那又如何?你跟長壽死了也不會有人給你們送終了。你讓長壽再娶,他還能再生,你死後,還會有人祭拜你,你撐在這裡不生不死又如何?我們吳家最後就亡在你的手裡,你想這樣嗎?』長壽的姐姐氣得想把這笨女人給罵醒。
劉彩霞只是坐在地上不斷地哭泣。她怨,她恨,她不甘心。
她在吳家人眼中就是個生子工具,如今孩子死了,她們還要她捨出命來,讓她們吳家可以有機會延續香火。
她不甘心。
但她無話可說。
她擔不起讓吳家絕後的壓力,這個指責太沈重太傷人。
『孫媳婦兒啊,你是我們吳家唯一一個媳婦兒,我們吳家對不起你,但是你體諒我們做媽的心情,我們都想孩子好,長壽現在是我們吳家唯一的希望了,你就行行好,給我們吳家一條生路吧!』長壽的奶奶吳昭弟語重心長地說著。
彩霞原本只是低聲啜泣,聽完奶奶的請求,她抬頭看著這一群女人,又怨又恨爆出一聲淒厲的哀嚎聲,她實在太冤屈了,那撕心裂肺的哭喊像道雷擊,重擊了眾人的胸口,讓人感到窒息,寶寶的心口像被撕開一道傷口般疼痛不已。
『糟了,』衛菁推了推金錢,『吳阿姨不好了。』
作為一個生魂,吳阿姨的靈體是帶著光的,現在這個靈體的光越來越黯淡了,再這樣下去,吳阿姨的生命就將到盡頭了。
『恩。』金錢也看到了,她推了推吳叔叔。『吳叔叔,你趕快進去幫吳阿姨說說話。』
殊不知,吳叔叔推都推不動。他緩緩地轉過身,背對正廳,走到了大埕的角落蹲了下來。
『這怎麼回事?』金錢莫名其妙。
寶寶看著吳叔叔落寞的背影,感到一股既辛酸又抗拒的的感覺:『他又把自己的封閉起來了。這個靈魂沒有辦法面對這一切。』
『他老婆快死了,他不管嗎?』金錢低吼。
『看來他拒絕面對了。我們可能不能指望他了。』寶寶說。
『難怪這一家都是女人作主,都像吳叔叔這樣,誰敢指望男人啊!』衛菁不屑的說。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