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異療心者 第六章吳家的母親與女兒們3

奇幻小說

吳家家系圖


吳阿姨憔悴的臉顯得既悲又憤恨:『你們吳家人造孽,卻讓我們子孫承受。』
『你這孩子說這什麼話?你不是吳家人?』吳孝悌的三女兒跳出來罵人。
『你們把我當作吳家人嗎?我是吳家人,你們會這樣對我?嫁進來就叫我生,生不出來就要我離婚。我的孩子走了,你們叫我去死。你們就是這樣對待家人的?』吳阿姨恨得罵回去。
『長壽媳婦,我們就是這樣對待家人的。』一個穿著淡雅粉櫻和服,全身乾癟的女鬼幽怨的說著。
她的話像把利刃戳進每個女兒們的心裡,在場女鬼的眼淚如珠串般掉落。
一時間女鬼壓抑的嗚咽聲在這空間中迴盪,淒淒涼涼幽幽怨怨的恨意,讓金錢從骨子裡寒了起來。
『吳家的長女,活著就拼著生一個兒子。其他的女兒不是為家族事業葬送自己的感情,就是為家族犧牲自己的性命。你不是唯一一個,我們都是。』和服女鬼用著優雅的口吻平靜的說著,一雙眼淒楚且空洞地望著遠方,她這一生掉的眼淚都可以造湖了,現在早已乾枯得擠不出淚來。
『因為家裡需要日本人的資金跟物料,所以我十三歲就被送到日本,十五歲嫁給那個工廠的老闆,等家裡需要我的命來填坑時,我只能離開我的小孩老公回到吳家,用我的命來換這個家族的延續。』
『翎翎。』吳孝悌痛心地叫著她的名字。
『媽,我離開的時候還那麼小,你有想過我一個人在日本過什麼樣的日子嗎?你有想過我嫁的那個男人是什麼樣的男人嗎?』
『你沒有。你只想著要他的錢投資家裡,你只是一心拼著要一個兒子。』翎翎空洞的眼睛看都不看媽媽一眼,聲音沙啞的說著。
『翎啊,媽對不起你。』吳孝悌自責著也無奈著。『我們家的女人啊,都命苦啊!』
『說到底,你們這一家全都是自相殘殺的命,那是你們活該,與我何干?我不是你們吳家的女兒,我只是嫁進來的媳婦,一樁婚姻給你們什麼權力掌握我的生死?』 彩霞越說越氣。
吳昭弟的二女兒吳想弟笑出聲音來:『什麼權力?你知道你三姨阿妹(吳昭弟的童養媳)從小就來我們家,跟我們姊妹們一起長大,對待你的太奶奶像親生母親一樣,太奶奶說東,她不敢說西。我們都不在時,是她照顧你太奶奶的生活,在太奶奶身邊侍疾,比女兒還孝順。但等到家裡唯一的兒子生病了,你太奶奶就讓她用命換這個兒子的命。』
吳昭弟沒想到二女兒突然說起這段往事,心中極度厭煩:『你給我閉嘴。』
吳想弟繼續叨絮著:『二十二歲,一個好好的女孩就這樣沒了…。』
她轉頭看向身後年輕的女鬼憐惜地說:『你有什麼錯?錯就錯在妳是吳家的養女!』
吳想弟跟阿妹感情最好,她看著這小女生在家裡長大,也看著這孩子無故身死。直到自己往生後才知道,阿妹是被全家族給活活逼死的,而自己也是!
吳想弟淒涼地說著:『每一代的養女都只是給吳家填命的。她們不過就吃你吳家一口飯,受吳家的一點恩惠,最後你們卻連她的命都不放過。』
『女兒,就是吳家用來交換的一個物件,連人都不算。』和服女鬼表情輕蔑地說。
『你們說的是甚麼話?今天我們吳家如此落敗就是沒有個男丁給我們祭祀香火,一家子的女人只能靠自己養家活口,活著的時候跟男人搶生意,讓大家笑話我們家沒男人可靠。一群女人能做什麼?我告訴你,什麼都做不了。只能一代一代地守在這裡,用人數來壯大我們的力量,讓人欺負不了我們吳家!』吳孝悌的長女吳昭弟咬牙切齒的罵著。『彩霞,這個家若是後繼無人,你死後誰來給你捧斗?誰來祭拜你?誰來供你一柱香火?沒有家族的庇蔭、沒有子孫的供奉,你就是一個孤魂野鬼,誰都可以來欺負你。你覺得生不如死,但我告訴你,死了做野鬼,比陰溝的老鼠還不如。』
吳昭弟的長女吳有弟拄著柺杖站出來堵著母親的話:『媽,你一直說,我們女人沒有用,要我們守住弟弟,要我們生個兒子給吳家傳宗接代。但實際上呢,這吳家世世代代,都是我們女人撐起來的。』
『您可能忘了,您死了,是我捧的斗,您吃的香火是我和妹妹供奉的。在我們活著的時候,從不曾少您一份,也不曾讓您漂泊無依。』
吳有弟老邁的嗓子沈沈地說:『是我們這些沒用的女兒們伺候你從生到死。』
吳昭弟氣得指著女兒鼻子大罵:『你回什麼嘴?你生了一個兒子了不起嗎?你現在不也為了兒子的命,要媳婦的命?!』
這下吵起來了…。
金錢有些頭大。
此刻衛菁跟寶寶都需要療傷,而自己也需要把寒氣逼出來,實在沒有時間跟她們糾纏了。
『你們難道沒有想過,你們這一家族的女人都是這樣的命,是有原因的嗎?』金錢忍著寒冷和顫抖的牙關回問大家。
『吳奶奶,就如我頭次來問您的,你們家的風水已經被改了,基本上這個房子,現在就只能供神明,不是住家了。人在這裡住得越久,就跟這風水越抵觸,反撲回來的力道,不是一個尋常人受得了的。這是此刻你們要解決的根本問題。』
『再者,今天我進來你們吳家,發現你們家外頭有股撲天蓋地的詛咒壓得這個家喘不過氣。我想您應該也知道,所以你們才會一代一代地守在這個家裡不敢走,現在還要拉吳阿姨進來壯大力量。』
『不過,這詛咒是用了術法跟血祭的力量要你們吳家絕後,憑你們這群沒修行沒道行的女鬼是不可能擋得住的。』金錢語重心長的說著。『吳奶奶,您要真的想救吳家,您要讓我們來幫您們。而不是用人頭戰術去擋人家的詛咒,這土方法要可行,人家還修練什麼?』
『你們有辦法?』吳孝悌像洩了氣的皮球,疲憊的問著。
『有。但你要讓我們先回去療傷,然後我要知道是誰把吳家家宅改成寺廟,要知道對手,我們才能有對策!』
『這話說來很長。你們先回去吧!等你們療傷好了,再來找我們吧!不過要快,吳家時間不多了。』吳奶奶揮揮手讓她們離開。
#奇幻小說 
分類:藝文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