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2

『我們進去嗎?』寶寶問金錢。
金錢看了看角落的吳長壽,無奈的嘆口氣。主人翁不出面,她們這群局外人怎麼能隨意地跑進人家的家中指手畫腳的呢?
『先看看再說吧!』
正廳中始終不語的吳家始祖吳孝悌幽幽的嘆了口氣:『彩霞啊,你就怨我們吧!我們吳家對不起你。我們吳家的女人,有誰好過過?說到頭來,都是命啊!』
『吳家的兒子沒有一個能活過二十歲的,今天長壽能活下來,我們就應該拼死也要保全他的命,讓他可以有兒子傳宗接代啊!』
『這個家的每一個女人,誰不是為了吳家犧牲自己?』
『我們吳家一向只活女不活男,為了要留下吳家的根,誰能過自己想過的人生?』
吳孝悌苦口婆心地勸著彩霞。
身邊的女兒、孫女們沒有一個不掉淚的。
為了吳家,她們像男人一樣扛起了這個家,為了家族的繁衍,每代的長女都只能招贅,來的男人不是不受家中重視的兒子,就沒有才幹的男人。其他的女兒們,為了家族的事業聯姻,遠嫁外地。等到家裡需要自己了,一個個毅然決然地離開了老公小孩,重回家裡,與長姐共同扶持這個家。
吳家,是每個女兒心中的痛。
此刻,成為在場每個女鬼的魔障。
幽幽怨怨的恨意如寒冬冰霧逐漸地瀰漫著整個吳家,令金錢三人不禁渾身哆嗦。
這股恨意與彩霞的怨氣交纏著,將彩霞的生魂能量一點一滴地偷走。
她們就是要彩霞恨、要她怨,當她越恨越怨,她就與吳家女鬼們越靠近。
當她恨到只想報復,想要與這群吳家鬼共赴地獄時,她們就能成功地讓彩霞喪失求生意志,心甘情願地付出她的生命。
『吳阿姨越來越糟糕了。』衛菁發現吳阿姨的生魂只剩一小盞心火,她的時間不多了。
轉頭看看吳叔叔,他依舊在角落蹲著,彷若石化,對周遭一切不聞不問。
衛菁心急不已,她的訓練教會她,救人不能等,一旦錯過,後悔終生。
『來不及了。』衛菁決定衝進去把吳阿姨帶出來。
金錢還在一旁思考對策時,就看到衛菁飛一般地衝進吳家正廳。
吳家一眾女鬼突然被外人闖入,頓時一驚。但看到衛菁抓著彩霞的手要離開,擔心這一走將會功虧一簣,眾女鬼瞬間現出她們的鬼貌,一個個張牙舞爪,青面獠牙地要把彩霞抓回來。
衛菁一手帶人離開,另一手反手推出浩然正氣,將在場女鬼震得無法向前。
吳家始祖吳孝悌見狀極氣,整張面部瞬間轉黑,頭上冒出一顆顆的小角,兩顆腥紅色眼珠瞪得極大,她將整個吳家瀰漫的黑氣抓到手中,並將這團黑氣砸到衛菁的後背。
衛菁像是被火車撞倒一般,後背極痛,像是掉入冰窖般瞬間凍結,抓著彩霞的手一鬆,接著就飛撲到大埕上。
『啊!』寶寶被這一連串的過程嚇傻,她跑到衛菁身旁,手才剛碰到衛菁的後背,瞬間就被這冰凍的溫度給凍傷了。
衛菁的靈體不斷地顫抖著,但是怎麼搖也搖不醒她,寶寶有點慌,她看著金錢,希望金錢可以過來幫忙。
只是此刻的金錢正擋在怒氣沖沖的吳孝悌面前。
吳孝悌的怒火帶動整個吳家能量場像燃燒的煉獄,只不過黑焰燃起的火舌卻如千年寒冰般凍得讓人顫抖。
寶寶接著衛菁之後倒下。
金錢護在兩人面前急得心臟都快炸掉了,腦子轉得飛快,在眼前有限的資訊下,她該如何止住眼前這場風暴?
『吳奶奶,我的朋友冒犯您了,我替她向您與吳家祖先們道歉。』金錢慢條斯理地說著。正所謂伸手不打笑臉人,何況她還這麼有禮貌,好歹也會給她一點顏面吧?!
『哼。你們逾矩了。擅入我吳家地域,無端干涉我吳家事務,落在我吳家,讓你們有命來,沒命走。』吳孝悌恨不得把她們三人撕咬入肚,一邊說一邊手不停地收緊黑焰能量,緊緊地掐著金錢的身軀,緊迫的壓力讓金錢感到自己快被捏碎了。
更別提這股黑焰能量又寒又凍的,饒是游金錢這個火命格局的人也實在抵擋不了這寒氣入侵的刺痛感。
『吳…,叔,叔,活不,了…了…。』金錢用力擠出這幾個字,就已經精疲力竭了。
『什麼?』吳孝悌一愣,力道頓時鬆開許多。
『吳阿姨,要是,死了,吳叔叔…也活…活不了…了。』金錢感受到緊迫感小了許多,憋著一口氣把說完。
說完的她直喘氣,她覺得自己快死了。
『你這什麼意思?』吳長壽的媽媽第一個衝出來。
『鬆...鬆…鬆開。』金錢結結巴巴的說著。
吳孝悌臉色陰沉,口氣狠毒地說:『把話說清楚,不要想用你的小聰明呼弄我們。』
金錢感覺到黑焰的能量鬆開一尺外,終於可以好好呼吸了,但留在身體裡的刺痛感仍像針般一陣一陣地刺痛著自己。
金錢心道不妙,這寒氣若是入心,只怕靈體就會徹底黑化了,就算回到肉身,這人就成了陰魔了。
『吳奶奶你看,吳叔叔現在的靈眼、靈耳都關掉了,這個心目前也死了一半了。這都是他太悲傷的結果。如果現在吳阿姨也走了,他在世間連一個親人都沒有了,吳叔叔的心怕是會徹底死掉。』金錢快速地把她的觀察與可能的結果以邏輯的方式說明給這一家女鬼們聽,讓她們知道,她們想法是不可行的。
『您知道的,一個人要是死心的話,他也就沒有生氣,沒有活力,這就是個活死人了。您說他還活得下去嗎?』
金錢的話雖然不中聽,但句句入心,吳家氣焰就像被澆熄般一下子沉寂下來。
『祖奶奶,長壽啊~,您要救救我們家長壽啊!我可憐的孩子啊!』長壽的媽媽吳有弟心都快碎了,頓時跪了下來,急得朝著吳孝悌求著。
『住口!』吳孝悌怒火般的紅眼珠瞪著長壽媽媽。
『但是彩霞不死,長壽一樣要死。到時候就是彩霞一個人守著這個吳家了,這結果,彩霞你知道嗎?』吳孝悌身旁的大女兒吳昭弟幽幽地說著。
啊?這下換金錢的腦子轉不過來了?『怎麼會?』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